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伤感文章> 谁的眼泪在为你飞

谁的眼泪在为你飞

时间:2017-10-22 来源:admin 点击:

  1
  
  还只下午五点,天就已经暗得很了。窗外飞沙走石,电闪雷鸣,一派山雨欲来的气势,绿底大朵粉牡丹的丝绸窗帘乱七八糟飞舞,如同风雨飘摇的大时代里小人物不可捉摸的命运。
  
  我从第一百遍的《脂砚斋点评红楼梦》上抬起头,覃易沉默地系着围裙忙进忙出,在茶几上摆好了香辣兔头、白斩鸡、清拌苦瓜和鲫鱼豆腐汤。
  
  “周末妈又给我安排了相亲。”他用毛巾擦手,仿佛在对毛巾说话。“那就去吧,有机会看美女,千万别错过。”他老妈一直看我不顺眼,总是不停地给他安排相亲活动。是啊,我只是一家最不入流的时尚杂志的小美编,其实她儿子呢,充其量也不过是政府机构一最下层最无关紧要的螺丝钉罢了,有什么好骄傲的?我懒洋洋趿上拖鞋去厨房拿碗筷,忽然想起阳台上还晾着昨天刚洗的几件内衣,连忙开门去收衣服。
  
  楼下花园的玉兰型吊灯已经亮了,有零星的大粒雨点砸下来。覃易说过,他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在亚马逊河的热带雨林里建一间玻璃小屋,静静躺在绿色的草地上,绿色雨点从高大树木间瀑布一样倾泻在玻璃屋顶上,空气中弥漫着草木的芬芳,身边是一生一世相守的人……这还是刚认识那会儿有天晚上他拥着我说的话,我还特激动地照他的描述画了张漫画。说到底,我并不是十分物质的女子,为了爱情,我也心甘情愿像王宝钏一样蓬头垢面过贫寒日子,只用读《红楼梦》作为惟一的消遣娱乐方式,可问题是,只要活着就有无尽的烦恼——上班路太远,电脑总是死机,经常性腹泻,跟同事剑拔弩张,尤其最近,我的作品常被老板骂没想象力。像我这样在生活重重重压之下的小女子哪里还能有什么想象力!我需要一个如父如兄的男人像武打小说中的侠客一样行云流水举重若轻帮我突出重围,而覃易,只是一个自己也患得患失的小职员。
  
  正在想入非非,不提防一失手,晾衣竿一斜,一大抱衣服滑下楼去。我连忙探头。带花边的玫瑰红胸罩在空中像一朵水莲花飘飘荡荡,恰恰落在一个脚步匆匆的男子头上!雪亮的闪电剑一般劈开昏黑的空气,我看见一双愠怒惊诧的眼睛在电光中闪闪发亮……当潘金莲的晾衣竿砸中西门庆脑袋的时候,他们两人也是这样在彼此心灵的电闪雷鸣中对视吧?
  
  2
  
  从前和傅明伟只是上楼下楼不咸不淡点个头,他六楼,145平米,自己掏腰包买的;我三楼,45平米,每月500块租的。某天在楼下的餐馆里碰上他,想想也该道个歉,就在他对面坐下:“上次真是……不好意思喔对不起……”他笑:“那是幸运从天降。要不,今天怎会有美女主动上来搭讪?”尽管我们并不熟悉,但是作为邻居,对方的情况该知道的也都知道得差不多。他知道我是个长得不难看的单身女子,我也知道他是本市一家IT公司里举足轻重的人物。
  
  所以当天下午——也就是覃易去相亲的同时,顺理成章,傅明伟来我家帮我修电脑,我也顺便请他喝了我煲的百合排骨汤,一来二去,熟悉起来顺理成章。
  
  很快,傅明伟给了我他家的钥匙。每天早上(我的早上是指北京时间11∶00到15∶00之间)一觉醒来,我把乱蓬蓬的长头发用橡皮筋一绑,就下楼去对面的超市采购,把他的冰箱用怪味瓜子、开心果、夹心面包、水果蛋糕、葡萄、牛肉干、速溶咖啡等之类的东西填得爆满,然后躺在阳台舒服的橙色沙发上边晒太阳边蚂蚁啃骨头一样缓慢而顽强地把它们消灭干净。傅明伟在家时也陪着我大吃特吃,不像覃易那样讨厌零食。他的工作节奏跟我差不多,经常是晚上干通宵白天睡大觉,大多数时候不用坐班,在家里电脑上就可以搞定一切。
  
  3
  
  早晨傅明伟去浴室,一会儿大叫:“帮我拿双新袜子。”“在哪儿?”我一边咕噜一边在他的抽屉里翻找。袜子、领带和杂物中一张照片探出头来,照片上是傅明伟和一个神仙姐姐一样美丽的女子。那女子怎么看怎么眼熟。这时的我正对着梳妆台,镜子里映出我的脸。惊人的相似——不是相貌而是神态的相似,都是一样的颓废、慵懒、任性和放弃。这一瞬间我忽然有点明白,他为什么对我始终迁就和呵护,那是因为他对女人早已形成固定品位。
  
  “前女友?”我明知故问。傅明伟裹着浴巾,从我背后伸手拿过照片,淡淡一笑:“她嫌我家在乡下,一到谈婚论嫁就心神不定,对她来说我是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有肉。”
  
  我大笑。爱情可以浪漫,生活却不得不庸俗,哪怕是傅明伟这样的成功人士哪怕是她那样清丽脱俗的神仙姐姐。
  
  一个人去逛街,在一家专卖店正撞上覃易和一个女孩子手拉手。天蓝T恤纯白棉裙,宽宽额头圆圆眼睛,再加上成竹在胸楚楚大方的态度,活脱脱就是《红楼梦》里宝姐姐的翻版。覃易眼里掠过一丝慌乱,我视他如透明,昂然而过,但更多的却是酸楚。我能说什么呢?毕竟是我负他在先——而在先之先,却是他老妈负我。
  
  回到家,就翻箱倒柜。傅明伟专心地坐在电脑前头也不回。终于找出很久以前那张漫画。葱茏的植物,玻璃小窝棚,依偎着看绿色风暴从头顶卷过的恋人,年少浪漫的梦幻啊。顺手把漫画扔进垃圾桶。
  
  是啊!覃易的家庭需要的是能为少爷锦上添花的宝姐姐,傅明伟需要拿得出手并且不嫌他出生低的都市女子,神仙姐姐需要十全十美的钻石王老五,我,一个平凡女子,也有权利要求吗?
  
  我要他在我电脑出毛病的时候随叫随到,我要他在我不想受老板鸟气决然辞职时为我提供财政保障,我要他工作遇到问题时不整天唠唠叨叨诉苦,我要他依恋我又不粘着我,我要他……一句话,我要享受爱情的甜蜜和实惠,却不想付出真情。
  
  谁都算计得一清二楚,谁也不肯吃亏。
  
  4
  
  老板终于被我的黛玉湘云式画像气疯了,下令给我彻底的自由和遣散费,我给外界冠冕堂皇的说法是本小姐从此逍遥去了。可呆在家里整整两个月,连画笔也没摸一下,每天只有惟一一件事:吃。零食、火锅、快餐、烧烤、冷饮,反反复复地吃,不停地吃,食不知味地吃。终有一天,上吐下泄,狼狈住医院去也。傅明伟出差了,我一个人躺在病床上。不得不承认,像我没有爱上他一样,他也没有爱上我,我们只是各有所需而条件又恰好符合的一对男女凑在一起取个暖罢了。我住院他尚且自顾自飞去公干,还能指望更多的责任心吗?
  
  捧着大饭盒的覃易出现在病房门口。都说病中的人特脆弱,这一感动,我的泪哗啦就淌下来。这就是那个和我同居三年一直兢兢业业为我做饭的男人啊。“你女朋友知道你来这儿吗?”他愣一下,老老实实回答:“不知道。”不知为什么,我扑哧一声笑起来。他是斩不断旧情可怜我呢还是希望脚踏两只船?这已经不必去想了,我只知道,刚才哭是发自内心的,现在笑也是发自内心的,他真的是个很软弱的男人,跟宝姐姐在一起再合适不过了。
  
  我像个天使一样真心诚意地祝福他:“希望你能幸福。”
  
  在病床上我考虑的问题是:假如这次不走运死在医院里,谁会真心实意为我流一场眼泪?
  
  一出院我就去买了机票。我要换个环境找个工作,要去进修去旅行,要做全新的自己——趁着我还没有老得走不动,趁着我心里还残留有期望的余温。在机场接到傅明伟的电话:“我回来了,你在哪儿?”我一笑挂断电话。或许我真的是薄情寡意的人——既然没有温暖,还瞎凑什么热闹?真正的爱是他爱我我也爱他,小学生也明白的道理。
  
  人生不过百年,我为什么要将就要凑合,为什么不去认真寻找自己的最爱?全世界60亿人口,总有一个愿意跟我一起躺在亚马逊森林的玻璃屋顶下看绿色雨滴吧?
  
  人生竟然百年,我还有七十多年的时间可以用来寻觅真心为我流泪的人,七十多年找一个人应该不是很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