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名人故事> 有一种慢,属于黄轩

有一种慢,属于黄轩

时间:2017-10-13 来源:admin 点击:

  黄轩,演员,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系。2008年因参演李少红版《红楼梦》中薛蝌一角崭露头角,2014年获得国剧盛典“年度飞跃男演员”奖。代表影视作品有《红高粱》《芈月传》《女医·明妃传》等。
  
  一路曲折,仍然还有行走的热情
  
  他温文尔雅,全然不知炒作,不懂步步为营,有分寸,谦逊,又不失温暖。
  
  在黄轩的身上,有着双鱼座天生的孤独气质,又带着后天养成的优雅。他像是山涧清爽的风,又如同古城温暖的光。如此玩味又矛盾的性格,如同他的人生。他的成名,一直都是兜兜转转,辛苦耕种了七年,才有所收获。而在这之前,黄轩的梦想其实是成为一名唱跳俱佳的歌手,像杰克逊一样。
  
  那时,12岁的黄轩很执著。不管父母如何劝说,希望他把重心放在学习上,但他都一意孤行。最终,父母放弃说教,随了他的意。尤其是黄轩的妈妈,作为一名舞蹈老师,她不仅同意了儿子去参加舞蹈考试,还亲自教了黄轩一段扭秧歌。也正是凭借这段东北大秧歌,黄轩顺利考入了广东舞蹈学校读中专。
  
  能够实现梦想,黄轩自然很开心。他每天都认真地训练,没多久便成为班里的尖子生。在他学习舞蹈的第五年,班主任让他代表学校去参加全国性的比赛。这可把黄轩乐坏了,自觉加大了训练力度。结果,还未等到比赛,他的腰就在高强度的拉伸训练中受了伤。
  
  如同噩梦一般,黄轩不得不放弃比赛,还要遵循医嘱,在往后的两年内不得再跳舞,这对追梦的少年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在床上辗转反侧,不知道未来在哪儿,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无意中发现,自己的形象还不错,于是黄轩便动了当演员的念头。为此,从没有表演经验的他,借来了很多朗诵方面的书。他很喜欢拿着书,去宿舍的天台练习,有时也会拽着同学,配合着他一起表演。
  
  2004年,黄轩分别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和北京舞蹈学院,几经权衡,他选择了后者。在他看来,音乐剧是综合性的专业,而且还能继续实现自己的舞蹈梦。后来,正是由于他的舞蹈才能,张艺谋导演看中了他,差一点就让他出演了《满城尽带黄金甲》。对,是差一点!
  
  黄轩的星路历程,每一次都是差一点,带着戏剧性。他因等待《满城尽带黄金甲》的角色通知,自动放弃了海岩的《五星大饭店》,却又因制作方临时更改剧本,失去了《满城尽带黄金甲》里小王子一角;他曾参演了娄烨导演的《春风沉醉的夜晚》,却又在即将参加戛纳电影节时被剪了戏,徒留一个背影;他还曾为参演《海洋天堂》亲自去了北京孤独症患者学校里体验生活,却又因长得不像李连杰,而被导演临时更换;包括之前早就拍好的《蓝色骨头》,也是推迟了四年才跟观众见面……
  
  所有的错过与迟到,让他的人气姗姗来迟。黄轩说:“沉默的时光,让我对很多周遭东西的认知力和感知能力又增强了,我的心灵得到了成长,也越加笃定。更何况,我热爱的是表演本身,而不是表演所带来的什么,所以我永远都不会失去舞台。”
  
  这么看来,路直路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仍有路可走,仍然还有行走的热情。孤独也没有那么可怕,只要心中有梦,亦能在黑暗中起舞,如同黄轩一样。
  
  他的世界里,没有太多复杂的事情
  
  无论是《推拿》还是《黄金时代》,都属于文艺片,加之黄轩又出演了《红高粱》里痴情儒雅的张俊杰,所以便被贴上了“文艺男”的标签。他调侃着说:“难道我长得不商业吗?”可是又觉得,能被当成“知识分子专业户”也是个不错的体验。
  
  黄轩常常利用自由时间去全世界溜达,不带助理,连经纪人都很少通知。往往就是参加完某个电影节,他便突然“落跑”了。他去的地方都很小众,可能是去某个草原看羚羊,也可能只是去某个胡同的酒吧听流浪歌手唱歌。
  
  对于那些具有标志性的建筑、城市,黄轩没什么兴趣。同样,除了拍戏,他对曝光度这种东西也是避而远之。他常常拿一句话来警醒自己,那是丹尼尔·戴路易斯所说的:“作为一个演员,你不能让观众知道你穿的袜子是什么颜色。”
  
  也就是说,除去当一个演员,黄轩更希望能做自己。这样的自己,可以不用担心黑眼圈,熬夜去读一本好书;这样的自己,可以不在乎形象,席地而坐撩拨一下吉他;这样的自己,不会怕偷拍,能够去博物馆逛一逛;这样的自己,会偶尔在微博上写一些随感……
  
  无论是对艺术,还是其他领域,黄轩都保留着求知欲。而他这个人也实在,从不会哗众取宠或是夸大其词。他会坦白地承认:自己爱上书法,并不是想要表现得高尚,只是为了让心静下来。
  
  大三那年,家里发生了很大的变故。他几乎在同一个时间段,分别失去了爷爷、奶奶还有父亲,自己又没有戏拍,每个空闲的时间就变成了煎熬。为了尽快驱走悲伤的情绪,他就想着找点事做。有一天,在逛文具店时,他无意中发现了毛笔字帖,便买了回来。接下来的几天,他都在家写毛笔字,一写就是一下午。随着内心的充实,也就没那么难过了。也是从那时起,他爱上了书法。
  
  黄轩写的字,力透纸背,如同他这个人。他活得随性又不随意,认真却不较真,内心有着自己的宇宙。在他的世界里,没有太多复杂的事情,他也善于在微小的事物中寻找生命的真谛。
  
  与其说黄轩活得文艺,不如说,他只是比我们活得简单。半落的桃花,格陵兰夏季时整日的太阳,都是他的追求、他的快乐。而这些美好,不是没有存在于世界,只是未能停留在我们的眼里,没能落在我们的心上。我们好像都忘了——庭前花木满,院外小径芳。你的眼睛是什么颜色,就能看到什么样的世界。
  
  慢是大器晚成,亦是淡泊名利
  
  后来,黄轩参加了湖南卫视真人秀节目《奇妙的朋友》,他耐心地照顾着石屋里的CoCo和六毛,充当了一次奶爸的角色。甚至,他还在微博里写道:“对于饲养员,是使命,是生命;这个节目里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是饲养动物,而是尊重动物!尊重应该是注视,是体恤。”字里行间,都表现出了黄轩的儒雅。
  
  面对绯闻,他摆摆手,大方回应:一切只是子虚乌有。而且,他从来不需要炒作,只是凭着演技,就能让人们自动为他点赞。在《芈月传》和《女医·明妃传》里,他都有不凡的表现。相信过不了多久,他就不会再是金马奖的遗珠,而是能真正捧起奖杯的那个人。
  
  只不过,黄轩也说了,有一些树木的成长周期很快,比如杨树,几年就能成长为参天大树,但很少有人去拿它做珍贵的东西,而有些树木成长周期虽然缓慢,但长得结实,经得起推敲。就像是演员,磨砺的时间长一点,对气质和对人物的诠释,都会有影响。黄轩并不急于求成,反倒是更愿意在风雨砥砺中体会到更多的情愫,再注入到角色中。
  
  既然黄轩能被梁朝伟看中,能被越来越多的导演青睐,那么,他迟早都会得到应有的认可。只是,兴许是明天,或者是明年。至于具体会是什么时候,管他呢。
  
  清晨烙饼煮茶,傍晚喝酒看花,黄轩从来都不着急行走。有一种慢生活,属于他,那是大器晚成,亦是淡泊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