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名人故事> 张朝阳:简单的决定

张朝阳:简单的决定

时间:2017-09-12 来源:admin 点击:

  2010年11月15日,他在一大堆记者面前大声宣布:“第二次世界大战就要爆发了,我很兴奋。”他所言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是微博大战。
  
  向新浪宣战
  
  2011年元旦,凌晨一点,他在迪斯科音乐、香槟酒和朋友的包围中,恍惚着写下一段文字:“快乐和痛苦的区别,是一个简单的决定。你真实的自己,就是美的最高形态……”
  
  现在,张朝阳几乎天天趴在微博上。如果有人指出搜狐微博一丁点儿瑕疵,即便是深夜时分,他也会立即起身回复。
  
  如今,在搜狐微博里,“村长”张朝阳几乎是最忙的人。只见他一会儿四处招呼新来的明星客人,从孙红雷、赵本山到刘晓庆,一会儿又忙里偷闲和任志强探讨人生。在这里,一向以“酷”示人的张朝阳,实时直播了他的多面人生。他擅长养生、爱好运动、孝顺父母、豁达有趣,甚至你还能第一时间看到他因为生病而表现出来的软弱。
  
  仅两个月时间,张朝阳的粉丝一下子就超过了17万。“只用了一个月,”张朝阳透露,“搜狐的微博用户数,就已经增长了三倍。”
  
  2010年12月,新浪微博出现暂时性“崩盘”。张朝阳马上做出反应,表示“这不是我们干的”,并热烈欢迎新浪博友们前来搜狐备份。
  
  事实上,在新浪拿出微博之前,国内的“饭否”、“叽歪”、“嘀咕”等早就先行了一步。但正如一位网友调侃的那样,“人们大都和饭否谈恋爱,真正结婚时还是找了新浪”。
  
  2009年8月,新浪微博正式开张。截至2010年10月,新浪微博的用户达到5000万人,每日发送微博超过2500万条,这个产品影响了1/8的中国网民。
  
  但在张朝阳看来,“搜狐还有机会,先猛打一年再说。”心意已定,按照他的性格就将“不惜工本”。宣战之时,他在自己的微博上写道——“Itisagoodday,微博之战开打。”
  
  “我们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一直对Web2。0(互动社区)颇为上心的张朝阳,感觉在这个领域自己是“起了一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因为早在2007年,“搜狐博客就准备朝着关系型社区的道路走”。但没料到,新浪微博一时间声名鹊起。
  
  2010年,微博开始搅动中国。从巴菲特和比尔·盖茨的中国行到上海大火、方舟子舌战唐峻,每一轮喧嚣的阵地,都已转到了微博。这一年,微博还被众多媒体当作本年度最热门的事件而被关注。
  
  传媒学大师麦克卢汉曾经指出,“任何媒介都是一个进化的过程,一个生物裂变的过程。它为人类打开了通向感知和新型活动领域的大门。”张朝阳在2010年夏天顿悟到了这一点:“微博的突然火暴非一日之功,乃互联网互动产品十年积累之大成。”本来就一贯关注Web2。0的他,把心中的天平倾向了“微博”。
  
  “论坛是集体的,去中心的;邮件是个人的,但却是点对点的,延时的;博客是以个人为中心兼顾集体的,但却是非即时的;短信是近乎即时的,但只是点对点的。”
  
  “PC互联网产品的左冲右突,演化和普及,手机作为信息工具的流行,十年的功底造就了微博这样一个以个人为中心,兼顾群体关系又近乎即时的互联网互动产品,这是技术进步和用户行为演化,从无数个可能性中选择出来的正果。”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资深媒体人、i美股的创始者方三文,开出了一个和张朝阳一模一样的诊断——但凡网站,不推出微博就会死。
  
  “我要把江山给夺回来”
  
  重出江湖的张朝阳,完全是一副全力投入工作的架势。“就算每天只睡3小时,也不累。”
  
  这完全不是那个“生活家”张朝阳了,他甚至会告诫部下:“除非你准备100%投入,否则你在这个公司的地位就会萎缩。”
  
  这一切显得如此陌生。要知道,两三年前,不到中午时分,在搜狐大楼里基本上看不见张朝阳的影子。因为那一段日子,他去登山、打坐、看书去了。那时,他的主要兴趣在植物、天体和灵性导师克里希那穆提那里。
  
  山中一日,世上千年。就在张朝阳“有点逍遥”之际,微博之声已经沸沸扬扬。
  
  刚刚过去的2010年,是中国互联网产业上罕有的多事之年。这一年,Google退出中国之后,显得徘徊不定;QQ大战360,双方争得你死我活;视频网站优酷成功在美国上市。不过,最让张朝阳耿耿于怀的,则是新浪在微博上的异军突起。
  
  “我要把江山给夺回来。用一年的时间,让搜狐微博能够有一个和新浪微博旗鼓相当的市场份额,同时又有自己的特点。”他如此誓师。
  
  微博:Web2。0的新契机
  
  说干就干,张朝阳亲自上阵。他挑选了由100多人组成的核心团队,另外在搜狐的每个内容部都匹配相应的微博组,自此整个搜狐微博团队接近200人。
  
  按照张的解释,微博尚处于一个媒体圈、IT圈、名人圈的小众内,而未来微博肯定面向的是大众,整个市场尚未被垄断。“时间仍然不晚。”
  
  2010年年底,曹国伟聚集了红杉资本等5家顶级投资机构,成立中国微博开发者创新基金,试图寻找微博盈利模式。此时,账面上躺着6亿美元现金的张朝阳显得颇为超然,“我们现金充裕,现在不考虑靠微博赚钱。”
  
  2010年10月,搜狐公司公布了最新一季财报,其第三季度营收为1。64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0%;净利润5400万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5%。在营收、净利均创历史纪录的同时,张朝阳称,将把微博地位提升到最高级,并将比新浪投入更多的资金,用以发展微博,“上不封顶”。
  
  此时,在全球范围内,还没有人在微博上实现了盈利。但对于微博的价值,业界基本已经取得较为一致的高度认同。红杉资本中国合伙人沈南鹏就曾公开表示,微博经过引爆点之后迅速成长,这说明了微博完全可能成为一个具有巨大市场份额和市场影响力的平台。
  
  中国互联网监测研究权威机构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预测,到2011年底,中国互联网实际不重复的微博独立用户数将达1亿;该机构甚至预测国内微博市场在2013年进入成熟期。
  
  “空性是什么?我早就参透了”
  
  有时候,微博这场生死之战,看起来像是一个序幕。因为,张朝阳说,第二次世界大战就要打响了。“接下来,这个仗打起来会相当好看。因为我们每个人手里都有大量的现金。”
  
  他口中的“我们”,分别指的是“张朝阳、曹国伟、丁磊、马化腾、李彦宏、马云和陈天桥”。他觉得,这正是当今的“战国七雄”。
  
  “中国的互联网就是如此残酷”,张朝阳感觉:“就像在非洲的草原上,你如果腿瘸了、受点伤跑不动,就抢不到食物或者被其他野兽吃掉。如果搜狐不爆发,结局就是沉没。”
  
  鏖战之中,淡出许久的张朝阳兴奋且欢喜。在他的设计里,这次重出江湖,搜狐将从Web2。0、游戏、视频、搜索四个方面入手,强化战略组合。
  
  首先,Web2。0时代,门户必须从“内容为王”向“应用为王”转变,而微博则是新的契机和发力点;其次,网络游戏是粮仓,一直以来都是它保证了搜狐充足的现金流,对此张朝阳的目标是跻身国内市场前三;第三,搜狐视频,张朝阳坚持高清视频模式,不惜重金购买正版,通过在播放中植入广告获得收益;最后是分拆搜狗,引入阿里巴巴和马云个人投资的云峰基金2400万美元,将搜索与购物结合,寻求新的盈利可能。
  
  “除了这四大项,我们不会再关注别的领域。给我两年时间,我一定能再造搜狐。”
  
  此前多年,张朝阳采用风云一时的“搜狐矩阵”,以“follow战略”打下了搜狐稳定的门户地位。分析人士称,未来,如果搜狐在上述任何一个领域,拿下一个NO。1,都足以让市值翻一倍,一扫“千年老二”的阴影。
  
  如今的张朝阳不会再让搜狐陷入前几年的怪圈,四处都在发力,却找不到一个爆发点,“我看得很清楚,现在就是要大干快上”。
  
  “如果失败了呢?”有人这样问,他笑了:“那也无所谓吧。空性是什么?我早就参透了。”
  
  事实上,张朝阳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兴奋了。2007年,对于张朝阳的生活来说是一个分水岭。阅读了一些佛教书籍之后,他开始意识到了思考的危害性。“焦虑来自思想,无焦虑来自思想的窒息。”张朝阳在微博上这样写道。
  
  一年之后,自觉领悟到“空性”的张朝阳,开始慢慢进入隐身状态。“从2007年开始的心理疗伤,经过几年的时间已经调整过来了,直到现在第二次爆发。”
  
  复出之后的张朝阳,充满了“浑不吝”。
  
  “我决定不再端着了,”他说,“现在我最喜欢的词语就是‘二’。”
  
  在中国早期的互联网创始人中,张朝阳的方向感一直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