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中篇故事] 深度披露

[中篇故事] 深度披露

时间:2014-09-03 来源:admin 点击:

  一
  
  广州白云国际机场,等出租车的队伍排得长长的。一位身材高挑、气质高雅的姑娘十分引人注目。她叫林芮娜,从美国留学归来。林芮娜挽着母亲的胳膊,有说有笑。说了一会儿家常话后,她问母亲:“你有芷晴的消息吗?”
  
  母亲叹了口气,摇摇头:“哪里有她的消息。唉!三年了,一个大活人,怎么会音讯全无?”
  
  林芮娜的脸上顿时布满了愁云。
  
  四年前,林芮娜和芷晴双双毕业于某理工大学的制药专业。大学四年,她们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大二下半学期,上化学实验课时,林芮娜不小心打翻了装有易燃溶液的试剂瓶,手忙脚乱之时,她又碰翻了酒精灯,只听“轰”的一声,躲避不及的林芮娜的上衣和头发都被烧着了,幸亏芷晴脱下外套拼命扑救,火才及时扑灭了,林芮娜只烧焦了几绺头发,芷晴的双手却被烫起了好几个大泡,从此落下了疤痕。这件事发生后,林芮娜曾暗暗发誓,要一辈子对芷晴好。但是,到了大四,这对生死姐妹却闹了矛盾,成了陌路人。
  
  那年,林芮娜和芷晴同时爱上了同年级的篮球王子赵明宇。林芮娜俊俏爽朗,芷晴内向秀气。爽朗的那个,主动向赵明宇表明了心迹,却被他婉言拒绝。内向的这个,只会在心里偷偷地喜欢,连多看心上人一眼都不敢。没想到赵明宇却喜欢芷晴,再三约她,两人这才谈起了恋爱。
  
  那次赵明宇和几个哥们聚餐,大家都带了女朋友参加。但芷晴正在赶写毕业论文,在电话里对赵明宇说她抽不出时间。赵明宇觉得在哥们面前失了面子,灌了很多白酒。正好见林芮娜也在餐馆吃饭,就招呼她一块坐。他俩都喝了不少酒,烂醉的赵明宇把林芮娜当作芷晴搂在怀里……
  
  这一幕恰巧被完成了论文,兴冲冲来找赵明宇的芷晴撞见,痴心的她差点就崩溃了。事后,不管赵明宇怎么解释,芷晴也不肯原谅他。林芮娜更是无颜面对芷晴,一毕业,她就怀着深深的内疚赴美深造。刚到美国的那一年,她常常给芷晴发邮件,却每次都被“拒收”。再后来,芷晴的邮箱似乎关闭了……
  
  事隔多年,这次,她本想找芷晴聚聚,求得昔日好友的原谅,没想到从妈妈的嘴里得知芷晴已经失踪了三年。林芮娜心里特别难受,她鼓起勇气来到芷晴家问个究竟。
  
  一见林芮娜,芷晴妈妈的眼泪就涌了出来:“听芷晴说你去美国了。你看看,人走得再远,走得再久都能回来,怎么单单我家芷晴早晨出门上班,从此就没了音讯呢?”
  
  林芮娜拉着芷晴妈妈的手问:“她会不会因为什么事情离家出走?”
  
  芷晴妈妈直摇头:“那天,芷晴跟往常一样,吃了早饭出门上班。当天晚上没回来,我以为她在单位加班,等到晚上八点多,打她手机关机,打到单位没人接。那一夜,我眼睁睁等到天亮,第二天一早我就打她办公室的电话,接电话的人说芷晴根本就没上班,还正想打电话问问她是不是生病了。”
  
  林芮娜问:“失踪前芷晴有不开心的事吗?”
  
  “没有啊!警察也问过同样的话。我只记得她跟男朋友好像为什么事有点不开心,后来也没听她说过什么。当时警察也问过她男朋友。她男朋友是她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叫陈少龙。”
  
  林芮娜不认识陈少龙,只能联络到赵明宇,两人约在摩尔咖啡厅见了面。
  
  赵明宇说他也只知道芷晴失踪了,别的什么都不清楚。林芮娜心里起疑,当时芷晴被一家跨国制药集团菲斯普尔公司录用,赵明宇也进了这家公司,肯定是为了和心上人破镜重圆。既然他俩是同事,又曾经是恋人,芷晴的失踪,他怎么会一点也不知情呢?
  
  赵明宇看出了林芮娜的疑惑。他咳嗽一声,尴尬地说:“虽说我们是同事,但芷晴在新药研发部,我在营销部,平时她也不大肯见我。再说,一进公司,就有人追她了。”
  
  林芮娜直视着他:“有人追?你就避开了?”
  
  “追她的是公司的办公室主任,我只是个新员工。这倒是其次,主要是芷晴她……”
  
  林芮娜垂下眼帘,叹了口气:“你再想想,芷晴失踪前,她本人,她的同事,她工作的部门,或是你们公司,有什么特别的事没有?”
  
  “特别的事……”赵明宇想了半晌,“没什么事呀。只听说她跟那个办公室主任好了,哦,还有就是我们公司卖得很好的一种减肥药那时正受到不少顾客投诉。”
  
  “减肥药?”
  
  “对,是一种叫‘窈窕美人’的减肥药。还有消费者要索赔,说是吃死了人。后来,某权威部门作了鉴定,说‘窈窕美人’不会致死,全公司上下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为了避免麻烦,这个药不久就停产了。”
  
  从咖啡馆出来,林芮娜依旧很茫然。
  
  二
  
  第二天,林芮娜又去了芷晴家。交谈中她问芷晴妈妈:“芷晴以前的男朋友,你认识吗?”
  
  “你是说大学里的那个?”芷晴妈妈叹了口气说,“本来我也不认识,后来那个男生追到家里来了我才知道。你是知道芷晴的呀,这孩子老闷着,等我认识,他们已经分了,我看那男生长得精精神神的,一表人才,问她为啥不谈了,她也不肯讲。”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他追到家里来干什么?”
  
  “离芷晴失踪的日子倒是不远。他们关在房间里‘叽叽咕咕’,我听见几句,好像是那个男的说自己比陈少龙好什么的,反正是小青年谈朋友谈崩掉了都会说的那些话吧。”芷晴妈妈说着,去房里找出一封信递给林芮娜,“那天他走的时候,芷晴把信还给他,他又塞到芷晴的门缝里。那天他们扔来扔去的可能就是这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