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伤感文章> 拴住你,拴住我

拴住你,拴住我

时间:2017-10-13 来源:admin 点击:

  分手的那夜我的心也是痛的
  
  我记得,那天正在开一个重要的会议。因为不方便接电话,左昕就一遍一遍地打我的手机。半个小时内,我的手机屏幕上显示出20多个未接电话。那时,我们已经分手两个月,但是一直还有比较亲密的往来。
  
  我和左昕交往了四年,她大我两岁。我明白这种分手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我实在没有和她结婚的冲动,又很难离开她。就这样耗下去,如果没有更适合的女孩出现,当我需要结婚时,可能我会和左昕结婚。可现在,我不想因为左昕一厢情愿的希望,让自己背起婚姻的沉重责任感。
  
  所以,左昕在过31岁生日那天,拿着一枚戒指向我求婚的时候,我不得不说出一些很难启齿的话。之后,我如释负重。左昕哭了整整一夜,我几次困得在沙发上睡着了,但是醒了的时候看见她趴在地板上哭,我只能看着她难受,因为我无能为力。其实那个夜我的心也是痛的。
  
  我答应她,慢慢离开她,而且会对她一直好,她有任何需求都可以找我。我知道这种承诺其实是自私和不负责任的,但是和她不能离开我一样,我也习惯了有她的生活。所以我们的分手有点奇怪,分开后,我们依然还像过去那样往来,有时候她还会住在我这几天。我喜欢这样的生活,我明白,其实她的潜意识里还是抱有一线希望的,而我,却因为不再有承诺的责任而安然于现状,甚至享受我们这种不算常态的关系。
  
  所以,那天开会时,对左昕一个又一个的电话我都没有太在意,她以前也常常这样,只要我不接电话,她就会执着地一个接着一个地打。半个小时后,我放在衣服口袋里的手机终于不再震动。平静了大约一分钟之后,我的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音。我掏出手机查看短信,那一刻我的头脑一片空白:“我怀孕了!”
  
  我不会屈服于她的歇斯底里
  
  熬到会议结束,我立即给左昕打电话。
  
  “我怀孕了。”电话里左昕哭了。
  
  我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下意识地说:“别怕,哪天我陪你去做手术,好多女孩不都是有这样的经历吗?”
  
  左昕大声地喊道:“你以为做手术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吗?好多女孩有这样的经历,你好像很习以为常啊。”
  
  我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安慰她说,不要害怕,我会帮你。那天,公司里正赶着完成一个项目,我又是项目负责人,无法脱身去看她。我明白,她其实是很需要我当面劝慰她的。所以那天,我每隔一个小时就给她去个电话,直到夜里12点,我想她该睡了,才没有再打。
  
  当我凌晨3点钟加完班回到家里,刚刚倒头睡着的时候电话响了。
  
  “我想把孩子生下来。我不能接受人工流产。”
  
  听到左昕这样说,我真是六神无主。我不能接受她把孩子生下来:“那孩子生下来你怎么养他?”
  
  “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我能养活这个孩子,如果你愿意认他,我会接受;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可以随时认他,我不会像电视剧里阻挡你们相认。”
  
  我不相信她的话。我和左昕交往四年都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分手才两个月,她就怀孕了。我怀疑她是故意让自己怀孕的。
  
  那个夜里,我们最终吵了起来,左昕第一次表现出神经质的愤怒:“我告诉你,我会把孩子生下来,去你家见你父母。”
  
  “随你便吧!”我气愤地挂断了电话。
  
  左昕很快就打了回来,我们没说两句就吵起来,然后我挂掉电话,左昕再打过来,如此下去好几个回合,看着要蒙蒙亮的天色,我终于把手机关了,把家里的电话插头拔掉。
  
  我不是心软的男人,我决不会因为她怀孕而被迫与她成婚。我也相信,左昕是个心软的女人,她不会真的把孩子生下来。
  
  她成了未婚妈妈我当上未婚爸爸
  
  那是我第一次觉得女人的可怕。
  
  我挂断电话之后,打算暂时不给左昕打电话,让她平静几天,然后我会陪她解决好一切问题。我会陪她做手术,我会把她接到我家里休息。
  
  我以为会像以往那样,左昕会忍不住给我打电话。但是整整三天过去了,左昕一点音讯也没有。
  
  我只好给她打了电话:“还好吗?”
  
  “嗯,就是没胃口。只想吃点水果。”左昕显得很平静。
  
  “你真的决定把孩子生下来?”
  
  “嗯,是的。”
  
  “我不会因为孩子而和你结婚。”
  
  “嗯,我知道。”
  
  “你想过后果吗?”
  
  “我可以找个工作养好这个孩子。”
  
  “你以为这样生下他就是对他好吗?”
  
  不再哭闹的左昕让我害怕。我明白她想用孩子赶我上架,至少可以让她和我又有一辈子的联系,让我不能轻易抛弃她去和别的女人结婚。她甚至不惜毁掉自己的一辈子:有了未婚妈妈的身份,她想找到幸福的归宿也难啊。
  
  我开始怨她,恨她的恶毒,但是我不能真的不管她。我想,左昕也正是算准了我这点,才敢于把孩子生下来的。左昕做好了一切生孩子的准备。她在身材还没有显形的时候,便从公司辞职了。我则为她准备好了所有费用。但是我不会以老公的身份陪她参加一些孕妇课程,也彻底打消了和她结婚的念头。虽然我的父母一遍一遍地说左昕是个不错的姑娘,和她结婚生活会很稳定。
  
  我曾经还抱有一线希望,左昕看到即使生下孩子也不能和我结婚的事实后,自会放弃生孩子的打算。但是,左昕还是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了。她生产的那天,我都没有去医院陪她。
  
  那时我刚过30岁生日,我成了未婚爸爸。
  
  我们自己毁掉了两个人的生活
  
  孩子生下来以后,表妹给我打了电话。站在婴儿室玻璃后面看着儿子的时候,我忍不住哭了。那是一种很复杂的感情。
  
  左昕住院期间,我只在她睡着的时候看了她一次,留下了一张储蓄卡。我想向她表明我的态度:不会因为孩子而和她结婚,但我会承担做父亲的责任。
  
  我几乎每天都会去看孩子。记得当我第一次抱起儿子,抓起他的小手忍不住放在嘴里轻咬时,我几乎想向左昕妥协了。可当我离开了医院,又觉得没有和左昕结婚的决定是对的。
  
  左昕用我的姓给儿子取了名字。
  
  出院那天,我父母去看了左昕和她们的孙子,而且带去了一份礼物:帮助左昕提前还清她买房的贷款。左昕没有拒绝,我们一家子人的心都安了,我也不再觉得亏欠她什么。
  
  左昕没有在看孩子问题上和我有过任何口角,她巴不得我多看孩子而住在她家呢。她没有像当初她说的那样——靠自己的力量带大孩子。实际上她找我比过去更频繁了。孩子哭了,发烧了,不睡觉,她都会打电话给我。有一次,我正忙着接待客户,左昕因为打我电话没有应答,竟然假称是我家的保姆,让秘书找我接电话。当我告诉她今天太忙,晚上不能去她那里帮儿子洗澡,左昕丢了一句话就挂了电话:“反正是你儿子要是长痱子我可不管。”
  
  我的生活几乎彻底被左昕毁掉了,我几乎没有心情和朋友一起出去玩。虽然我每次和儿子在一起的时候,我都会发自内心的开心,但是那种开心毫无幸福感可言。而每次我一个人在家里静静地想起儿子的时候,我所感到的是一种恐惧: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才能到头。更可怕的是,左昕所有的朋友都知道这个孩子的事情,这让我永远摆脱不了一种压力感。我想,这也许是左昕把孩子生下来的目的:毁掉我幸福的生活。但是左昕自己的生活也被毁掉了。
  
  因为我给她的生活费足够她和儿子生活,所以一年多来她从来没有想再找个工作,她几乎与以前的朋友同事都不再联系,也不再给我讲一些八卦故事,再也不像以往那样开心地笑了,不再关心我爱她有多少,甚至她都不再关心以往最喜欢的漂亮衣服和各类电影。有一次,看着她穿着肥大的睡衣刷碗,我突然非常悲哀:这个我曾经爱过的、新鲜的、充满激情的女人已经变得让人提不起兴致。
  
  左昕回头看到我低落的情绪不禁问我怎么了,于是我问她:“左昕,你这样子会有男人敢于承担起你的幸福吗?”左昕冷笑:“你敢吗?”
  
  以前,我不愿,而现在我不敢。
  
  我甚至不敢再交往其她的女人,我的一辈子就这样被左昕拴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