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传奇故事] 小案酿大案

[传奇故事] 小案酿大案

时间:2017-07-25 来源:admin 点击:

  糊涂县令错判两桩小案子,不想竟酿成伤人大案!
  
  一、大案来了
  
  天江县县令庞能乃两榜进士出身,颇有抱负,盼望在任时能有大作为。
  
  可天江县就是个小地方,哪有什么杀人碎尸案要他来审?前些日子确实发生了两件筷子也夹不起来的小案。一件是黑三杀驴扰民案,一件是柳哑巴纵猴袭人案。
  
  黑三是个驴屠,家住东城,每天干的是手起刀落、刀刀见血的勾当。黑三的邻居刘成将他告到了县衙,原来刘成的媳妇新生了一个胖娃娃,那娃娃竟被黑三的屠驴之声吓得整夜啼哭,面色发青,不思奶水,照这样下去,非出人命不可。
  
  庞能接了此案,当堂判决:判黑三以后不许再杀驴扰民,改行做其他买卖。黑三那把杀驴的尖刀也被收缴上来。
  
  柳哑巴纵猴袭人案更可笑。柳哑巴是个耍猴人,平日里靠耍猴取悦大家,博些铜钱度日,可他前几天在城隍庙外耍猴时,本县的牛财主正巧坐马车路过,那猴子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扑到牛财主身上又抓又咬。
  
  满脸是血的牛财主拉着柳哑巴上堂诉冤,虽然柳哑巴“嗷嗷”怪叫,好像很不服气,可牛财主脸上的血痕就是铁证,庞能命人打了柳哑巴20板子。这件案子也就算结了。
  
  庞能每天都盼望着能发生点大事儿,这天,庞能坐在书房里,正翻看一本《古今奇案巧断录》,就听外面的堂鼓爆豆似的响了起来。
  
  庞能急忙升堂,他往堂口一看,吓了一跳,只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满脸是血,正跪在方砖地上大喊抓贼呢。
  
  这男人姓李名得金,是个贩卖牛角梳的商人。10天前,他背着三百多把牛角梳来到天江县,没用几天,那些制作精美的牛角梳就都卖光了。李德金也算发了笔小财,就在县里买了一头青驴,准备骑驴回家,行到野牛岭时,下驴解手,可不想,有人从他背后猛推了一把,他一踉跄脑门正撞上地上的一块石头,顿时晕了过去。
  
  李德金醒来后,发现装银子的包袱和那头青驴都不见了,就急忙跑到县衙报案。
  
  庞能听罢事情经过,不由大怒,他问李德金:“见到背后推你的强人了吗?”
  
  李德金摇头。庞能一拍惊堂木,对衙役说道:“快去到野牛岭探访一下,看看究竟是哪个狂徒如此大胆,竟敢光天化日,伤人剪径!”
  
  两个时辰后,衙役回来了,野牛岭凶案现场根本没有留下任何可供调查的痕迹,山下的猎户们也没发现什么可疑之人经过。看来这案子就是一桩无头悬案。
  
  庞能思忖,李德金的包袱里有20两银子,要说劫匪抢了银子还好隐藏,可他骑着的毛驴也被劫匪牵去了,半天时间,劫匪能走多远?那么大的一头驴可是个大目标啊。
  
  庞能击掌道:“那我们就来个画驴抓凶吧!”
  
  县衙中的师爷根据李德金的描述,连夜画了三十多张青驴图,第二天一早满县张贴。
  
  中午一过,野牛岭的猎户到县衙禀报,说是野牛岭的树林子里隐约响起了驴叫声。
  
  庞能急忙领人来到野牛岭,果然就在李德金被抢的不远处,找到了那只在树林中啃草的青驴。
  
  那头青驴脾气暴躁,对牵他的李德金连撂蹶子。最后在衙役的帮助下,李德金总算将青驴拉出了树林。现在只要找到劫匪,取回被劫的20两银子,他就能平安地回家了。
  
  庞能看罢凶案现场,指着抬走石头后的土坑道:“能把你那天的案发经过重复一遍吗?”
  
  李德金点点头,他先把那头驴拉到土坑后面的草地上,然后下驴解手,待系上腰带后,忽然看到自己的鞋带松了一个,正弯腰处理鞋带,身后那头青驴忽然抬起后蹄,一个蹶子将他踢倒在石头坑中。
  
  难道推李德金的凶手竟是这头青驴?
  
  庞能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李德金一弯腰,那头驴就踢人呢?经询问才知道,李德金骑的这头驴竟是黑三卖给他的。庞能收缴了黑三的杀驴刀,黑三就改用木棍将剩下的十几头驴打死,然后挨个用菜刀卸肉卖掉。这头大青驴是待杀的驴群中最后一头,黑三每次杀驴,都会从地上拾起砸驴的木棍,这头青驴已经记住了木棍就是可怕的东西,等黑三拾起木棍准备收拾它,这驴猛地一个大蹶子将黑三踢倒在地。
  
  黑三腰部受伤,已经没法杀驴了,他就把这头驴低价卖给了李德金。前天李德金低头系鞋带时,正好地上有一根樵夫丢下的木棍,他不经意地用手一扒拉木棍,那头驴还以为李德金要用木棍害它,它就来了个先下手为强,一蹶子将李德金踢倒……
  
  二、案外有案
  
  李德金摇摇晃晃站起,不相信地道:“如果那天是被驴踢倒,身上总得有驴蹄伤痕啊!”
  
  庞能挠着头皮想了想:“我知道了,那头驴的驴蹄子一定是踢到你背的包袱上了!”
  
  绕来绕去又绕到了包袱上。可包袱究竟在哪里呢?几名在附近树林里搜查的衙役忽然大叫道:“大人,猴子,树上有只猴子!”
  
  庞能一抬眼,果然发现一只黑猴子在树冠中“嗖”一声逃远了。还是李德金的眼睛尖,他指着黑猴子逃跑的方向叫道:“大人,快抓住那只黑猴子,它手里拎着的就是我的包袱!”
  
  李德金的包袱里不光有20两银子,还有十几块路上吃的炊饼,青驴将他踢昏后,那只饥饿的猴子就被炊饼的香味吸引,就小心翼翼地跳下树来,偷走了李德金背后的包裹。
  
  根本没有凶手和劫匪,如果硬说有的话,只能是这头驴和这只猴子。满树乱蹿的猴子最后被衙役放箭射死,看着黑猴子尸体脖子上的皮圈磨痕,庞能恍然大悟,这只猴子就是柳哑巴耍猴用的那只猴子啊!
  
  庞能回到了县衙,越琢磨越觉得不对,他把黑三和柳哑巴都找了过来。经过仔细了解,才明白过来,原来黑三的那个恶邻张成有个侄子也在天江县杀驴,张成到县衙状告黑三杀驴扰民,就是他侄子指使的。而柳哑巴更冤,牛财主看耍猴好玩,竟上前逗弄猴子,结果猴子野性大发,才挠花了牛财主的脸。
  
  柳哑巴白挨了20板子,越想越气,回家就一顿鞭子把那只猴子打跑了,那猴子跑到野牛岭最终成了野猴子。
  
  庞能错判了两桩小案子,致使第三桩抢劫大案发生,看样子要想当个好官可大有学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