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一碗胡辣汤引发的血案

[新传说] 一碗胡辣汤引发的血案

时间:2014-08-02 来源:admin 点击:

  在街口摆摊卖胡辣汤的麻大娘,性格火爆,是麻遍了育红街的麻婆。这天,一锅热汤刚烧好,一个女人走了过来,这女人麻大娘认识,叫刘嫂,看上去柔柔弱弱的,特别爱贪小便宜,每次都会借口没零钱,抹个三五毛的零头。
  
  麻大娘嘀咕着,刘嫂已经走上前来:“麻大娘,打包一碗汤,葱多点,醋多点,辣少点……要不我们南方人吃不惯!”
  
  麻大娘本来心里就不爽,又听刘嫂要求这么多,还质疑自己的手艺,一个气不过,盛起一碗汤“咚”一声搁在案板上,说:“我这胡辣汤就这味儿,你爱喝不喝!”
  
  刘嫂一看这架势,嘴巴嘟起来:“什么态度啊,不喝了!”说完转身要走,不料衣角挂住案板,把那碗胡辣汤打翻了,“哗”地洒了一地。
  
  麻大娘一看,麻劲上来了,捞起大汤勺,三步并两步赶过去,把前面的刘嫂撞了个趔趄,喝道:“臭婆娘,你赔我的汤!”没等刘嫂缓过神来,旁边一个姑娘一把拽住麻大娘:“撞了人还骂人?”
  
  麻大娘回敬一句:“关你什么事!”那姑娘说:“我就喜欢路见不平一声吼,你看人家是外乡人,欺负人家?”刘嫂看姑娘虽是好心帮自己,但并不想把事闹大,急忙劝阻。那姑娘提高嗓门:“你怕她,我可不怕她!”
  
  麻大娘疑惑地望着那姑娘,问:“你是谁家的黄毛丫头?”
  
  姑娘斜着眼说:“我有名有姓,李茜茜!你向这位大婶道个歉,今天的事就算了。”
  
  道歉?麻大娘这辈子还没有干过,她嚷开了:“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她占我便宜,打了我的汤,还要我向她道歉?”
  
  “姑娘,算了算了,”刘嫂再次劝解,“我还有事要办呢。”
  
  李茜茜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步步紧逼,骂得一句比一句难听。麻大娘步步后退,按理说要单挑,李茜茜未必是麻大娘的对手,可是麻大娘还惦记着她那锅汤呢。想到这,她准备撤退:“老娘今天没空,改日跟你算账!”
  
  可没等麻大娘转过身,李茜茜一步拦住了她的去路,嚷道:“想溜,没门!”说着,伸手想抓住麻大娘的手臂。说时迟那时快,一只大手按住了她的手腕,轻轻一拧,一推,李茜茜一个趔趄几乎倒地。
  
  麻大娘一看,是个一脸阳刚的小伙子。见有人帮衬着,麻大娘胆也壮了,气也粗了:“小伙子,干得好!叫这帮人目无长幼!”
  
  李茜茜可不是吃素的,挨了摔,她撒起泼来,一头扎到小伙子的怀里,连捶带撞,叫道:“你敢摔我,让大伙儿看看你这摔女人的男人。”
  
  一看两人真动起手来,围观群众提醒:“快打110!”刘嫂摸出手机,还未拨号,李茜茜抽身一把夺过手机,说:“我帮你打。”说着拨通一个号码:“熊哥呀,我是李茜茜,妹子被人打了,还不叫人过来替妹出气!在啥地方?就在乐乐超市门前,快来!”
  
  刘嫂不解地问:“打110,你打到啥地方了?”
  
  “110没用的,要出气就得找二公安。”李茜茜说的二公安,就是一些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帮派。
  
  小伙子听到李茜茜喊人帮忙,走到她面前,问:“怎么?想打架?不跟你一般见识!”转身打算走人。李茜茜上前拦住小伙子:“怕啦?拉稀啦?”
  
  李茜茜可算是激怒了小伙子,他回击道:“怕?今天我就看看你能整出什么幺蛾子!大娘,咱不怕他们。”说着,他也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说:“我在乐乐超市门口,有事需要兄弟们支援!”
  
  没多久,一辆面包车停了下来,下来六个人,为首的就是李茜茜口中的“熊哥”。小伙子让麻大娘站到路边,自己后退一步,深吸一口气,摆好了架势。麻大娘想阻止也无能为力,只能为小伙子捏一把汗。
  
  “欺负老人家算什么东西!”正在这时,不知从哪里又冒出来几个年轻人,拦住了“熊哥”一行。麻大娘一看,是小伙子的帮手们,心里油然生出一份感激。
  
  “二棍,上!”只见熊哥一挥手,一个打手突然扬起棍子,朝着对方一个人头上打下去,只听那人“呀”的一声,抱头倒地,指缝里鲜血直流,腿也一伸一缩地抽筋。
  
  “手真黑呀!”小伙子一方一个叫大愣的,蹿到那个打手跟前,掏出一把刀直插对方肚子,抽出刀后,鲜血直喷。中刀者倒地翻滚,痛苦万分。
  
  短短几分钟,双方均有一人受重伤,小伙子、麻大娘、李茜茜、刘嫂目睹了这一惨状,惊恐万分,不知所措。
  
  “快送医院!”不知道谁的提醒,让他们从惊骇中缓过神来,双方急忙把各自的伤员抬上车,疾驰而去,现场只留下麻大娘他们,刚才那份火气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四个人无奈地停在原地,不敢报警,也不敢离开。
  
  没多久,小伙子和李茜茜几乎同时接到了彼此“战友”的电话,说人已经送到医院,生命垂危,急需钱急救。小伙子把情况告诉了麻大娘,麻大娘嘴唇发白,抖抖索索地说:“我、我哪有钱啊!”小伙子急着说:“大娘,我弟兄是为了您的事让混混儿伤了,您能见死不救?”
  
  麻大娘虽然心疼钱,但无奈之下,她只能匆忙回到家,东一张西一张凑了三千元交给小伙子,说:“我家里就这么多了,不够的你先垫上行不?”
  
  小伙子接过钱,急忙往医院奔去,麻大娘打算跟他同去。没走多远,小伙子就收到一条短信说病人情况危急,已经转院,要求转账。转完账,麻大娘走在回家路上,心里那个悔啊,可她更觉得今天这事蹊跷得厉害,越寻思越不对劲。
  
  同时,故事的另一头,李茜茜接了熊哥的电话后,就火急火燎地跟刘嫂回了家,连说:“大婶,快想办法找钱,出了人命不得了!”
  
  刘嫂低声说:“人又不是我叫的……”话语中流露出深深的不满。
  
  李茜茜急了:“我好心帮你,你怎么这么说!我告诉你,那些人可不是好惹的,这次要是不给钱,以后出门你可要小心了!”
  
  刘嫂急了:“你在威胁我?我这就报警,看警察怎么处理!”
  
  李茜茜露出一丝笑意,说:“报警?能免除对伤者的医疗费?看看你的手机吧,叫人电话是你打的,可不是我,到时候惹上治安处罚,罚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没法子,刘嫂只能乖乖掏了钱。
  
  几天后,在一家酒店的包间里,几个年轻人在开总结会。
  
  “诸位,”小伙子先发言,“这次行动首先要表扬李茜茜,能灵活寻找机会,并使矛盾升级到我们可以利用的程度。大愣和二棍表演得不错,要说不足的,是矛盾还未发展到极端就出手,容易引起怀疑,下次注意。另外,道具还算可以,但使用还不十分娴熟……下面,请熊哥论功行赏!”
  
  熊哥吐了口唾沫,大模大样地点起了钞票:“李茜茜,一千元;大愣二棍各八百……”还没数完,桌上几个人突然“哎哟哟”地趴在了桌上,嚷嚷着:“这菜有问题!”
  
  “咚”的一声,门被撞开,几个民警闯了进来,迅速控制了局面。李茜茜吆喝道:“凭什么抓我们啊,你们有证据吗?”警察从桌下摸出一个手机:“刚才你们表彰总结的录音,可都在这儿咯!”这手机李茜茜认识,不就是刘嫂的吗?
  
  一伙人无言以对,他们都没注意,桌上一盆热腾腾的胡辣汤,已经见了底……麻大娘躲在门外,冲身边的刘嫂低声嘟囔着:“盯了这些天,总算落网了,我这‘胡辣汤调包计’还灵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