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背后有只狼

[新传说] 背后有只狼

时间:2011-10-29 来源:admin 点击:

PART.1回家

  局长病了,病得说小不小,说大不大,说小是因为局长虽然病了还能上班,说大是因为局长的病是个慢性病,一时半会还去不了根,弄得局长挺沮丧的。据可靠的小道消息:最近局长不知从哪里弄到了一个偏方,说能治他的病,可其中有一味药引子叫猞猁心,十分难弄。据说这猞猁是一种濒危野生动物,如今在野外连根猞猁毛都很难找见,更别说是什么猞狲心了……今天中午,小黄听到了这个消息,精神不由为之一振,真是太巧了,就在今天早上,小黄刚和父亲通了电话,父亲偶然说起,他们村主任老颜叔昨天进山打猎遇到了一只猞猁,那家伙当时受了重伤,老颜叔知道这猞猁现在已经十分罕见,是国家保护动物,就把它救下来了,可刚弄回家过了一夜,那猞猁竟在今天早上死掉了……这样一来,局长的药引子不就有了吗?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好机会呀!想到此,小黄便马上和老家联系,一说,那死猞猁还在,老颜叔还没动呢,于是小黄赶紧找个借口向局里请了假,马不停蹄地往老家赶。

  小黄到家时已近傍晚,一进院门,父亲养的那几只猎狗就扑上来和他亲热,虽然他快一年没回老家了,可那狗恋着少主呢!狗的叫声惊动了屋里的人,小黄的爹娘赶紧从屋里迎出来了。黄老爹拄了一根棍子,两个月前进山打猎摔伤了腿,到现在还没好利索。一家人进屋,小黄问了问爹的腿伤,就把话题转到猞猁心上来了,黄老爹听儿子说完,不觉忧虑起来:“那猞猁倒是还在,可就怕你老颜叔不会把猞猁心给你!上个月,你老颜叔到市里找你,让你托托关系,给咱村批点钱,也好修修出村的那段山路,可你没答应人家啊!”

  小黄一听这话,也皱了皱眉头,他略一沉吟,从怀里掏出一沓厚厚的票子,咬咬牙说:“爹,实在不行,咱就花钱买啊,花大钱,还怕那老颜叔不出手吗?”黄老爹摇摇头:“你老颜叔的脾气谁不知道,他不想办的事就是九头牛也扳不来,甭说是用钱买,就是刀架在他脖子上也是白搭!”小黄一听这话傻了,一屁股坐在了炕头上。

  父子相对无言,只是默默抽着烟,一会儿,黄老爹问:“孩子,你和我说实话,要用这猞猁心治病的同事,你到底和他啥关系?”小黄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小声说:“是局长。”黄老爹点点头,叹了口气,他吩附老伴赶紧去炒几个菜,他要亲自过去把老颜叔请来。小黄的娘忙活去了,黄老爹就去请老颜叔,小黄站在门口,看着爹拄着棍子一跛一拐地往外走,忽然感到鼻子有点酸酸的……

  小黄等在家里如坐针毡,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外面传来了老颜叔的大嗓门,小黄心中一喜,知道这事成了,他连忙迎了出去。老颜叔拿给小黄的娘一块猞猁肉,让去炖上,又递给小黄一个油纸包,说道:“你要的猞猁心我已经给弄好啦,不过咱先说好,那只猞猁是死了我才杀的,可不兴你这大干部回到市里告我滥杀野生动物啊!”说着老颜叔就大笑起来……

PART.2遇险

  猞猁心到手,小黄恨不能插上一双翅膀马上回城,来的时候,他已经和乡里的同学联系好,那人会连夜开车送他回去。于是,小黄敬了老颜叔一杯酒,别了爹娘,匆匆离了家门。

  小黄刚刚走到村口,娘就从后面喊着追上来,娘拿了一件棉袄,是小黄他爹的,说外面天冷,山风紧,非要小黄穿上不可,小黄不穿,娘差点和他急了眼,没办法,小黄穿上了棉袄,急急火火地向村外走去。

  村外的迭段山路狭窄崎岖,同学的车开不到这儿来,小黄要再走十几里才能坐上车。小黄一路心情畅快,一气走了五六里,突然,他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奇怪的脚步声,心中诧异,便下意识地回头一看,这一看不要紧,顿时吓得魂飞天外!原来,小黄身后,已不知不觉跟上了一只狼!

  小黄猛地看到这只狼,脊背上倏地掠过了一道凉气,头发都要竖起来了!看样子,这狼早已不知跟了他多长时间,狼生性狡猾,怕是这一路上一直在寻找机会对自己下手吧!夜已很深,山路上别无他人,小黄哆哆嗦嗦地掏出手机拨号,可这山旮旯里哪有信号啊,即使有信号,给谁打电话,谁能赶来救他呀!他想再返回,可那狼在身后,已切断了他的退路,他想往前跑,却又怕狼会更加迅猛地扑上来……

  小黄站住不动了,他偷偷地观看着,月光下,只见那狼哈着身子正往这边望着,不动声色地和他对峙。小黄壮了壮胆,又硬着头皮往前挪了几步,狼见他走,也悄悄往前跟了几步,小黄停下,狼也停下了,如影随行,无疑,那狼是把小黄给盯死了!

  就这样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走了二里地,小黄却感觉像是走了十几里,小黄的心里愈加发毛了,这一天里他来回奔波,这会儿已是又累又倦,他真怕那狼乘着自己一时困乏而猛扑上来把他撕碎!

  就在那一刻,小黄猛然想到:那狼莫不是闻到猞猁心的腥味才追上来的?‘如果这样,今夜怕是“舍不了猞猁赶不了狼”啦!扔了猞猁心,实在舍不得,他这一趟回家,所为何来?但和命相比,总是命要紧呀!想到这里,小黄咬咬牙,拿出了那个猞猁心,托在手上掂了掂,权衡再三,随后用力向那只狼扔了过去……

PART.3脱险

  那狼见有东西扔来,一闪身子躲开了,似乎吓了一跳,很快,它又弓着身子向那个油纸包凑了过去……小黄借着这个机会死命地向前跑去,跑了不远,前面隐约透出灯光,山脚下的另一个小村到了,小黄这才松了口气,他想起了自己那个开车的同学,便拿出手机拨号,万幸,这会儿通了,小黄一边打电话,一边回头看,这时,那只狼已经不见了。半个小时后,小黄和同学碰了头,他惊魂未定地上了车,上了回城的路。

  半路上,爹打电话来问小黄坐上车了没有,小黄心里不耐烦,说早坐上车了,就草草挂了电话。隔一会儿爹又打过来了,还要说什么,小黄更加不耐烦,索性把手机关了。

  到了家,小黄一头扑在床上,这一夜冷汗淋漓,噩梦连连,他一直昏昏沉沉地睡到了第二天中午。迷迷糊糊中,小黄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了,起来一接,却又是爹打来的,爹问:“在家吧,怎么才接电话呀?”

  小黄说:“在家了,昨晚回来我遇到狼了,当时怕你担心,没敢和你说……”爹焦急地问:“你没事吧?”小黄说:“我倒没事,就是可惜了那个猞猁心,我把它扔给狼了!”

  电话里,爹沉吟了一下,说:“我明白了,孩子,我告诉你,你遇到的那不是狼,是咱们家的‘大黄’啊,很可能是‘大黄’跟着你送了一路……”

  这一说,小黄糊涂了,“大黄”就是家里的那只老猎狗,因为长得高大威猛,又是浑身黄毛,一直被称为“大黄”。小黄有些不明白:怎么会是“大黄”呢?它怎么会神神道道、不近不远地跟着我呢?父亲说:“唉,你临出村时你娘撵上你,让你穿上我那件旧棉袄,是她没敢和你说实话……其实,是我叫她把我攒的那点老虎粪弄湿了用布缝到棉袄上了,那东西可是咱猎人的宝啊,能避豺狼野兽……大概那‘大黄’也是闻到你身上有‘虎’气,不敢靠近你吧……”

  小黄听得有些发呆,父亲又说:“……你昨晚上扔的猞猁心,咱家‘大黄’已经叼回来了,还有你留给老颜叔的那些钱,他也不要,今夫一大早他就给你送猞猁心和钱去了,这会儿也该到了……”父亲又语重心长地说:“孩子,不管你走到哪,混到咋样,千万别忘了自己的穷苦乡亲和家乡啊,要不,身后跟了你一路的,怕真就是只狼了……”通完话,小黄坐在床边发呆。一会儿,外面忽然晌起敲门声,小黄赶忙跑去开门,一看,正是老颜叔!小黄给老颜叔拿烟、泡茶,又很快穿好衣服,说:“大叔,你先在家里等等,我把这猞猁心给局长送去,回来我再好好和你喝两杯!”还没等老颜叔回过神来,小黄已经“砰”地带上门出去了。

  没费多大工夫,小黄就回来了,满面喜气,手里还拿了一张纸,叫道:“批了,批了,局长把咱村修路的钱给批了……”一瞬间,老颜叔明白了:刚才小黄给局长送去了猞猁心,没有拿它换来职位的升迁,却用它换来拨款的批条!老颜叔的眼角一下子潮湿了,他嗫嚅着:“孩子,上回大叔就不该来为难你,还是你的前程要紧呐……”小黄把那纸用力塞到老颜叔手上,说:“大叔,你别说了,我这也是为了自己好,我不想以后走夜路时遇上一只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