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伤感文章> 分分合合后,只剩下千疮百孔两颗心

分分合合后,只剩下千疮百孔两颗心

时间:2017-10-06 来源:admin 点击:

  骄子夫妻面对婚姻束手无策
  
  杨帆和吴晓毕业于四川某大学管理工程系,两人都是独生子女,家境也都很不错,通过父母的关系留在了成都工作。2004年底,父母为他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结婚不久,夫妻俩就争吵不断。吵架的原因归根结底就是繁琐的家务,由于两人都是独生子女,在家里娇生惯养惯了,本来11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让小两口经营得异常狭窄。开始夫妻俩总在外面吃,一个月后,小两口都开始抱怨,外面吃不仅贵还吃得不舒服,于是两人商议做饭。实验了几次后,两人达成一致,由杨帆做饭,吴晓负责其他家务。
  
  2005年3月,杨帆的母亲从南充市来成都办事,因为放心不下儿子,所以办完事后没打招呼就来了。小两口刚下班回到家,见到突然造访的母亲,非常意外。吴晓慌忙收拾摊散的物品。见儿子的家乱成这样,杨母不禁深深地皱紧了眉头。
  
  这天的晚饭是在外面吃,杨母几次想数落媳妇,但想到这毕竟是他们婚后第一次上门,于是强忍下来了。第二天中午,杨母提出就在家里吃饭,小两口傻了,手忙脚乱地进厨房张罗饭菜。儿子是自己的心肝宝贝,看到儿子竟然下厨房,杨母心里很不是滋味,对媳妇的怨又深了些。席间,杨母始终黑着脸,以至于气氛很紧张。饭后,吴晓主动收拾起了碗筷。
  
  等吴晓磨磨蹭蹭地从厨房收拾出来,杨帆早已去书房玩游戏了,杨母示意她坐下。还未坐稳,杨母压制许久的情绪爆发了:“看看!你怎么当老婆的,饭不会做,衣服不会洗,连整理衣柜都不会!我们家杨帆可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瞧瞧你现在都把他委屈成啥样子了?”
  
  吴晓觉得特别委屈,自己在家也是金枝玉叶啊。到了晚饭的时间,杨母几乎是用命令的口吻让吴晓下厨,吴晓求助地望了一眼丈夫杨帆,可是杨帆竟然毫不理会,还附和母亲说:“本来做饭就是女人的事!”吴晓彻底崩溃了,走进厨房,她对着锅碗瓢盆大哭起来。越哭越委屈,越想越生气,她狠狠地把菜、碗和盘掀到地上,冲出家门。
  
  当看到狼狈不堪的女儿,吴母心疼极了。得知女儿受欺负之后,吴母怒发冲冠,当即给女婿打电话。杨母也愤怒到了极点。她抢过儿子手中的电话,和吴母唇枪舌剑起来。
  
  见自己的母亲气成这样,杨帆和吴晓的情感天平都偏向了各自的母亲。这天半夜,夫妻俩在电话里为此事再次吵了起来,都要求对方向自己的母亲道歉。僵持不下,吴晓要挟道:“如果你妈不向我妈道歉的话,我们就离婚!”“离就离!你这样的老婆不要也罢!”杨帆也不甘示弱。
  
  第二天,两人到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从民政局出来,两人都觉得有点伤感,毕竟5年的感情,现在真正分手了,还是有些不舍。
  
  杨帆故作潇洒地说:“分手还是朋友,我们吃个散伙饭吧。”于是,两人来到位于川大附近的一家西餐厅,这也是两人第一次约会的地方。杨帆要了瓶红酒,吴晓说也想喝,杨帆这一次没有阻拦。两人边吃边喝边聊,聊他们第一次牵手,第一次露营,第一次亲吻,第一次逃课……
  
  最后,两人抱头痛哭,那是多么美的时光啊!当晚,两人度过了一个无比浪漫的夜晚。第二天一早,两人再次来到民政局把深红色本本,再次换成了鲜红色。
  
  父母干预,夫妻俩再次离婚
  
  为了解决家务问题,两人花钱请了一个钟点工,负责打扫清洁和做一顿晚饭。2006年1月,吴晓怀孕了,这个消息高兴坏了两边的家长。看到保姆做的饭菜油多味重,吴母辞退了保姆,办理了内退手续,大包小包地搬过来照顾起了女儿的起居饮食。
  
  杨帆懒散惯了,经常玩起游戏来就达到忘我的境界,好几次,吴母做好饭,三催四请都不见杨帆起身。见女婿在这种特殊时期不但不让着女儿,还经常和吴晓针尖对麦芒,便和女儿一起指责起杨帆来。
  
  4月的一天,吴晓不幸小产了。三天后,吴晓出院了。由于身体逐渐恢复,加上母亲的开导和照顾,吴晓的精神状态渐渐好了些。4月18号,吃过晚饭后,吴母出去到超市买些日用品,嘱咐杨帆照顾吴晓。安排吴晓躺下后,杨帆打开电脑,再次忘情地玩起了游戏,竟连吴晓起身去厕所也没有察觉。
  
  二十分钟后,杨帆到厕所小便,看到里面的情景吓得心惊肉跳。吴晓脸色苍白,虚弱地喘着气,她的睡裤上满是血,地上也血迹斑斑。杨帆吓傻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扶起吴晓,而是跟岳母打电话。听到电话接通,杨帆的眼泪就下来了:“妈,不好啦,你快回来吧。吴晓她……”吴母着急地说:“快叫救护车啊!”杨帆这才想到拨打120。
  
  经医生检查,吴晓并无大碍,但因体质虚弱,需要静养。缓过神来的吴晓面对站在床前不停道歉的丈夫,表情很冷漠,把头撇向一边。
  
  吴晓出院后直接住回了娘家。5月8日,两人再次离婚。
  
  成熟相拥,婚姻还是碎了
  
  2007年1月,各行各业都忙着年终总结,成都几家同行业企业组织了一次年会。时隔半年后,杨帆和吴晓在这次酒会上第一次见面。此时,两人都经过努力地打拼成了企业的中流砥柱,两人在心理上也成熟了不少。所以,都给对方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当晚回到家,躺在床上,杨帆的心里激起了千层浪,吴晓的倩影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此刻,他才明白,为什么这半年母亲介绍了好几打姑娘给他,其中不乏貌美优秀的,他就是没感觉的原因——他始终放不下吴晓。
  
  第二天一早,他便在鲜花店定了一束花。估摸着鲜花送到了,他酝酿已久的短信发了过去。吴晓收到短信笑了,上面写着:“吴晓女士,我郑重地向你宣布,我将以一个崭新的自己追求你!不知道你能否原谅我之前的错,给我一个平等竞争的机会?”
  
  经过两次失败的婚姻,加上这半年在社会上的历练,吴晓成熟了不少,其实在心里她早已不再怨杨帆。于是,她回复道:“那就给你加一条跑道吧!”
  
  两人还专门去报了个婚前培训班,煞有介事地学习起了夫妻相处的艺术。2007年6月18日,两人再次结婚。
  
  对于这次婚姻,两人都格外珍惜。由于结婚离婚折腾了很多次,所以这次结婚两人都很低调,也瞒着双方的父母。
  
  10月25日,吴晓发现自己怀孕了。得知自己要当爸爸时,杨帆高兴得手舞足蹈。吴晓觉得这是个机会,温柔地说:“老公,现在我们有了孩子,爸妈应该不会反对了吧?”杨帆想了想觉得是个时候了。
  
  小两口商议着选一个周末,买些礼物回南充看望杨父杨母。11月10日,小两口踏上了去南充的汽车。可是车一开动,吴晓便觉得心慌气短、目眩想吐,坚持了两个多小时后,终于抵达南充,一下车,吴晓虚弱得只剩下半条命。
  
  杨母愤怒于儿子结婚这么大的事竟然隐瞒她,也想给吴晓一个下马威,所以并没有给吴晓好脸色看,饭后竟然还让吴晓收拾碗筷。由于本来就体虚,加上早孕反应,心里又窝着气,吴晓晕倒在了厨房里。
  
  吴晓再次流产了。匆忙从成都赶过来的吴父吴母与杨父杨母大吵了一架,并当即强行办理了出院手续,把女儿接回了成都。
  
  2月29日,两人再次离婚。3月10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两人表示,这次离婚是他们最理智的一次抉择,他们不会再复婚了。
  
  编后:
  
  三次结婚,三次离婚,最后剩下的是千疮百孔的两颗心。
  
  这个典型的故事折射出部分“80后”的婚姻状况。他们都是天之骄子,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他们其实就是没有长大的孩子,他们不懂得如何经营婚姻。所以,在父母的溺爱下,在骄纵的性格摩擦下,他们把婚姻折腾得一塌糊涂。
  
  虽然,他们在一次次离合中渐渐长大,但是这个成长的代价似乎太重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