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伤感文章> 爱到尽头,落花流水

爱到尽头,落花流水

时间:2017-11-11 来源:admin 点击:

  如果有钱,我想马上离婚
  
  2009年夏天,我们一家还住在与深圳大学一墙之隔的桂庙新村,女儿正准备小升初考试。
  
  那天晚上我有点感冒,十点就上了床。刚躺下就听见女儿在对老公说:“爸,你把电视声音调小点,我睡不着。”这已经是这个晚上女儿第二次要求她爸了,而几乎每个晚上,女儿都要这样说一两回。
  
  我侧耳听着,过了好一会,老公的电视声音还没有调小。我的火气腾地上来了,冲到客厅,抢过遥控器就换了个电视剧的频道。老公看我脸色不好,只好悻悻地进了书房。
  
  迷糊中我坐在沙发上睡着了,醒来已是12点。关了电视上床,老公的身体马上就挨了过来。我说我今天感冒,他却说:“做一下运动不正好驱除感冒吗?”他的手潦草地在我的阵地上揉搓了几下,就翻身上来。我的身体干涩无比,他强自冲了进去,等我刚刚有点反应,他却已经冲刺完毕,翻身而下。
  
  他入睡后,我辗转反侧难以成眠。我再一次在心里呐喊:我要离婚!
  
  我已经无数次考虑过这个问题了,而且是理智、冷静的思考。为夫为父,他都完全不称职,而我最不能忍受的是他对生活的态度。他下班回家就在沙发上半躺着看电视,等我叫他吃了饭,又继续半躺着看电视。周末他从不参与家庭活动,我与女儿去逛街、爬山,他从来都是在家看电视,或者上网玩游戏。
  
  这样的男人我无法忍受,如果不是因为钱,我可能在五年前就跟他离了婚。我计算过,我挣的钱刚够供我和女儿生活,但却供不了房,更别提旅游之类的额外开支了。在深圳这座高消费城市里,我无法一个人养活女儿。
  
  我常常想,如果有一笔钱数额略大的钱在身边,我会立刻跟他离婚。为此,我每期都买福利彩票,一次买10块钱。每次彩票捏到手中那一刻,我都会忍不住梦想中奖后离开老公的美妙生活。可惜,十几年了,我连一次超过100块的奖也没中。
  
  同为女人,却不同命
  
  我与洪婉是在一个饭局上认识的,她有车,爱在吃饭时买单,于是成了圈子里最受欢迎的人。而她喜欢与我交往,是因为我不肯总让她买单。
  
  渐渐地,她越来越多地联络我,两人吃饭喝茶聊天。她离婚后一直单身,有钱,长得也不难看,风流故事便多。总跟我吹二十几岁的小伙子一晚可以来多少次,说实话我有些羡慕。但另一方面,我对她也有点不屑,因为我知道,只讲性的话,要满足自己的方式多了去了,并不一定靠男人。最重要的是,我的不屑来自于洪婉在感情上对男人的依赖。她在向我吹嘘年轻男人性能力的同时也常常叹息,这世界,能做老公的男人怎么那么少。她所谓的能做老公,就是要专一,守在家里。每每听她那么说,我都想笑。我真是不明白她,有钱,有性,何必再找个男人来令自己烦恼?
  
  对于我的疑问,洪婉每次的回答都不一样,有时候说在中国人的观念里,一個屋子总要有男有女才能算家;有时候说,一个人生活,遇到事想找个人商量一下也不行,太无助了;有时候说,一个人太孤单了……每次说法不同,但中心思想是一样的。听多了,我渐渐不耐烦。
  
  有一次在白石洲喝海鲜粥,她再旧话重提,我顺口就说:“那我把老公送给你好了,他下了班就回家,不会让你感到孤单,脑袋也好使,遇事也能帮你拿主意。”洪婉嘻笑着说:“真的呀,那我就接手了。”接着她又问:“那他有啥缺点呢?”我耸耸肩:“他呀,不做家务,不管孩子,只喜欢看电视,还有,那方面也不咋地。”——看我,居然能实话实说。
  
  岂料洪婉一本正经地教育我:“少时夫妻老时伴,40岁的男人,那方面就不要强求了,至于不做家务,不管孩子,这算不得什么毛病,家务和孩子本来就是女人的事。”
  
  我愣住了,再一次认识到女人和女人的不同。
  
  我把老公带到了她面前
  
  我的感冒加重了,我生拉活拽让老公陪我去医院,在挂号处居然碰到了洪婉。我给洪婉和老公互相做了介绍,就在老公温和地微笑着朝她点头时,我看见洪婉的眼中爆出了一粒小火花。我在心底嘲笑:看他帅吧?真跟他生活在一起,只怕你会后悔死!
  
  忘了说,我当年之所以要死要活地跟这个男人结婚,最主要是因为他长得帅。175的身高,英俊的脸庞,挺拔的身材,气质也是斯文儒雅——那时还年轻,只看得到一个人的表象。
  
  那天洪婉执意要用车送我们回家。
  
  没几天洪婉约我去大梅沙吃海鲜,她热情地邀我们一家三口都去,她请客。我一愣,心里有种奇怪的酸酸的情绪冒了出来。但人家洪婉极会说话:“你们两公婆都那么漂亮,真想看看你家孩子长得如何漂亮呢,你不会舍不得吧?”话都说到这分上,我再推就是小气了。
  
  饭桌上,老公一反常态,将国际军情、经济形势聊得头头是道,女商人洪婉也听得津津有味。女儿不耐烦听这些,拉着我去看水族箱里的海鱼。我走开两步,回头望望饭桌上谈得热烈的洪婉与老公,心里忽地想,或许,他们真的能擦出火花来?
  
  我侧过头,看看水族箱暗色玻璃上自己的影子,呆呆地想,如果洪婉真想跟我老公在一起,我也许可以借机向她要一笔款子,而我在35岁的年龄有这样的相貌身材,也许还能找到一个比老公更强的顾家、温柔的男人……
  
  就这样,我沉默地陪着女儿看着海鱼,心中各种情绪纠缠不已。到了最后,我笑话自己:他们不就是聊聊天吗,我想这么多干什么?说实话,我渴望变化,却又害怕变化。因为我不能预料,当身边的一切真的发生变化时,我是否有能力去承受。
  
  可是,我很快就发现了老公的变化。他的应酬多了起来,细问起来他居然发起了脾气:“原来天天没应酬你不高兴,现在有应酬你也不高兴,你到底要怎么样嘛!”
  
  两个女人的秘密交易
  
  我没想到,洪婉主动跟我提起了这事。
  
  半年后的一天,她约我单独吃饭。在安静的包间里相对而坐,她说话却老是走神。我忍不住说:“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她被我看透心事,脸微微地红了一下,最终鼓起勇气说:“你肯跟阿中离婚吗?”
  
  我呆住了。竟然真的应了我的那句话?
  
  她看了看呆若木鸡的我,倒果断起来:“我给你一百万,如何?”
  
  我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如何回答她。她叹口气:“你不是不爱他吗?那就把他让给我。”我下意识地问:“他让你来问我的?”她摇头:“我和他没什么,他还不知道我的心思。我只是给他介绍了不少客户,这阵子他真的在应酬。”
  
  我微微震动,老公竟是这样能坚守的好男人?洪婉对他的好感,他看不出來吗?洪婉说:“越是这样,我越对他有好感……我最恨的就是在外面乱来的男人。”
  
  一百万,是真的不少了,相当于老公10年的工资了,也就是说,我一次性拿到了他到十年的全部工资,而且还不用管他的吃喝穿。一百万,付清了房款后,我还能用来做投资,只要小心谨慎,赚的钱绝对不会少过上班的收入。我心跳得厉害,哑声问:“可是,他不肯离的话我怎么办?”洪婉笑笑:“我有办法。”
  
  我回到家,老公还没回来。我试探着问女儿:“如果爸爸和妈妈离婚,你会难过吗?”女儿扫我一眼:“我真的没觉得爸爸有啥用,你看我的学习,我的生活,我的娱乐,全是你在管,爸爸有没有对我来说都一样。”
  
  我心情复杂地看着她,她现在这样回答,谁知道以后会怎样呢?我拍拍她的头说:“妈妈开玩笑啦。”
  
  可是,很快有一件事,让我怨恨难当。
  
  一百万与一张离婚证书
  
  那天,我父亲从湖南老家打电话来,说我母亲生了病却不肯去治,说是怕花钱。我立刻坐火车回老家,陪母亲去医院做了检查,听医生说母亲的治疗费首期需要四五万,我倒也没被吓住,因为我和老公买房两年后,正好存下了那么多钱。
  
  我打电话给老公,让他赶紧把那五万块钱汇过来。我以为他会答应的,因为钱并不多,我们俩一年半就能存下来。
  
  我万万没想到,老公却支支吾吾地说,那钱已经被他妹妹借走了。我立刻打电话给他妹妹,小姑子莫名其妙:“我啥时借你们钱了?”
  
  我明白了,老公是不愿拿钱出来才故意那样说的。我再打电话给他:“你如果不愿给五万,你把我的那两万五寄过来吧,我的钱给我母亲治病,你没意见吧?”他这回终于说了心底话:“你妈那病,谁知道治不治得好?反正她也活了六十几岁了,够本了。可我们还年轻,孩子又小,还需要用钱。你的钱不就是我的钱吗?”
  
  如果他就在面前,我会当场给他一巴掌。什么叫活到六十几岁够本了?但我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生气,我哀求他:“想想我跟了你十年,孩子都替你养到八岁了,没有我妈就没有我呀,我们就只出首期的五万块好吗?如果治了没效果,我做女儿的也好心安啊。”
  
  然而这般哀求却换来他毫不留情的一句:“我困了,明天再说。”
  
  按照他的意思,就是完全拒绝了。等我平静心绪再拨过去时,竟已经关机,家里的座机也被呼叫转移到了他手机上。我再也无法忍耐,当下就去火车站,买了站票回深圳。
  
  站在火车上,我燃烧的怒火渐渐平息,只剩下了深深的恨。
  
  我赶到家时,他已经去上班了。我坐在沙发上平静了一会,很冷静地拨通了洪婉的电话。
  
  第二天晚上,我收到洪婉发来的短信后,迅速赶到某宾馆八楼的一个房间,堵住了衣冠不整的老公和洪婉。那一刻,我本该高兴的,可不知为何,我却在忽然间悲从中来。
  
  老公跑到洗手间用冷水淋湿了头,意识才清醒了一点。他不停地说:“我醉了,老婆,我是喝醉了。”他是真的喝醉了,原本洪婉的计划就是这样定下来的。但我哪肯罢休,我哭着喊:“离婚,我要跟你离婚!”
  
  我跟他终于离了婚。从此,他不再是我的老公。拿离婚证的那一天,我的户头上果真多了一百万。那是我一生中见过最多的属于我的钱,可是,我却没有意料中的兴奋,有的只是分不清喜与悲的满腹思绪。迷迷糊糊回到家中,打开门,沙发上空空如也,再没有一个男人在那里半躺着看电视,我蓦地失去了力气,靠着门,金属门上的凉穿过了背,刺痛了身躯每个细胞……
  
  我叫阿梅,至今单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