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伤感文章> 一场精心设计的出轨

一场精心设计的出轨

时间:2017-10-17 来源:admin 点击:

  邵卓延,年过35岁的他,已经有了几分男人的老态,手脚都有些不灵便,挺着一个大肚子,可是这不妨碍他依然是这座城市年轻的企业家、商业新贵。我是邵卓延二婚的妻子,他前妻是和他同一个山村出来的老乡,因为一直没有子嗣,终于离掉。
  
  他的前妻也已35岁,不再是女人最佳生育年龄。而我,只有24岁,正当妙龄,青春勃发。许多个夜晚,邵卓延肥肥白白保养得很细腻不再农民的手在我柔嫩的肌肤上掠过,他欲望勃发的眼神仿佛在述说:多好的播种地啊!
  
  被富豪疼爱的好处,在于我可以选择任何一样奢侈品——不,对于邵卓延来说,没有什么算奢侈品,只要我喜欢。
  
  我的爱我的嗜好都不再持久。自从与黎黎分手后,我便不再持久爱一个人或者一件物。
  
  当年骄傲的、视钱财如粪土的宋紫檬,如今,也不过是一个除开钱就一无所有的中年男子的二妻,在豪华的别墅里做一只等待生育的“金丝雀”。
  
  邵卓延拍着沙发招手呼喊我,轻佻地眨着眼睛:“老婆,这沙发足够我们在上面……”
  
  “行了行了,你一个人躺着吧。”厌恶地看了看他硕大的将军肚,我走进书房,拿起画笔,却不再画得出任何风景。
  
  结婚三个月了,画板上依然空白一片。我颓然写着字,却吓了一跳,我写的,只有两个字:黎黎。
  
  一年的时光过去,我的肚子依旧毫无反应。邵卓延的封建老爸老妈开始用不良目光恶意打量我。一次,终于我在书房里偷听了他们的对话,无非是他的父母要他把我踢走,他们再亲自给自己了不起的儿子娶一房更年轻的妻。因为36岁的邵卓延,再也耽误不起了。
  
  我踢开房门,态度恶劣地说:“行,离就离,可是我不是农妇那么好打发的,邵卓延你自己看着办。”当晚,邵卓延便送父母回了老家。他搂着我,说:“瞧我多疼你,宁可背负不孝的罪名,都要和你过一辈子。”
  
  其实他哪里懂得我心,我早已厌倦当生育机器,厌倦没有共同语言的伴侣。可是,人生若没有爱的目标,我也懒得飞得太高,我甚至,连挣脱的心思都变得懒懒的。
  
  去家具市场逛,看中一款沙发,售货小姐见我如见财神。待要付帐的时候,身边一个男人递上一张卡,说:“我来。”不用看我也知道,声音清朗,不是黎黎还能有谁!
  
  他的忽然出现一如他当年忽然消失。而现在,我已经懒得连责备的心思都没有了。
  
  我站起来,匆匆离开。他追了出来,手拉着我。心里是千言万语的恨,翻江倒海的怨,可是手拉着手的时刻,所有的委屈忽然倾盆,我回头,狠狠踢了他一脚。他呼痛,却还是坚决抱住了我柔软的腰。他的衣裳有薄荷的清香,头发茂密乌黑,下巴干净,这一切我以为我只能在梦中回味,而现在,又重新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仿佛从来没有离开。
  
  即使知道他是一个自私的男人,可是我还是再次迷离。我爱黎黎,他知道,我也知道。他是我万劫不复的灾星。
  
  我们在家具店外热烈接吻,秋天的阳光暖暖地洒满我们年轻的身体,来来去去的行人和车辆都阻挡不了我们各自思念已久的心。
  
  黎黎在市区北买了一套公寓房,不大,但是有大大的落地玻璃窗,客厅里挂满了他自绘的风景画,这一年来,他去了西藏飘泊。我爱他,就因为这些颜色饱满的画。他的才华让我感觉自己的卑微。
  
  “你看,我从来不曾忘记你,房间里的一切,你应该都很熟悉。”黎黎牵着我的手参观房间。是的,房间里一切布置都曾出现在我和他热烈商讨过的细节里。那些核桃木地板,推拉窗,榻榻米,哦,还有米老鼠图案的墙壁瓷砖。在他卧室连着的小阳台上,还有一张小小的金色的沙发床。
  
  “一年的变化这么大?”我怒视着他,“你怎么发财的?找了富婆?”
  
  黎黎淡淡笑着:“傍富婆只是小说里才有的情节,不过就是卖掉了几幅画而已。紫檬,晚上留下来吧,让我好好替你画画肖像。我的紫檬,已经生得越来越美了。”他的手穿过我的发,轻轻捏住我的脸颊。
  
  我吻了吻他,拿了手袋:“不可以了,我已经是他人妻。他给了我车,给了我房,黎黎,我没有了选择。”
  
  陷在棕色的沙发里,我看着电视里男男女女在沙滩上追逐。邵卓延在房间里收拾着行李,良久,出来,吻着我薄薄的唇,说:“我要去上海创办新的分公司,至少要两个月的时间……”
  
  “不去不行吗?”勾着他的脖子,脑海里浮现着黎黎的身影。我挽留他,是因为害怕自己出轨,终究我的内心还是个传统的女子。
  
  可是邵卓延还是走了,带着妖艳的女秘书。看着他们暧昧的眼神,忽然内心轻松了许多:“如果双方都背叛,那就不是背叛。”
  
  我购买了那张小小的金色的沙发床,放在阳台上。我之所以迷恋它,是因为我幻想相爱的男女,躺在这么拥挤的沙发床上,彼此的身躯互相弥补,合二为一。如果是邵卓延,沙发床搁不下,但若换了黎黎,一切就刚好完美。
  
  给保姆放了大假。小小别墅,迎来新的男主人,此后的两个月时间,这里会是我和他的天堂。黎黎熟练地使用房间里的一切设施,仿佛他真的是这里的男主人。
  
  此后的日子,我们真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的情色男女,赤身追逐,嬉戏,沐浴,甚至吃饭。窗外已经变了季节,窗内却日夜如春。
  
  在冬季开始的时候,邵卓延的电话响起,才提醒我原来还是他人妻。
  
  黎黎离去不过两个小时我就从机场接回邵卓延。他的手抚摩着我的发,第一次,我有了厌恶的情绪。原来女人的心,真的只能装一个男人。晚上,接受他的温存,草草完事。躺在床上,感觉到强烈的寂寞,我想,即使黎黎不肯娶我,我还是要离了的。
  
  早上起来,看着金黄的奶油三明治,想着如何措辞,想着邵卓延的黑眼圈和虚肿的脸,忽然觉得反胃。我真的呕吐了。
  
  我可以百分之百确定,孩子是黎黎的。看着邵卓延狂喜的神色,我有做贼的心虚。打电话给黎黎,征求他的意见。“生下来啊!”他淡淡地说着。
  
  “可是,不是邵卓延的啊!”我说。沉默了一会,他说:“他不知道的。”
  
  黎黎从来没有想过要和我在一起。即使知道我有了他的孩子。虽然这是我早知道的结局,内心还是感觉荒凉。
  
  机械地接受检查,一切正常,只等待新生命的降临。36岁的邵卓延,为这一天已经等待了太久太久。
  
  邵卓延上班去了,手机响起,才发现他忘记带手机,正打算替他接,却发现号码如此熟悉。接起来,对方说:“什么时候办理房屋过户手续?”我轻轻喂了一声,对方愣住,啪地挂了电话。查来电显示,忽然头晕,无数个熟悉的通话记录,邵卓延和黎黎,是什么样的关系?
  
  很容易查到了,黎黎的公寓房,还有他开的车,户主都不是他,都是邵卓延。
  
  终于明白,一切都是邵卓延的布局。他知道我的爱情往事,苦苦寻觅到落泊的画家黎黎,答应给他提供一切,条件是,让我怀孕。因为他知道,骄傲的我,除开丈夫,只会和有爱的男人才上床。
  
  “我明天就去医院。”我苍白着脸告诉邵卓延。不可一世的邵卓延忽然跪下,哀求:“紫檬,求求你,我压力太大了,我没有生育能力,我不能让人家知道……家乡人都盯着我的脊梁呢……如果你不要这个孩子,我的苦心都白费了……两个月,我戴了两个月的绿帽……”
  
  我寒着脸,将那张沙发床打得稀烂。窗外寒风呼啸,我知道,我爱过的情人,已经冻死在这个冬天。
  
  尾声
  
  我在新的城市开始新的生活。我是写字楼里自食其力的美术设计工作人员,身材窈窕,容颜俊美,很多年轻的男人找借口和我搭讪。不会有人知道,我曾离过婚,爱过一个情人,失去过一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