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日志> 爱情不必生死相许

爱情不必生死相许

时间:2015-12-24 来源:admin 点击:

  多少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都强调:没你我会死,你就是我生命中的那个唯一;所以梁山伯心心念念着祝英台,愿意同生共死化为双飞蝶;所以罗密欧和朱丽叶在他们刚刚灿烂的青春时期,就选择了玉石俱焚的游戏结局;世人沉醉于那凄美的氛围,于是乎歌颂着那过人的意志力,及对爱的执著。
  
  但是,爱情真得这么干,才叫伟大吗?
  
  就拿远距离恋情来说,两个原本天天见面的恋人,本来信誓旦旦永不分离,眼里也真的只有彼此,把彼此当成是此生最终的挚爱,突然有一天,两人因为不可抗拒的外力被分隔两地,送别时肝肠寸断,都在提醒彼此不要变——谁都知道,故事的结局,不变的爱侣少之又少。
  
  因为一个人过生日、过情人节、过圣诞或跨年,实在太孤单;因为另一个人生活在不同的气候和时区,下雪时他的兴奋你不能体会,他刚完成了一个重要的提案而你正在熟睡,所以越来越疏离,所以越来越没话聊,所以才体会到,爱的力量其实没那么大,鞭长莫及。
  
  面对现实生活的考验,自己开始屈服、妥协、撑不下去了;而一向笃信爱情要崇高的我们,在面对可取暖的新对象时,又要忍受愧疚和瞧不起自己的煎熬,有必要吗?会不会,其实爱情的价值,本来就不该放在一个那么高的位置?而人们口中传颂的伟大爱情,也只应该是种有缘分的陪伴?
  
  是的,爱情,最重要的就是陪伴。而爱人,就是在对的时机出现的有缘人。
  
  前一阵子有一部台湾的纪录片,说的是一位骑机车环岛的阿公,他已经七十多岁了,当老伴离开他之后,阿公便抱着阿妈的骨灰,继续环岛;但阿公心里最大的遗憾便是,阿妈往生后,从来没有在阿公的梦里出现过。
  
  当阿公上我的节目时,带着很可惜的语气诉说着这段故事,在场的大学生都红了眼眶,纷纷感动到不能自已,谁知我心里有所疑虑,随口问了一句:“你是不是有载别人去玩?”
  
  阿公闻言顿时涨红了脸,吞吞吐吐地说:“有……有啦!”其实,阿妈已离开十多年,虽然阿公抱着骨灰坛环岛,但身边也已有别的陪伴,就算如此,阿公不见得不想阿妈,但也不见得需要用孤单一人来纪念阿妈。
  
  所以,爱情的伟大不在于生死相许,而在于让孤单的人也能不自责、不内疚地活得温暖。
  
  多少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都强调:没你我会死,你就是我生命中的那个唯一。但其实爱情的伟大不在于生死相许,而在于让孤单的人也能不自责、不内疚地活得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