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母爱,如风随行

母爱,如风随行

时间:2017-12-06 来源:admin 点击:

  回趟乡下,在巷子口遇见晒太阳的老人,他们看着我唤我妈的小名,老奶奶忘记了已经二十多年过去了。我连忙解释说不是不是,我是她女儿,老人只得感叹道,你们太像了。
  
  我跑回家和我妈说,又有人把我认成你了,我妈只会摇头说,哪里像呢?你比我胖,还没有气质。
  
  她总是这样,在我每次心情明媚洋洋得意的时候给我来阵冷风,吹得我拔凉拔凉的。上次想去考驾照,她一句,并不是坐车的人都能学会开车,就像并不是所有吃肉的人都会杀猪一样。我听后想,我这辈子爱吃肉估计是杀不了猪了,不学了。还有次刚买完衣服,她一句,你刚逛的是垃圾站啊,让我彻底怀疑自己的品味。语不惊人死不休,说完她又告诉我,你要相信我,只有我才会告诉你最真实的。
  
  一个人在外地,和我妈的沟通只能用手机。上大学的时候,我妈最关注的就是天气预报,如果天气有变,她马上给我打电话,提醒我多穿衣服少出门。后来毕业了,她关注的点儿便不止是天气预报了,网站、书、新闻、放假……
  
  她曾经在我眼里是个心里全是家庭、孩子的女人,可如今她越来越关注外界,每次看到好的新闻或者文章,都会打电话给我复述一遍。如果感觉我比较茫然,就马上疑问道,你学新闻的怎么还不知道?那我现在告诉你了你知道了吧。
  
  每次呆在家里的时间总是很短,回来也意味着离开,她送我去火车站买票,离火车进站还有一段时间,她都会说,陪你聊会天吧。渐渐地,我发现我们聊天的话题越来越多,我说的新闻书籍她都知道。我想起有次在朋友圈说了几句《目送》的读后感,那次回家,便看见她的床头放着这本书。我知道,她是在用自己的方式了解、陪伴、激励我,甚至告诉我要不断学习,成为一个不浅薄的人。
  
  车来了,她说你走吧,我在候车室的窗户看你上车,找到座位后给我发个短信我就走。我每次都坐在窗前可以看见她的位置,然后看着火车把我带走,看着她的目光消失。
  
  我还是会给她发那个短信,已上车,有座位。
  
  龙应台说,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很多时候不是我们去看父母的背影,而是承受他们追逐的目光,承受他们不舍的,不放心的,满眼的目送,最后才明白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任何人,可以像父母一样,爱我如生命。
  
  有些话说了一万遍却总觉得没有说够,而我在她的眼里永远是个傻傻笨笨的孩子,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欺负,所以她要高度紧张随时为我保驾护航。我总感觉我是一只风筝,她的期盼,是让我飞翔的风,而她,永远不会松了那根牵挂的线。我想,父母与孩子之间的感情永远是矛盾的,风筝向往着天空却又怀念着大地,而地上的人,既希望自己的风筝飞得最高,又希望这根思念的线永远不会变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