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火车上的相遇

火车上的相遇

时间:2017-12-11 来源:admin 点击:

  大二的时候,他的生活就像一个乱七八糟的调色板——逃课、玩网游、喝酒、和外校女生恋爱。很忙,但都与学业无关。
  
  颓废、不求上进,他自己并不是没有警醒,只是计划容易,执行很难。他还是会隔三岔五地玩个通宵。
  
  暑假,他原打算在学校补补功课,再打份工,可是女友又邀他参加她们班同学的假期游。无奈,他只好再次搁置计划,登上了开往西安的列车。
  
  正值暑运,车上人满为患,他们只买到两张卧铺票。大家只好轮换去休息。余下的就在硬座车厢里打扑克,玩得不亦乐乎。
  
  列车在他家乡停靠的时候,看着窗外熟悉的风景,听着浓重的乡音,有那么一刹那,他想起了父母。每次打电话,他们都说一切安好,让他放心。他于是也就真的放下心来,不再惦记……想到这里,他有些走神,直到有人催促他发牌,他才又沉浸到游戏中。
  
  凌晨3点,他和女友带着浓浓的困意去卧铺车厢休息。人太多,走道里挤满了困倦不堪的人们,有好多农民工模样的人,头枕在编织袋上,昏昏沉沉地进入梦乡。
  
  在一节车厢的连接处,小小的空间里,人们横七竖八地或坐或躺。他忽然像针扎一样,大声叫起来,只见他的父亲蜷在角落里,背倚着包裹,微仰着脸睡着。
  
  世界很大,有时却又很小,他竟会在这里和父亲相遇。
  
  父亲看见他也大吃一惊。父亲说,他是去郑州的建筑队干活,农活忙完了,正好出去转转。望着父亲皱巴巴的汗衫,乱蓬蓬的头发,黝黑苍老的脸,他知道父亲故作轻松的话语,是不想让他担心。
  
  父亲问他去哪里,他嗫嚅着说出行程。父亲却鼓励他,年轻人就该这样,“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嘛。想到“亮红灯”的功课,他不敢看父亲的眼睛。
  
  他劝父亲不要再出去做工,父亲说,劳动惯了,闲不下来。父亲从不在他面前诉说生活的苦,他也很少想过父亲的付出。现在,在这个拥挤不堪的列车上,看着年老的父亲背着行李外出做工,他心里涌起一种难言的酸涩。
  
  那晚,父亲在他的卧铺位上睡得很香。送父亲下车后,他发现自己的口袋里多了200元钱,两张皱皱巴巴、浸着汗渍的钞票,让他觉着沉重、烫手。
  
  他忽然没有了出游的兴致。那场旅行,他的眼前老是晃动着父亲满是皱纹的面容。
  
  从风景区回来时,他在父亲打工的城市下了车。天闷热得像个大蒸笼,暑气滚滚,空气里冒着干渴的味道。
  
  在郊外的建筑工地,他见到了正在忙碌的父亲。工地刚施工不久,楼房才建起一层多高。在机器的轰鸣声里,父亲正踩着用木板搭起的脚手架,叮叮当当地捆扎钢筋。看见他,父亲急忙从脚手架上下来,心疼地责备他大热天里来工地做什么。看着父亲湿透的汗衫,被暑热熏得黑红的脸膛,他只觉着嗓子发堵。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从他脸上滑下,流进嘴里,咸涩的苦。
  
  正说着话,有工友从身边走过。父亲自豪地介绍,这是俺上大学的儿子。那工友又问在学校学的啥。“念的是计算机,开学就大三了。”父亲大声回答,又侧头看看他,一脸欣慰幸福的笑。
  
  他心里五味杂陈,想想那两门挂科的功课,无地自容。
  
  天气那么热,每天强体力的劳动,简单、粗糙的饭菜就是父亲全部的生活内容。他苦劝父亲回家,自己留下来做工。父亲有些生气:“俺是干庄稼活的,这点累算啥,这哪是你读书人呆的地方,你好好读书,将来有出息,比啥都强。”
  
  这些年,他变得浮躁无比,忘记了自己的来处。如今,父亲烈日下的汗水,一滴一滴溅在他心里,唤醒了他沉睡的心。
  
  那个暑假是他最难忘的一个假期,他感觉突然长大、成熟了许多。从此,他一步步踏踏实实地走好自己的路,和以前顽劣的他判若两人。
  
  多年后,当他和父亲聊天,还常常会提到那年夏天。只是,他没有告诉父亲,如果没有那次火车上的相遇,他不知还要挥霍多久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