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真爱都是怯怯的

真爱都是怯怯的

时间:2017-08-06 来源:admin 点击:

  遭遇狗血剧情
  
  陆朵曾经错失一个人。
  
  那时她还年轻,20岁。她和他在自习室遇到,他撞上陆朵的眼神,陆朵有些茫然,还是报以微笑。第二天在食堂,他们再次相遇,才有机会坐下来。这个男生,叫徐浩。
  
  徐浩对陆朵好。他看着陆朵的眼睛说,我最大的理想就是有一片地,种几亩向日葵,然后盖上几间房子,养一院子鸡,生一群孩子。
  
  那正是陆朵想过的日子。陆朵遮掩着眼底的欣喜,巧笑嫣然:“看来你骨子里很土。”
  
  徐浩拥过来:“我只想,土土地爱你。”
  
  那一刻,陆朵一生都会记得。
  
  徐浩挺拔帅气,他们在一起,没少收获路人赞叹的目光。年轻的爱情大概都是这样,虚荣浮躁也是不顾一切的。刚一毕业,他就带陆朵回了家,他的父母嫌陆朵个子太矮不同意。因为阻挠,他们爱的更加用心,后来徐浩要陆朵放弃一切私奔,陆朵犹豫了。
  
  她多想放弃一切跟他走啊。可是又贪恋现在拥有的,刚找到一份喜欢的工作,有个爱叨唠的母亲,还有得了心脏病的父亲,就这样,统统舍弃了?
  
  但她还是开始收拾行囊了。爱情多么美啊。可就在这时,她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你爸他,他病了,在医院。”
  
  直到如今,陆朵仍然不敢相信这样戏剧性的情节竟然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在老爸危重的病情前,什么私奔啊行囊啊爱情啊,都变成一缕轻烟,在一阵兵荒马乱地狂奔中化为乌有。
  
  爱让人懦弱
  
  父亲除了心脏病外,又患了某种癌症。医生说是确诊,却在陆朵进一步追问时,结果却是“疑似”。“疑似”与“确诊”对陆朵很重要,如果确诊,结合父亲前两次病史,就真的没有多少时日了。
  
  赵青松并不是忽然出现在她身边的,他是陆朵朋友的朋友,在一次宴会上认识。赵青松喜欢陆朵,送礼物给她,约她吃饭,她一直拒绝。而此时,他毫不吝啬地动用他的关系网,带失措的陆朵乘飞机进京,把父亲的病情呈到中国最权威的医师面前,且邀来亲自主刀手术。
  
  一切都没有父亲的命重要。父亲从监控室转至普通病房后,陆朵开始与赵青松约会。她不知道还可以怎样还回这份相助的情谊。那晚陆朵第一次喝酒,赵青松喜欢的伏特加喝得她心口疼。她在私奔的序曲中与徐浩不辞而别,当时父亲病情危急,面对徐浩的质问,陆朵挂掉电话,生生地把他晾在了那里。她没有心情也没有时间解释。
  
  爱情与父亲的生命,不可能放在一架天平的两侧,它们没有可比性。
  
  赵青松34岁,有经商头脑,发了点小财。他笑眯眯的,带着一点“恩人”的从容不迫,絮絮地说很想与陆朵这样的好女孩有一个全新的开始,组建新的家庭。
  
  陆朵慢慢地回答他,恋爱可以,同居,也行。只是,结婚……
  
  赵青松讪讪地点头说懂。
  
  一个星期后,寝食难安的陆朵忍不住回到徐浩所在的城市,站在他们常去的湖边,默默幻想一抬头,徐浩就坐在不远的台阶上等她过去。
  
  然而什么也没发生。就好像,曾有的心痛,曾有的心跳,曾有的喜怒哀乐,不过是前世一场浮华。
  
  陆朵多想找到徐浩,跟他一走了之。
  
  可是没胆。
  
  爱让人懦弱。
  
  对岸的爱情
  
  与赵青松在一起的那几年,陆朵和所有朋友都断了联系。她总觉得有点屈辱,有点羞愤,还有些自惭形秽。赵青松对陆朵特别好,但陆朵,除了坚持继续上班,也不肯开赵青松送她的甲壳虫,赵青松接她送她,她也不高兴,上班下班就骑自己的小电动车。
  
  有一次赵青松喝了酒回来,把家里的东西摔了个遍。他说多少女人想跟我我都看不上,你一个小小的陆朵有什么好拽的啊,跟着我还那么不乐意,那么不甘心,行,你走吧。
  
  然后这个刚过完40岁生日的男人就哭了。
  
  陆朵没走,眼睛莫名其妙地发酸。她照顾赵青松睡下,又收拾了半夜的垃圾。第二天赵青松醒来,陆朵问他昨晚说的话算数不算数,他头摇得像拨浪鼓,我昨晚说什么了,不算数。
  
  赵青松与陆朵一起出门,他说,他想给她开家loft格局的书吧,楼下用书接待客人,楼上用酒接待朋友。陆朵不语,唇角却浮起笑意。赵青松不是文艺的人,竟提出这样的建议,就算是想想也美好得让人满意。
  
  陆朵与赵青松变得像老夫老妻,周末在一起,一个打游戏一个沏茶,不在一个频道,却相处融洽。有时候,互黑对方绊几句嘴,槽点吐完,又各自心满意足地继续干各自的事。
  
  陆朵偷偷问自己,这是,接受他了的节奏?
  
  这道题起先难住了陆朵,思考良久,她告诉自己,她不爱赵青松,跟他没有感情,只觉得他对她好,有时,也会觉得他有一点可爱。陆朵庆幸,可爱是熟女的死穴,这说明自己的心尚且没有很苍老。
  
  闲下来时,陆朵还会认认真真想徐浩,一直想到无法抑制地疼痛。年纪增长,陆朵越来越肯定,如果自己当时好好跟徐浩解释,徐浩一定说,陆朵,我陪你。
  
  没错,关于徐浩,陆朵心里伏着一个巨大的黑洞,即便扔下一个星球,也不一定会有回响。
  
  懦弱离爱有多远
  
  陆朵没想到还会遇到徐浩。徐浩红着眼睛说,陆朵,这一次,就跟我走吧。
  
  一句话在陆朵心里翻来滚去,把日子搅得乱七八糟。陆朵知道,时间剥蚀,对徐浩的爱情犹在。
  
  我有男朋友了。陆朵别过头不看他的眼睛,她患得又患失。她没有爱过赵青松,却不是对他没有温柔之心。
  
  徐浩像个缠人的鬼,不分昼夜地给她打电话,被骂也不还口,被打一拳就站着不动挨拳头。徐浩求她,对她撒娇,还跟从前一样。陆朵忍不住笑了。
  
  好嘛,不过是一顿饭。可是有第一顿就有第二顿第三顿。陆朵不知道为什么要一次一次答应他。此时,她更觉得自己真是老了,变得更怯弱,赵青松对她那么好,她怎么忍心一走了之。
  
  徐浩的怀抱从身后袭来时,陆朵的脊背直直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他。徐浩的吻炙热,与从前一样毫无章法,恍若台风过境。陆朵在这瞬间惊觉,她推了推他,没推动,终于狠下心来,拼尽全力挣脱,用冷若冰霜的表情:徐浩,下不为例。
  
  趁徐浩还在发愣,陆朵落荒而去。她心里的黑洞如一个衰败的能量场般分崩离析,眼泪铺天盖地地倾泻下来。四季轮回,有些东西,却终是回不去了。这一次,陆朵真的没把徐浩当男朋友,可她无法说出口,她不忍伤他也不忍拒绝他,她实在不知道要怎样界定这段关系,也不懂可以怎样定义这段感情。
  
  陆朵哭了很久。她一直想着当初那个想与她一起种几亩向日葵的男孩,有过他的陪伴,怎么会舍得转身?陆朵一个人喝下一瓶伏特加,赵青松找到她,把她抱起来时,她迷迷糊糊地呢喃:……亲情……爱情……恩情……告诉我,懦弱离爱,有多远……
  
  享受人生吧
  
  赵青松含笑把为陆朵盘下的临街loft门面房钥匙交到她手里时,陆朵惊了一下。陆朵记起,曾经,她是想要一片地,想种上几亩向日葵……她突然发现,尘埃在阳光里飞舞,从前让她锥心的痛感竟然变得迟钝。雾气迷了眼睛时,她浅浅地回应了赵青松的拥抱。
  
  人最难过也最好过的,还是自己这一关。
  
  秋天的时候,陆朵终于把书吧开起来,楼下以书待客,楼上以酒会友。也就这个秋天,她答应了赵青松的求婚。她脑海里经常会浮起一片乡间的温馨场景,也经常想起那个叫徐浩的男人,但已经没有遗憾,只感激他曾给她一场初恋,一份台风一样激烈的爱。
  
  是的,人生不过两种模式,要么忍受,要么享受,既然生命注定会留有遗憾,那么,就算是兵荒马乱,就算是为爱懦弱,就算是痛的青春,也要享受。
  
  只有享受的心态,才能有欢喜的生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