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伤感文章> 离得了婚,离不了烦恼

离得了婚,离不了烦恼

时间:2017-10-11 来源:admin 点击:

  一
  
  认识钱飞时,他在一所大学的宣传部任职。而我在本市一家企业的财务室工作。我们是经朋友介绍认识的。一年后我们就结了婚。
  
  结婚头三年,我们过得还算不错,可有了女儿后,我们的摩擦开始增加。为了孩子的教育问题、营养问题我们各自拿出了一套经验与理论,都想按自己的想法来管教孩子。孩子上小学后,他由宣传部调到了系办公室,工资没长一分,呆在学校的时间却多了一倍。而我跳槽到了一家私企做会计,加班更是成了家常便饭。两人的工作都繁重,这一下又都想将女儿交给对方去管。我说:“你又不是天天都有要紧的大事。女儿当然得由你管。”他很生气,说:“你一天坐在办公室里弄那些数字,接送女儿、辅导女儿就当是换换脑筋。再说你是母亲,女儿将来也会做母亲的,她不跟你学跟谁学?”我说你挣那点儿钱还一天兢兢业业的,也没见谁评你当模范。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陈雨红,你不要以为你比我多挣几个臭钱就可以骑到我脖子上……”我话是说重了,可那也是事实。两人由原来的争女儿变成了推女儿。这一争一推之中,两人都看见了对方的自私,由此而来的争吵自然少不了。
  
  人家说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可钱飞从来不愿向人低头,每次吵架后都是我先找他说话,时间一长,尤其是有了女儿,工作越来越繁忙之后,我也不愿主动和好了。
  
  一个周末,因为赶制一份报表,我打电话给他说明情况,让他做饭。忙到晚上九点我赶回家,以为能吃上一顿热饭,却见桌上一碗冷饭,一盘冷菜放那儿。早上来不及洗涮的碗筷还堆在水池子里,昨天晚上收下来的干净衣服零乱地堆在沙发上,女儿在里屋做作业。钱飞坐那儿看电视,根本没有收拾一下的打算。他见我回来,屁股也没动一下,只说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转头又看电视去了。我想,遇到这样的情况,做丈夫的虽不说一定要迎上来问寒问暖,至少会起身帮忙把饭菜热一下吧。可他居然没一点儿那个意思。我压住心里的火,自己热了饭菜,说怎么也不多炒两个菜,女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这么一个素菜怎么行?钱飞懒懒地说:“我小时候一年四季都吃一个素菜,有时候素菜都没有。一天三顿都是咸菜,现在不照样好好的?”我说:“你那时候怎么能跟女儿现在比?你那时候是家里穷,是迫不得已,我不相信如果条件允许你还会一天三顿吃咸菜……”可能一个“穷”字伤到了敏感的他。他狠狠地摁一下遥控板换一个台:“你们家条件好。你小时候天天山珍海味,也不见你才貌双全……”我有点儿调侃和开玩笑的意思,可他的口气里却全是揶揄与嘲笑。
  
  我对他的态度感到气愤,却不想因此闹起来。只用推碗的动作表达了自己的情绪,谁知碗却一下掉到了地上。我正要去拾,钱飞在一旁冷笑:“有家教的人是不同,竟然用这种方式出气。”我压抑着的怒火完全被他点燃了,顺手抓起另一只碗狠狠摔到了地上:“我是有气,我就要发泄!”他冷笑一声,从厨房里端来一摞碗:“摔。尽情地摔,摔完了好散伙!”我的眼泪一下涌了上来:“散伙就散伙,你以为你是个金疙瘩,离了你我就活不下去……”他的脸也白了,拿出纸笔摔到我面前:“有本事现在就写离婚协议!”我抹一把眼泪,抓起了笔,女儿突然冲过来抱住了我,她早已是满面泪水:“妈,别写,我不要你和爸爸离婚……”我抱住女儿和她一同大哭起来。
  
  二
  
  吵架就像是为失败的婚姻加上了助燃剂。夫妻一旦撕破了脸,在相互伤害中看到了对方的冷酷,想往回走都困难了。我也曾反思过,觉得自己不应该和他事事计较。他本来就觉得自己的事业不太顺利,心里不平衡,结果我还火上浇油,这不是一个贤慧的妻子应有的举动,女人再能干,还得以家庭为重啊。可虽然平静时这么想,一旦忙起来,他又不体贴我时。我伤人的话自然就脱口而出了。况且他也不是省油的灯。我说一句他可以说上十句,伤我伤得更深。他以前愿意背着穿高跟鞋的我爬陡长的台阶,现在却不愿多做一点儿家务,难道把人哄到手后就完全变了吗?他也曾抱怨我不再是以前那个文静温柔的女子了,现在简直是只母老虎。我不想做母老虎,可公老虎支撑不起这个家,我不得不变得强硬。
  
  日子就在争吵与冷战中过下去。生活越来越没滋味,有时我们两天都说不了一句话,一说话就吵架。我们的婚姻由原来一件还算舒适的外套变成了一张破网,爱情的美好,亲情的温馨,一点点地从这张网里漏了出去,剩下的只是伤害对方的硬梆梆的石头。
  
  后来,两人一旦吵架,钱飞的杀手锏是不回家。他到学校招待所开间房住下,对外人只说最近忙什么事。家里孩子吵,清静不下来。我冷笑说:“不如告诉人家是我赶你走的,也好博得一点儿同情。”他说:“我不像你连起码的脸面也不要。”他一走。什么事也不管,有一次我下班晚,女儿进不了家门。在寒冷的风中站了两个小时,第二天就发起了高烧,住了一个星期的院病才好。为此我恨死他了。
  
  在这之后,传出了他与一同校女老师关系暧昧的消息。这无疑是在我们本来就脆弱的夫妻关系上又砍了一刀。我已听不进他的解释了,半个月里我以泪洗面,不知道在九年的婚姻中自己得到了什么。我坚决要求离婚。
  
  三
  
  离婚后,女儿判给了我,因为没房子,我却不能带着女儿离开这套让我伤心的住房。生活也并没有因为我们的离婚而变得轻松起来。
  
  我和女儿住一间,钱飞单独住一间。不知是故意气我。还是他的工作有了调整,他每天呆在这套房子里的时间比过去多了。他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碟、听音乐都开着门,弄得整套房子闹哄哄的。我曾提过意见,可他脖子一梗:“我在自己的房间里,碍你什么事?”“不碍我的事可碍女儿的事啊。女儿要做功课,要按时睡觉,你这样闹不是影响她吗?”我摆出道理,他倒是改了,看来他对自己的女儿还是有一份情义的。这个问题解决了,别的问题又出来了。他不想做饭,常以方便面充饥,吃完方便面便将纸碗随手一扔,客厅里、厨房里都是,还弄得一地的汤汤水水,我提意见,他根本不听。我看不惯只得收拾。他换下来的衣服也是扔在洗衣机里堆满了一桶。一开始我洗衣服时还顺手帮他洗洗。可后来我也烦了:婚都离了。我凭什么还侍候你!再洗衣服便将他的掏出来放一边儿,他也不管不问,任凭那衣服发臭变硬,甚至还得意地说:“又找到个买新衣服的理由……”离婚后,他学会了抽烟,整个屋里烟雾腾腾,我说:“你这不是让我和女儿被动吸烟吗?”他说:“你把自己房门关紧不就行了?”同样。卫生间他也从来不管。我收拾好,他又弄脏,仿佛是故意和我作对。
  
  离婚两个月后。他开始频繁相亲。他相亲我不反对,可他却将相亲的地点安排在自己的房间里,而且他选定与对方约会的时间,一定在我下班后。有一个周末,我加完班回来,正碰上他与一个女人下楼,我心想这下可以清静了,谁知我刚进屋。他和那个女人居然又回来了。我认定他本意是要出去的,可见我回来,又故意不出去了。与他相亲的各色女人都有,不管是哪种女人,他似乎都与人家一见面就像亲人。还在厨房里做饭吃,在我面前对那女人甜言蜜语,做出种种亲热的举动,我关上门眼不见心不烦,可他却故意敞开着门和那些女人有说有笑,我又气又恨,甚至下决心也要找男人来闹他一闹。可我不是那种放得开的女人,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带男人回家。闹不过他,心里有气又发不出,我因此患上了失眠症,大大影响了自己的工作。
  
  这样的日子是再也不能过下去了。离婚了还能在一个屋檐下和平相处,我怀疑那是电影电视导演们的虚构。平凡如我和钱飞,不可能拥有那么宽阔的胸怀。离婚一年了,我的生活并没有比婚前轻松多少。
  
  思前想后,我决定结束这样的生活,终于说服自己不要节约那点钱。在外面租了房子。我想振作起来,重新和女儿过上快乐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