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伤感文章> 幸福,随小房子一起丢了

幸福,随小房子一起丢了

时间:2017-10-10 来源:admin 点击:

  挤满甜蜜的小房子
  
  我和沈跃相恋3年后,从民政局领回了一纸婚书。到了家,他笑着对我说:“从今天起,咱俩就要在这70平米的小房子里生活啦。”
  
  我幸福地点着头。房子虽小,却是我们今后生活的地方。这里将记录下我们的恩爱和甜蜜。事实证明,我们的家不宽敞,家居也不豪华,但却充满了浪漫与温馨。
  
  婚床是我家唯一的奢侈品,一张具有古典风格的中式实木床,雕龙画凤,沉稳又不失华丽。床是顺墙摆放的,几乎占去了卧室一大半空间。我晚上爱起夜,为了不吵醒沈跃,我选择睡在外侧。但沈跃存心和我捣乱,故意抢我的位置,说妻子应该睡在里面。我问为什么?沈跃一脸坏笑地说:“在古代,通常是丈夫睡在外侧,妻子睡在里侧。妻子要是夜里想起来,必须叫醒丈夫才能下地。”我睡里面,他睡外面,他睡得沉,要是我三更半夜偷偷跑出去和别的男人幽会,他都不知道。
  
  我知道沈跃是在调侃我,便也佯装恼怒,顺手抓起枕头向他砸去,沈跃夸张地叫嚷着,并反扑过来。我俩嬉笑着,打闹着。
  
  虽然我们的房子远在郊外,虽然我们每天的绝大多数时间都耗在了路上,但在这小小的房子里,我们充满了快乐,犹如天空中的一朵云,轻盈喻悦地不沾染丝毫伤痕。
  
  但是,生活中往往有许多不确定性,幸福无法永恒地留在身边。当外地的公婆来了之后,我和沈跃的婚姻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只想寻回属于两个人的世界
  
  婚后第5年,沈跃的母亲大病了一场。病虽然治好了,身体却大不如前。沈跃决定把父母从老家接来和我们同住。他说我的父母和我们住在同一个城市,有什么病痛可以随时探望照顾,他的父母却远在千里之外,每次听到父母身体欠佳他都很担心。
  
  “我只是想让他们晚年过得好一些,希望你能同意我的决定。”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眶都湿润了。
  
  我知道沈跃孝顺,也没有理由阻止自己的老公与父母共享天伦,便同意了。
  
  公公的性格比较随和,还算好相处。婆婆的脾气很倔,而我又不是一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人,加之彼此的生活习惯反差较大,于是,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近半年后,我与婆婆的关系恶劣到难以修复的地步。
  
  面对我和婆婆之间的剑拔弩张,沈跃选择了回避,他经常以工作为由,早出晚归。
  
  在沈跃一次次的逃避中,我心酸无比,从最初的争吵到后来的沉默,我对婚姻,对这个家也渐生冷漠之心。而且,由于公婆的到来,儿子不得不和我们挤在一张床上,我和沈跃再难寻回曾经属于我们的二人世界。我决定搬出去住,即便是亲情,也需要各自独立的空间。
  
  就在我张罗着准备买房时,国家的二套房房贷政策横空出世,即二套房首付不低于5成,利率不低于1。1倍。但如果是单身首次购房,首付就能减少两成,利率可以优惠25%。和我家情况类似的一个同事,为了买到第2套房,和老婆办理了离婚手续,房子买到手后又复婚了,夫妻感情还是完好如初。目睹同事上演的一幕,我唏嘘一番后毅然决然地对老公说:“我们也这么做。”
  
  沈躍说我疯了。他说虽然我俩目前的收入稳定,但是现在住的房子房贷还没有还清,再供一套房,无异于给日子套上了枷锁,何况俩人还要假离婚,他坚决不同意。
  
  我说我没疯。自从公婆来了之后,我们的婚姻就一直处于紧张状态。我想了很久,问题的根源在于房子,很多与公婆分开住的夫妻,就没有碰上像我这样的婆媳问题,我觉得只有分开才能让我们的关系好转。
  
  “老公,我们只是假离婚。而且我们又不是赶父母走,只是住在不同的小区而已,分开住,对他们对我们都好,我宁愿辛苦一些,也想把日子过得舒心自在一些。”我语重心长地说。沈跃整整沉默了一周,才答应了我。
  
  新房子没能成为治愈剂
  
  照着我的计划,事情进行得很是顺利,第2套房子买到手之后,我和沈跃很快复了婚。简单的装修后,我们就搬离了那所小房子,住进了新居。
  
  但世事并不是总如人愿。虽然搬家后,儿子晚上再也不用和我们挤在一张床上了,虽然宽敞的新房子给了我和沈跃更多的私密空间,但我和沈跃、和公婆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好转,反而更紧张了。
  
  供两套房子,就意味着我们的工作量必须加大,生活比平时更加节俭。沈跃找了一份兼职,开始频繁地加班,每天早出晚归,有时连续几日也难得见一面。而我,也不再购买新款时装、名牌化妆品,连节假日也在加班。
  
  儿子只能白天交给公婆带,晚上我们再接回家。儿子和爷爷奶奶相处时间久了,和他们很亲,经常不愿意跟我和沈跃回家,我们也只好由他,最后发展到每个周末才接回家一次。如此一来,我们和儿子的感情更加疏远了。
  
  一个周末,沈跃又在加班,我去接儿子。我发现儿子的左手腕处红肿得像个包子。一问才知道,公婆带儿子到公园玩时,因为年迈追不上,调皮的儿子不小心从两米多高的台阶上摔了下来,幸好被一个年青人接住,才没有酿成大祸。
  
  我大惊失色,急吼吼地朝公婆嚷了几句。因为过于激动,婆婆出现了脑梗,尽管抢救后没有危及生命,但还是落下了偏瘫的后遗症。
  
  自此之后,我明显感觉到沈跃对我的疏离和冷漠。那段时间,我忙于工作,沈跃忙于进出医院,表面上我们和和气气的,实际上各自隐忍着内心的委屈与愤怒。直到有一天,公公也生病了,沈跃忙于照顾两位老人忘记了去幼儿园接儿子时,我大发脾气,他也终于爆发了。
  
  大吵一架之后,沈跃留在了父母那里,我带着哭闹不停的儿子返回我们的住处。那天晚上,沈跃没有回来。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望着空寂的新家,心中突然生出了说不出的伤感。
  
  幸福随着小房子一起丢了
  
  那之后,沈跃偶尔也会回来,但我并没有感到欣慰。我知道,沈跃是想儿子才回来的。因为我白天不再把儿子送到公婆家,而是送到我父母家。
  
  虽然我和沈跃每个周末都会带儿子去公婆家吃饭,但这时候的我,对沈跃、对公婆已经生出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怨气。每次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情总是糟糕到了极点,这种心情像传染病,传染了所有的人,气氛往往沉默而紧张。到后来,我索性一次次找借口不再过去。
  
  对此,沈跃没有任何表示,至少,我没有看出他有什么表示。每月,为了还两套房的房贷,我们必须努力工作,把自己忙得像个陀螺,根本没心思去关注对方的心情。
  
  这晚,我辗转难眠,思绪万千。起身走到儿子房间,我惊呆了,已经10点多了,儿子却还趴在床头玩弄着。走近一看,儿子在画画,儿子告诉我,他的旁边是爸爸妈妈,挨着爸爸的是爷爷奶奶,挨着妈妈的是姥姥姥爷。
  
  我指着画上的字问儿子是谁写的,儿子说是爷爷写的,爷爷说我们大家都在一起才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我们大家都在一起才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回味着公公的话,我的眼睛湿润了,我想起了因为急着上班不吃早饭,被婆婆不停地唠叨,和婆婆硬塞在我手里的早餐;想起了老公疲于奔波的身影;想起了儿子被爷爷奶奶宠爱时的调皮……
  
  这一刻,我是多么地怀念我们的小房子,怀念我们夫妻俩的温情蜜意,怀念我们一家人在小房子里度过的每一段快乐时光。
  
  可是,我们的幸福,竟然随着小房子一起丢了。
  
  还找得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