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伤感文章> 撕破红本婚姻,我成了绿本情人

撕破红本婚姻,我成了绿本情人

时间:2017-10-13 来源:admin 点击:

  一
  
  4年前,林耀辉是顶着压力娶我的。因为在他的家人眼里,我即使有不菲的薪水,也不过是个外来妹。婚后我也一直努力地尽妻子、儿媳的责任和义务,但是他母亲对我的蔑视并没有丝毫转变。说实在的,和他的家人相处不好,肯定多少会影响我和林耀辉的感情,可是谁也没有料到会走到离婚这一步。去年,我们在“洪福家园”买了套大房子,原以为是幸福的开始,谁料想却成了婚姻瓦解更彻底的导火索。
  
  办房产证的那天,林耀辉的妈妈坚持要写林耀辉的名字。对我来讲,写谁的名字都无所谓,但我就是看不惯他妈妈蛮横霸道的样子。也就在这个关键的问题上我终于明白了:他们至今都在防备我,在他们家人眼里我永远是个外来妹。莫名地,几年来的委屈一古脑地冲上脑门,我第一次冲着他们吼道:“就是要写我的名字,不然就离婚!”
  
  那边,是他母亲以死相逼,这边是我不依不饶。两个人像满弓的箭,谁也不给对方余地。
  
  我不知道我这是在和谁赌气,也不知道赌的下场。林耀辉不同意离婚,劝我再考虑一下。我很固执。后来,他也不再坚持。
  
  去民政局签字、吃分手饭,林耀辉随我一起回来,取走他的东西。面对空荡荡的房子我开始后悔了。不就是房产证上的名字吗?不就是他家人把我当外来妹看待吗?可我们两人之间还是有爱的啊。
  
  婚姻,曾经让我们疼痛。可走出这婚姻之后,疼痛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更疼。
  
  很快,身体上的反应让我惊慌了起来,去医院检查,医生肯定了我的怀疑。我怀孕了。我知道这是离婚当夜的果实。以前,铁了心要“丁克”到底,所以总小心翼翼,没想到,一次放松警惕就出事了。
  
  我没把这件事告诉林耀辉,告诉了他还能挽回什么吗?我更不想让他母亲有想法,我不敢告诉娘家,我更不想对我的朋友讲……但是,我却决定了留下这个孩子。因为我自始至终都是爱着林耀辉的。
  
  二
  
  离婚之后,我对家里进行了彻底大扫除,所有关于林耀辉的东西,烧、剪、撕、抛……统统清除。
  
  我换了手机和座机的号码,本能地抵触他打来的电话,我有意识回避可能会相遇的公共场合和我们都认识的朋友。
  
  可是,又怎能躲得开,我还是听到了他再婚的消息,是他妈钦点的武汉本地媳妇。又很意外地,那天去做围产保健,和他在医院相遇。离婚以后,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目光相遇的瞬间,我就逃离了,我很害怕也很疼痛。
  
  那时候,我已经怀孕差不多4个月了,肚子微微有些隆起,一眼就可以看穿是怀孕了。
  
  刚到家,我就听到门铃在响。他来了,我想他一定会看出来。是的,他看出我身体的异样了。
  
  我问他是不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才回头找我。他只是紧紧地抱着我,什么话也不说。
  
  我说我不会让他承担什么责任,我和孩子将来会过得很好……
  
  沉默了很久,他问我饿不饿,我点了点头。不一会儿,他就从厨房端出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上面还放有香菜,他记得我喜欢吃香菜,而且他还记得香菜放在哪儿。在氤氲里,我的眼睛被熏得有点模糊。家还是这个家,人还是这个人,好像什么都没有变。
  
  他去厨房洗刷碗筷。“老婆来电话了”、“老婆来电话了”——手机在公文包里叫。要命的是他居然还在用那只鳄鱼牌的包,要知道那包是我用上班后第一个月的薪水给他买的。看到这只包,听到这种声音,我想即使是最好的演员,也掩饰不住此刻的心情。“以后,不用来了……”在他出来接完电话之后,我咬着嘴唇把这句话说了出口。他很努力地挤出一点微笑,拍了拍我,然后很坚定地关上了门,一句话都不留,头也不回。
  
  我哭了,号啕大哭。我知道这样对胎儿不好,但我真的控制不住。我疯了一般地打开橱柜,翻找着那枚结婚戒指。这是我唯一留下的信物,那天,它反射的光格外清冷。以为离婚,就和他彻底分开了,没想到,这个孩子意外地到来……我变得有些宿命了,我终于流着眼泪妥协了。
  
  三
  
  那天之后,林耀辉经常来。
  
  我们的感情也好像恢复到了以前,一起去东湖边散步,一起去洪山家乐福买东西……我时常忘记我们已经离婚了。
  
  我从来没有死乞白赖地强求他晚上留下。他走了之后,我总有说不出的郁闷,睡不着,眼泪没知觉地往下落。我知道孕期应该保持愉快的心情,可我总做不到。
  
  后来,我最担心面对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那天下班之后,我到群光广场闲逛,看到“天美意”里有款不错的休闲鞋,就想买给林耀辉。当我付款回来的时候,猛一抬头,却发现了林耀辉的背影。
  
  不会这么巧吧,我以为看错了,可是这么熟悉的背影怎么会看错呢?我轻轻地拍了拍他一下。他勉强转身过来,脸上一副尴尬的表情。这表情似乎在传达着一个意思:现在很不方便。
  
  果然在他不远处的“欧柏莱”,有个女人在试粉底。
  
  我逃命似的出了群光,恍恍惚惚地在广埠屯走了半天,才想起打车回家。蜷缩在地板上,没有眼泪,只觉得心里好疼,胸口很憋闷,我大口大口地深呼吸。他原来不过是在逢场作戏,他的温存原来也可以在那个女人身边重演。这一幕太残酷了,残酷得我不愿去重复回忆那个过程。
  
  第二天,林耀辉还是来了。我本来刚硬无比的心,在见到他的瞬间竟然变得无比柔软。他没有向我解释昨天发生的事情,他说他爱的依然是我,现在的一切都是当初轻率的恶果。
  
  四
  
  我们好像非常自然地进入了另一种感情状态,谁也不提那个人那个家。但是,我始终无法让自己真正放松和平衡下来。林耀辉再婚的现实成了让我难以逾越的心理障碍。
  
  终于东窗事发了,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那个女人(我一直抵触“他老婆”这个称谓)在林耀辉的“天籁”车里发现了我落下的病历。
  
  病历的首页,有我的姓名和联络方式,她很轻易地找到了我。电话里,她故意把那句“我是林耀辉的爱人……”说得很重。她很热心,说愿意亲自送病历给我。我说不必了,就把电话挂了。
  
  很快,林耀辉母亲的电话接踵而至,武汉话里所有能骂人的词语和句子都被她使用了,末了还给我加了一条不正经的罪名:那么多年都不要孩子,现在怎么突然有了。
  
  林耀辉晚上给我送病历来,我们在“三五醇”吃的饭。这是记忆中话最少吃得最沉重的一次。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东西,死死地把我们罩住了。
  
  在那以后,那女人恨不得在林耀辉浑身上下装上N只偷窥的眼睛。我也拒绝他再来,我挺着大肚子一个人买回了“尿不湿”、奶瓶和儿童床,迎接孩子的到来。
  
  快29周了,该做例行B超检查了,我打车去了街道口省妇幼。我看到林耀辉在大门外等我。这一次,他被特许进了B超室。面对显示屏上跃动的小生命,我看到他从未有过的激动。他帮我穿上鞋,扶着我走出门,我突然觉得好满足。
  
  他那晚没走,还像以前一样躺在我身边。我不敢伸手去抓这幸福,因为它是空的,没有婚姻做底,它像悬在空中一样。面对他就像面对一面镜子,照出我们的过去。一想到现在的处境,两种对比实在是一种煎熬。
  
  预产期越来越近了,就在国庆节前后。我想,等孩子出生之后,我们三个在一起,没有人会怀疑我们的关系。但事实是:我们不是夫妻,更不是一个家了。
  
  短短大半年,林耀辉的鬓角就开始夹杂白发,他也在经受着双重的煎熬啊。我心存恻隐不想再逼他。迂回让人觉得好累,无论他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都注定是伤害和舍弃。
  
  悲剧的人生就是充满了后悔的人生:后悔错过了一个职位;后悔没有抓住升迁的机会;后悔嫁给了他;后悔离了婚;后悔和他不能痛下决心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