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几个米粒的幸福

几个米粒的幸福

时间:2017-12-10 来源:admin 点击:

  她遇到他的那一年,是大学毕业在即的最后一次舞会上。
  
  同学间弥漫着浓郁的离愁别绪,喝酒,唱歌,跳舞,仿佛要把青春的激情全部挥霍殆尽,把所有的不舍和不忍都忘记。
  
  她在那群女生中间特别打眼,高挑,长发如瀑,眼神如水,舞步旖旎,像公主一样。他在那群男生中间也特别打眼,个子特别矮,比一般男生都要矮,若说像武大郎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差距,但也真的不高。
  
  有同学打趣他,说,你若能请得我们的校花共舞一曲,离校的机票大家替你买单。机票的诱惑就像挂在驴子鼻孔前面的那根胡萝卜,让他兴奋不已,跃跃欲试,再看看她,艳若桃李,冷若冰霜,他心中又有点打鼓。
  
  他走到她身边,在她耳边轻语,我的海拔实属天灾人祸,本人实在无能为力,即便如此,我还是想请你跳一支舞,你就当成全一只驴子对胡萝卜的渴望和向往,我知道你是天使,不忍心拒绝一个小矮人在毕业这天的请求。
  
  他的幽默,他的自黑,他的自信,让她忍俊不禁,她接受了他的邀请。
  
  两个人站在一起反差实在太大了,她穿着高跟鞋,华丽的舞裙,优雅高贵。他站在她身边,比她矮半个头,像一个小矮人,有些拘谨和不知所措。
  
  她笑,在这充满离愁别绪的狂欢舞会上,她提仪说,让我们脱掉鞋子,尽情地舞蹈吧!她当真甩掉高跟鞋,和他一起翩翩起舞。
  
  那次毕业季的舞会,他赢得一张离校的机票。而她,赢得一个矮个子男生的心,尽管当时她并不知道。
  
  转眼,大学毕业,风流云散,两个人再没有见过面。他留学,回国,创业,却一直没有谈过恋爱。在他心中,那个最重要的位置,始终是留给那个肯陪他共舞一曲的女生,尽管他们之间没有约定,没有承诺,甚至都没有见过几次面,更说不上熟络,但他始终相信自己会找到心中的女神,因为她在那次舞会上脱掉了高跟鞋。他相信她是一个善良而且懂得顾全别人的女生,所以她是他心中的女神。
  
  而她不同,时过境迁,她早已不记得那个当年在舞会上鼓足全部勇气向她求舞的小个子男生,她不停地恋爱、失恋,始终没有找到心目中的另一半。
  
  后来,在一次同学聚会上,她又遇到了他,同学们大多早已为人父母,只有他俩还单着,同学热心地帮他们牵线,撮合。此时的他,早已不是当年,事业上小有成就,身边也不乏追他的女子,可是他依旧对她情有独钟。
  
  倒是她,左右为难,摇摆不定。
  
  他什么都好,幽默,开朗,自信,能干,才情纵横,最重要的是他懂得照顾人,体贴,温情。可是什么都好,却单单有一样不好,就是个子太矮,这让她无比地矛盾。欲舍,有些舍不得他的好;欲取,又觉得没面子,人家都是挽着高大俊朗的白马王子,而她却独独挽着武大郎一样的小矮人,让人情何以堪?
  
  因为这,她纠结了好些时日,面有憔悴之色,老妈疼惜地说:“你嫁的是男人又不是嫁给身高,电线杆子高,为什么不嫁?说到底我们还是要看内涵,腹内草莽,再高你也不会嫁的,是吧?不就是矮了几公分吗?几个公分也就几个米粒的事儿,能当饭吃?嫁个心地厚道聪明能干的男人才是你一辈子的福气,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老妈说得可真轻巧,烦恼时,她一个人出门散心,在青藏高原的纳木措湖边赏月的时候,她突发奇想,给那些追她的男人们打电话,说自己旅途中生病了,谁先赶到就嫁给谁。结果,他第一个赶来了。没想到他的高原反应还挺重,又是恶心又是呕吐,粒米不进,还输了液,结果不是他赶去照顾她,倒是她,衣不解带地照顾他。
  
  原来那几日他也生病了,接到她的电话,他没有犹豫,马不停蹄地赶来。她很感动,两个人一起在纳木措的湖边赏月时,她附在他的耳边说,我愿意嫁给你,我愿意为你脱掉高跟鞋,几个米粒的事情不能阻挡我的幸福。
  
  他也很激动,说,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那只老是吃不到鼻子前面胡萝卜的驴子,今天终于可以尝一下幸福的滋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