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中篇故事] 最昂贵的拍卖品

[中篇故事] 最昂贵的拍卖品

时间:2014-09-21 来源:admin 点击:

  1。慷慨的卖家
  
  张一鸣是路德拍卖公司的首席拍卖师,他不但知识渊博,而且经验丰富,能洞悉买家的心理,掌控现场的气氛,经他手拍卖的拍卖品,往往都能拍出让人满意的价格。再加上路德公司实力雄厚,几乎承接了本地所有重要的拍卖活动。
  
  这天,总经理通知张一鸣到会议室开会,并隆重介绍了一个中年男子:“这位是收藏家李非先生,他委托我们公司拍卖他的一批藏品。”然后他指着张一鸣说,“这位是我们的首席拍卖师,您应该听说过……”
  
  李非不等他说完,便热切地说:“张先生在圈内名声赫赫,我就是冲着他来的。”
  
  张一鸣谦虚几句,便切入正题问:“李先生这次想拍卖的藏品是什么类型的?”
  
  李非回答说:“主要是书画作品。”
  
  张一鸣点点头说:“那我们就策划一个书画专场拍卖,不过这类专场要符合两个条件:藏品数量较多,或者藏品中有顶级作品。”
  
  李非回答说:“这次作品数量倒是不少,有几十件,不过没有唐伯虎、徐悲鸿这类名家的珍品,但有一些有历史价值的东西,比如老地契、圣旨、游记之类的。”
  
  张一鸣想了想说:“那也没问题,我就在描述上放宽一些,反正都是和纸有关的藏品,就叫书画故纸拍卖专场好了。”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李非一听,非常满意张一鸣的策划,当即表示:“就这么办!如果这批藏品总价能拍到三千万,除了佣金,我愿意再拿出一百万感谢张先生。”
  
  这可是件新鲜事。拍卖令客户满意,客户赠送拍卖师万把块钱的礼物,这很正常。但李非张口就说送一百万那也太慷慨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张一鸣对李非的藏品进行了全面的清点和学习。公司里的鉴定专家把每件藏品的来历、年代、相关知识、市场估价列了一份清单给张一鸣,他看了看,如果按照市场价格,这些藏品的总价能超过一千万就不错了,要拍到三千万简直就是做梦,所以一百万的奖金也只是画饼充饥罢了。
  
  但张一鸣仍然努力查阅资料,对有些有看头的藏品,还虚构了一些小故事。要知道,一张本身只值几万元的作品,一旦加上一个跌宕起伏的背景故事,也许就能引发买家的兴趣,拍出十几万甚至更高的价格。反正历史浩如烟海,奇闻轶事也无从考证,但却能体现拍卖师的水平。
  
  张一鸣在编故事的过程中,发现这堆藏品上都盖有一个小小的印章,由于年代久远,收藏者似乎也疏于保存,印章只能勉强辨认出最简单的一个“王”字。他赶紧查阅资料,发现历代书画收藏家中姓王的寥寥无几,也没什么出名的。张一鸣知道,想从这方面入手增加价值,是没啥希望了。
  
  还有一本游记引起了张一鸣的注意,游记图文并茂,风格颇似徐霞客,还盖着清政府各地官衙的印章,游记的落款叫黄子文。张一鸣查完资料,又大失所望,因为历史上没有记载过这么一位旅行家,这本游记也不太值钱。
  
  接下来,引起张一鸣兴趣的是一道圣旨,这是雍正皇帝下令抄家的圣旨,被抄的正是写游记的黄子文。让张一鸣兴奋的是圣旨上有雍正的朱批,是没头没脑的八个字:“因果报应,汝心自知。”
  
  张一鸣赶紧打电话给李非,问他是否知道这道圣旨背后的故事。李非说:“我爸说过一段往事,但也没有任何证据,你姑且听听看吧。”
  
  李非说,雍正年间,黄河流域有个官员,家中有个年轻貌美的妹妹。有一年,雍正皇帝到此地出巡,见着了官员的妹妹,对她念念不忘,便让人暗示官员,让妹妹入宫。没想到,官员不但不从,还偷偷把妹妹嫁给了别人。雍正很生气,又不能因此入人以罪,等到一年后,终于找到一个小错,抄了官员的家,还特意在圣旨上写了八个字的朱批。
  
  张一鸣心头一动:莫非黄子文就是那个被抄家的官员?但为何字画上的印章都是“王”字呢?接下来的几天里,张一鸣继续查找黄子文的信息,可这个人居然像不存在一样,在史书上没有任何记载……
  
  2。火热的竞拍
  
  拍卖会紧锣密鼓地筹备着,确定了日期,在媒体上投放了广告,还给那些经常参加拍卖的买家发了邀请函。邀请函按惯例附上要拍卖的藏品图册,让买家们能预先挑选自己喜欢的藏品,做竞拍准备。
  
  当然,对于那些见惯大场面的买家们来说,这场拍卖会没什么高价物品,算是一场比较平庸的拍卖会。
  
  虽然这只是一场平庸的拍卖会,但由于此时正是行业淡季,没有其他大型拍卖会抢戏,因此拍卖会当天还是来了很多买家。有些买家就是冲着张一鸣来的,对他们来说,看张一鸣主持,本身就是一种享受。
  
  拍卖会开始了,张一鸣抖擞精神,拿出自己的全部本领,调动现场气氛,力求将每一份藏品都抬到高价。一些新入行的拍卖师在台下窃窃私语,他们不明白张一鸣为什么会对这场平庸的拍卖如此卖力。只有那些懂行的才明白,这是张一鸣在巩固自己的江湖地位。
  
  足球界的人常说:“弱队出门将。”顾名思义,就是说球队越弱,就越容易让门将出名,因为表现的机会多了。拍卖也是同样道理,没有一位拍卖师是在拍卖价值连城的拍品时成名的。奇珍异宝人人抢,现场气氛自然就热烈,只有那些平庸的拍卖会,才能体现拍卖师的真实水平,使他们“一战成名”。
  
  拍卖会进行了一个小时,已经拍出去六幅画和一份老地契,成交价都比较理想。张一鸣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拍出三千万的高价,但只要能把这些藏品拍出两千万,自己在业内的地位就更加稳固了。
  
  接下来,张一鸣推出了一份最有可能引起争夺的藏品——雍正抄家的圣旨。虽然被抄家的官员没有名气,但这份圣旨上有雍正的朱批,而且品相也比较完好。圣旨的起拍价是五十万,张一鸣觉得如果走运的话,有可能突破两百万。因为雍正皇帝在位时间较短,又不像乾隆喜欢到处题词,留下的墨宝极少。而且,最近刚好兴起雍正热,不管是穿越剧,还是后宫剧,好像都对准了这位争议颇大的皇帝。同时,张一鸣也注意到,有几个实力雄厚的买家还没举过牌,能不能让他们出手,就看这道圣旨了。
  
  张一鸣把李非告诉自己的故事,包装了一番,娓娓道来。显然,故事打动了一部分买家,他们倒不是相信历史上确有其事,而是这两句朱批,和这个故事严丝合缝,将来将圣旨转手时,也可以拿出去哄哄人。
  
  于是,一番激烈的争夺开始了。每当场面出现胶着的时刻,张一鸣就会适时地指出雍正皇帝的历史地位,每当叫了一次价后,张一鸣还会插上两句《雍正王朝》的台词,让其他人有更多时间考虑。
  
  就这样,拍卖价格在张一鸣的调动下,逐渐逼近一百万,几个大买家也开始举牌了。
  
  张一鸣眼看价格就要喊到一百五十万了,决定烧最后一把火,他说:“这份拍品还有人举牌吗?作为本场最有价值的一份拍品,我公司决定,谁有幸拍得它,将获准在剩下的拍品里任意挑选一样作为赠品,请注意,是随您心意,任意挑选!”
  
  这一招果然灵验,买家们觉得这个任意挑选的机会很不错,又开始纷纷出价,转眼间就冲破了两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