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友情文章> 请别轻易看不起她

请别轻易看不起她

时间:2017-01-06 来源:admin 点击:

  看着一脸笑容的她,我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轻易看不起任何一个同学,更不能排斥别人,试着理解对方才是更好的沟通方式。
  
  1
  
  其实刚开始同桌时,我挺反感林敏,名字叫得好听——灵敏,却是个小儿麻痹症患者,走起路来一摇一摆,像只鸭子似的,那样子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我很郁闷,老班居然安排她与我同桌,让我被我的那帮哥们嘲笑好久。她倒是一脸坦然自若,根本不在乎。我想,她可能从小被人嘲笑惯了,多一次两次也没什么。可是,我跟她不同。
  
  我一直觉得像林敏这种身体有缺陷的女生就应该安静、内敛一些,至少这样多少会得到一些同情,不会被同学取笑。可是林敏并不是个低调的人,她不仅学习成绩不错,班上有什么活动,也总是积极参加。记得一次运动会,因为规模不大,只是年级举行的,老师只推选班上几个体育好的同学参加,没想到,连走路都不方便的她,居然也举手报名参加中长跑。当然最后她并没有去成,但林敏给我的印象更差了,我觉得她是一个哗众取宠的人,不但身体有缺陷,连内心都扭曲了。
  
  我不喜欢她,不是因为她残疾的脚,而是她高调张扬的举动,那种总怕被人忽视的变态自尊心,我觉得她是在用一种外在的积极表现来掩饰内心的极度自卑。所以,她过来坐时,我没搭理她,还是她先和我打了招呼。
  
  林敏很能说,也不管我有没有听,她都能说得兴致勃勃。我原本也是个话多的人,但自从她坐在身边后,我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了。毕竟同学一场,我当然也不会做得太过分,在她滔滔不绝的述说中,时不时“嗯”一声,以示我在听,可心里却是烦透她了。
  
  2
  
  以前,我和林敏虽然同班,但很少注意她,更不会理睬,两人之间都没说过几句话。一个班六十多个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玩伴,谁会在乎谁呢?
  
  我常想,林敏应该是那种抗打击、抗嘲笑能力很强的人,她似乎不会在意别人是否在笑话她的言行、举动。身体有残疾就老实一点,不擅长的事就不要去出风头,可她偏偏喜欢引人注目,让自己成为众人的焦点,在各类哄笑声中,她居然还能笑得花一般灿烂,真是少见这样厚脸皮的女生。
  
  林敏的种种举动,我都想不通。由于腿脚不方便,下课时,她大部分时间都是坐在座位上,这挺好,我们的位置靠窗,如果她吹吹风,看看窗外的校园,看看红花绿树,应该就是一种享受,也可以放松一下紧张的神经。可是她不爱看窗外,她喜欢唱歌,唱许许多多流行歌曲,一首接一首,怡然自得。如果她的嗓音好一点也就罢了,可她那破铜锣般的歌声一出来,我就坐不住,就想去上厕所。
  
  我想班上很多同学都有相同的感受,那歌声听来,简直就是一种无形的折磨。我一个好哥们伟仔,班上的学习委员,平时对人挺宽容的,但他也怕听到林敏“魂牵梦绕”的歌声,说晚上做梦都梦见好几回了,硬是被吓醒。我知道这家伙说话夸张,但深受其害是肯定的。他拍拍我的肩膀说:“宇哥,你好好和你的歌星同桌沟通一下,让她下课后,到走廊逛逛,少唱歌,我都快被她整神经了。这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能完成吧?记得用委婉的说法,别把人伤着了。”“少来,这事你为什么不亲自解决,你可是班干部。”我立马拒绝,这任务太难了,怎么开口呀?唱歌可是人家的自由,虽然我也深受其害,但能直说吗?
  
  一天下课,我急着赶作业,没出去。可是没过一会,我的耳畔响起一阵含糊其辞的歌声,那种锦纶撕裂般的声音吓得我一阵尿急。我知道林敏在唱《忐忑》,自从龚琳娜的这首神曲问世后,林敏是学得有模有样。
  
  我急匆匆地跑出教室。从厕所回来,林敏倒是关切地问:“罗小宇,你刚才那么急着出去干什么呢?”还好意思问,我没好气地说:“厕所。都是你唱歌害的。”林敏静默了一阵,我偷偷瞥她一眼,见她的脸飞上了红霞,满是尴尬。见她窘迫的样子,我没再说下去。倒是她自己开口说:“你们每个人是不是都特别讨厌听我唱歌?我知道我唱歌水平一般,但我的歌声有那么糟糕吗?”“是没那么糟糕,但是你能不能不唱?清静点多好呀!”我说得尽可能委婉。“可是我好闷,你们都不愿意和我说话,只能唱歌自娱自乐。”林敏说。她倒是自娱自乐了,可是我们备受折磨呀。
  
  那天,我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了,居然有兴致和她说很多的话。第二节课后,她确实没再唱歌,而是走到教室外面,站在栏杆前,一个人在阳光下站了很久。我还在教室,远远望着她落寞的背影,跟身边几个聚成一堆谈笑风生的同学相比,我似乎有点理解她的孤独了。
  
  3
  
  人与人之间其实很奇怪,以前不了解林敏时,我对她的种种行为想不通,也特别反感。后来熟悉了,我们时常凑在一起聊天,才发现她其实是一个充满梦想、很有趣的女生,一点不自卑,就像一株蓬勃的向日葵,乐观而且积极。虽然有腿疾,行动不便,走路的姿势难看,但林敏并不觉得难为情。她说,已经是这样了,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要笑就笑,反正身上不会掉一块肉。她说话时,表情很轻松,但我明白,那是因为她从小被人嘲笑得太多,她已经习惯,或者说是麻木了。当然,就算她不麻木,她又能如何呢?哭?有用吗?总不能一走路、一被人嘲笑就哭。林敏告诉我,她以前确实哭过,后来想想,总是哭也不是办法,还不如笑着面对。
  
  我感觉到自己的残忍和虚荣,我曾经和所有人一样排斥她,因为虚荣的我们怕跟她聚在一起会遭到别人的嘲笑。“你恨过我们的自私吗?”我小心翼翼地问她。林敏爽朗地笑起来,她说:“没有。就是希望有一天你们能接受我,就像其他普通同学一样,不要因为我的脚不方便就列为重点照顾对象。”林敏的话再次让我感到汗颜,她所说的“重点照顾”,其实说的就是我们在排斥她。看着一脸笑容的她,我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轻易看不起任何一个同学,更不能排斥别人,试着理解对方才是更好的沟通方式。
  
  4
  
  我和林敏成为好朋友,跌破了很多人的眼镜,特别是班上的学习委员、我的好哥们伟仔,他直言不讳地问我:“宇哥,让你完成任务,怎么还把自己搭进去了?”我故作高深,在他催问下才缓缓地说:“伟仔,其实林敏挺好的,不是我们想象的那种人,她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更乐观,在我眼中,她就像一株向日葵。”
  
  “她像一株向日葵?”伟仔重复一遍。
  
  “对!”我很肯定。虽然我不知道,用向日葵来形容一个女生是否贴切,但我直觉上就是这么认为的,她的乐观,她的笑容,她的不甘被忽视就像向日葵一样灿烂,给人温暖的感觉。伟仔说:“她真像你说的那么好?可是她的歌声实在是太烦人了。”于是我把我了解到的情况一一告诉伟仔。他愣住了,或许他也觉得过去对林敏的不友善很不该。我们都不曾被人排斥过,但我们明白身边没有朋友的滋味,那种孤独是心里的刺,让人不安和迷茫。
  
  我和伟仔聊着时,林敏从教室外回来,她嫣然一笑,说:“你们聊什么呢?挺严肃的。”我还没开口,伟仔先说话了:“林敏,放学后,大家一起回家吧!”林敏惊奇地把目光转向我,我点点头,不置可否。以前,她都是一个人走路,而我们都是骑单车。伟仔的意思我明白,从放学搭载林敏回家开始,我们的友谊就能建立起来。
  
  林敏是一个渴望友谊的女生,她不应该受到排斥。这株向日葵,如果有了足够的阳光普照,就能绽放出最美的容颜。我们希望她快乐,也希望在她的快乐的感染下,我们和她一样,做个乐观向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