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伤感文章> 我把自尊留下把爱推给情敌

我把自尊留下把爱推给情敌

时间:2017-10-17 来源:admin 点击:

  1
  
  午夜时分,电话铃声把我惊醒,会是谁呢?老公的电话已经打过了啊。接过电话,是个陌生的男人声音:“告诉你,你老公抢了别人的老婆,天下人都知道了,只有你还蒙在鼓里。”
  
  我一下醒过来,手抖抖地拿不住听筒:“你是谁?”“和你一样的傻瓜。”电话一下断了。我一下坐在地板上,心跳得简直能听到声音。
  
  我拿起电话给远在珠海的老公挂过去,颤抖着声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究竟瞒着我什么?”老公愣了一下紧张地问:“谁说什么了?你听到什么了?”“那一切都是真的了?她是谁?”我听到自己带着哭腔。“她是我的同事。但亲爱的,你听我解释……”我颓然地放下电话,仍然呆坐在地板上,心里空得什么都没有了。电话又一遍遍地响,我索性拔掉了电话线。这可恶的电话,它击碎了我关于纯真爱情的所有梦想。
  
  我和子蒙是大学同学,子蒙是个好男人,他做事吃苦耐劳,为人真诚善良,对我也一直极好,可我们风风雨雨相爱这么多年,难道都抵不过他下海的一年半时间?睡眼惺忪的儿子走进来,说:“妈妈,怎么了?”我说:“没什么儿子,妈妈心脏有点不舒服,要到医院去看一下,你赶紧睡觉,明天还要上学。”儿子不放心地问:“我陪你吧。我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没事,没事,妈妈带着手机有事会打电话。”我穿上衣服走到大街上,那是北方很有名的斯大林大街,深秋的树叶在脚下呢喃细语,仿佛在缅怀着伤感的爱情。已经是后半夜两三点了,我边走边哭,直到天上泛起了鱼肚白,早起的清洁工人开始打扫马路。几千里外的老公也一宿没睡,他一遍遍地挂我的手机,最后他只得让儿子转告我:让妈妈赶紧回家,他会坐第一班飞机赶回来。
  
  老公当天就从珠海赶回来一遍遍地跟我解释事情的经过。他说下海后压力太大了,但又害怕我担心,总是报喜不报忧,这时候她出现了,一直在默默地关心着自己,一次酒后他们终于有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真的很后悔。他说我们不会再分开,或者他回来,或者我去……我知道我们彼此还在深爱,但我心里仍然是充满忧伤。
  
  子蒙回来了,但没想到楚涵也跟了来。她竟然和她老公离了婚,我潜意识地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
  
  2
  
  那天下午子蒙打电话说:“你还记得上次我给你说的那件事吗?楚涵想见见你!”我一惊,她果然千里迢迢地追随老公而来,自然不会轻易罢手的,但我没想到她会这样大胆地主动出击。我一阵眩晕。
  
  我又惊又怕又好奇。一直等到暮色四起,子蒙才来。看到他身边那个痴情地看着他,衣着鲜亮的女子,我只觉两眼发黑。我疯了似的跑了出去,子蒙在后面喊“葵子,葵子”!我们恋爱的时候,他也是这么喊的,可现在,他身边有了别的女人。
  
  我跑到马路中间,子蒙从后面追上来一把抓住我。他紧紧地抱住我说:“对不起,葵子,我是爱你和孩子的。我不会和她好下去,但是我需要你配合我结束这一切。”
  
  我抬起泪眼看着子蒙,怎么会这样?
  
  接下来的那次见面是我主动提出来的,我必须面对现实。我对她说:“放弃子蒙吧!他不会和我离婚的!”楚涵优雅地笑着:“可他对我说,他已经不爱你了!他答应要和我结婚的!”“他还答应和我过一辈子哩!他在这里,你可以问问他,他舍不舍得我和儿子!”我提高了声音,目光坚定地看着她。楚涵真的扭头问子蒙:“你说话呀?”
  
  我心里抽痛着,除了我,这世界还有另一个女人可以和他这样说话。直到现在,我都很感谢子蒙那天的一句话。他回答说:“是的,我承诺过你,但我也承诺过妻子和儿子!事情要有个先来后到,我得先实现我对妻儿的承诺!”
  
  楚涵气红了眼。她对子蒙说:“我千里迢迢跟你来了北方,我什么都不管了,你害得我都这样了……”见子蒙不说话,她又气急败坏地对我说:“你丈夫坏着哩!他可没你想象的那么好!”
  
  我从容地说:“我的男人我知道,我不管我的鸡蛋多臭,我都会把它放在我的冰箱里,你死了这条心吧!”
  
  说完这句话,我起身掉头就走。转身的刹那,我看到了子蒙眼里的笑意,用他后来的话说:“老婆,你那几句话让我好欣赏你!”
  
  3
  
  子蒙照样每天下午回家给我们做晚餐。出了这事后,我也检查了我自己。我要让自己做得更好,妻子、母亲和儿媳,每个角色都力求完美。子蒙也似乎想补偿我什么,他给我买各种各样的礼品,要花店小姐给我送花,只是为了告诉我一声对不起。我们都开始刻意地小心起来,惟恐哪句话哪个眼神伤害了对方。但是,丈夫的婚外情,还是像苹果里钻进了虫子,我明显地感觉到婚姻的肌理在发生变化。
  
  但是,楚涵似乎和我们执意地耗上了,几乎每天晚上,子蒙都接到楚涵打给他的电话。他只说几句就挂,我看在眼里,也不说什么。有天他接了楚涵的电话,愣愣地看着我说:“她说要自杀!”我说:“你现在去了,明天她还会自杀。你不去,她也许就没有下次了。”
  
  子蒙听了我的话,坐下来陪儿子玩。一会儿手机又响了,他看着我:“你说我去不去?”我说我已经和你讲清楚了。五分钟后手机又响了,他简单地说了几句,再次回头看我。他的目光让我心头一颤,我清楚地看到了他内心里的犹豫、挣扎和不忍。我忍着心痛说,“你自己看着办吧!”他去了。那一刻,我的心情变得极其暗淡。
  
  周末,吃完饭我正在洗碗,听到子蒙在接电话,然后对我说要出去一下,说朋友找他有点事。他出去后,把手机忘在家里了。我一看刚才的来电显示,不是朋友的,是楚涵的。我心中一凉。子蒙很快就回了,他说得眉飞色舞,我相信他说的都是真的,地点,事情,就是换了个人,把楚涵说成是朋友。我心里是疼的,脸是冷的。一直到第二天他上班去了,我还是没说什么。我想,我应该宽容,我应该给他时间。中午我去婆婆家拿点东西,婆婆家离我们很近。家里没人,我拿了东西,鬼使神差,竟然坐下来想翻翻电话记录,一翻就翻到了楚涵的手机号。我的头都炸了。如果说她只和子蒙一个人联系,还情有可原,可是她居然和子蒙的父母在联系———丈夫的情人已经介入到了他的父母,看来,这一仗远非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那是我们吵得最厉害的一次。我摔了盘子、碗,满屋都是碎片。我的头发是乱的,喉咙是哑的,眼睛里充着血。吵着吵着,子蒙一下子倒在地上直喘粗气。他流着泪说他快要死了,他不想活了。我停住声音,看着地上的他,突然觉得自己好残忍,我哭着抱住他说:“子蒙,我不想这样折磨你!你要是真想和她好,你就去好吧!”
  
  我们抱头痛哭。
  
  结婚15年,除了出差和下海那段时间,子蒙从来不在外过夜,那天他却一整晚没有回家。我流了一晚上泪,劝了自己一晚上,但是凌晨时分,我还是忍不住给他发了一条短信:“离婚吧。我的极限是可以原谅你以前的背叛,但如果再对你以后的背叛视而不见,那就是纵容。如果你爱她,就和她在一起吧。”
  
  这是我和楚涵的第三次见面。
  
  她的语气依然带着挑衅,她不知道,我的心正在渐渐萎缩。
  
  她骄傲地告诉我,“昨晚子蒙在我那里。”我平静地说,我知道。“你发给他的短信,我也看到了。”她说。“没什么,我就是发给你们看的!”我依然平静地说。这让楚涵有点意外。像打了一个空拳,她有点收不住手。
  
  我继续说:“我放弃,并非就是认输。我只是不想子蒙再这样受罪。他精力有限,如果你是他未来的妻子,请你好好爱他。我放弃,也是我自私,我贪心,我希望他身心全在我身边。”“不过!”我说,“你不要以为我和子蒙离婚,就是你赢了。这场爱情的战争里,没有胜者!”
  
  一周后,子蒙答应和我离婚。朋友都骂我折腾,说你何苦非要强调什么自尊呢?那天晚上,我哭了很久。他们怎么会懂,我离开子蒙,正是因为我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