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在爱情里永远犯傻

在爱情里永远犯傻

时间:2017-12-14 来源:admin 点击:

  亲夫妻也得明算账
  
  从领结婚证那天起,我和周远的关系就闹得很僵。
  
  我们婚前签了个协议,规定婚后的财务制度实行AA制,个人的房产归个人,家庭支出部分均摊。我做的财务制度很细,既能保证公平,又不会让周远在外人和父母跟前丢了面子。为了让账目清晰,我的家庭记账文件夹里存着七个表格。
  
  其实,周远并不喜欢这种方式,他觉得太生分。他更喜欢把工资卡上交给我,但我不想接收。前不久,我要给甜品店交房租,因现金不够,我从周远的卡上转了两万五千元钱,坚持给他写了借条。后来,我把钱还给他的时候,他说什么也不收。我想了想,对他说:“要不,我把这笔钱放进咱们的公共投资卡里吧,我再拿出两万五,正好买点理财产品。”
  
  周远勉强答应了:“你非得这样做才舒服吗?”是的,我需要这样清清楚楚的账目,才不会焦虑。亲兄弟还要明算账,更别说大难来临随时可以各自飞的夫妻了。这不就是成年人的感情吗?付出和得到都要均衡,谁也不再是十七八岁的年纪,就别硬拗那种倾其所有为对方付出的造型了。
  
  我知道,周远每次看我一笔一笔地记账时,他都很不是滋味。在他的眼里,我就是一只斤斤计较的“铁公鸡”。那天早上,我们又因为账目的事吵了一架,谁也没吃饭,就去上班了。
  
  我赶到位于大学城的甜品店,准备开门营业。阿泰进来了,他拎着一包水果,说:“姐,这是今天新进的新鲜水果,给你尝尝。”
  
  阿泰刚来城里那会,在学校门口摆了个水果摊,但总是被旁边店主撵来撵去,嫌他在店门前挡了生意。我看他可怜,就让他留在了我的甜品店旁边。为了表示感谢,他隔三差五地会给我送些水果。后来,我就承包了他每天剩下的卖相不好却又不坏的水果。他每次都给我算最低价,偶尔收摊早时,还会来我的店里帮帮忙。
  
  阿泰准备走的时候,又转身问了我一句,“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我没法跟阿泰说清楚:“没什么大事,就是跟你姐夫吵了几句。正好,我想给你姐夫挑件生日礼物,你帮我参谋一下吧。”
  
  我们在网上挑了很久,阿泰给了我很多建议,我选了那个最贵的礼物。阿泰取笑我:“大手笔啊,这是要拿去跟姐夫赔罪的吗?”我回答:“上次七夕节的时候,他送了我一条价格不菲的项链,我至少得回个差不多价格的才行。”
  
  “姐,你能不那么扫兴吗?”阿泰对我非常不满,“明明是件温情满满的事,却让你整成了赤裸裸的等价交换。”
  
  梦醒了是会痛的
  
  那段时间学生放暑假,我的甜品店里生意变得冷清,周远却隔三差五地到店里来转悠。我不允许他“蹭吃蹭喝”,他也不争辩,乖乖交钱。
  
  有一次,看他对着电脑喝一杯咖啡磨蹭了半下午,我走过去说:“你是不是特别闲啊?还是假装好心,帮我提高GDP来了?”他笑着打马虎眼:“我刚好需要安静的环境写论文,你这里刚好有。既能帮你提高GDP,还能帮你招揽人气。一举多得,你不高兴啊?”
  
  我们正拌嘴的时候,阿泰来了。他故意岔开话题,说他攢了一些钱,想租个门面开家鲜果超市,这样就不用再在街头风吹日晒了。阿泰诚恳地说:“姐夫,听我姐说你是经济学家,很厉害的。你能帮我分析下,这附近租哪里的店面挣的钱多?”周远笑着打哈哈:“好啊,抽空我帮你分析分析。”
  
  可阿泰没有等到周远“分析”,就找到了合适的店面。有很多天,他连水果摊也不出了,大概是忙着装修。看到他那么快就靠着自己的勤奋踏实,在这个城市站住脚,我从心里替他高兴。
  
  可一个月后,阿泰又开始给我送新鲜的水果,每天来我店里帮忙。我很奇怪,问他是不是租的店面出了什么问题。他这才告诉我,他已经把租来的店面装修成小咖啡馆了。阿泰的女朋友在老家没事干,又不想跟他卖水果,她只想开个咖啡馆,他就满足了她。
  
  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爱情故事的开头,但我几乎能猜到他们故事的结局。我恨不得像他亲姐姐那样骂醒他,但我只是他的朋友,只能告诉他:“梦醒了是会痛的。”
  
  几年前,我也曾是这种爱情故事里傻乎乎的主人公。那时,我的前男友一心想赴德国留学,为了帮他完成梦想,我把自己的积蓄全给了他,还欠了一笔外债。那个时候,我打三份工,每天累到脑子发懵,但在视频中见到他的那一瞬间,一切苦难都烟消云散。第二年,男友却支支吾吾地告诉我,他不想回国了,让我不要耽误了自己。后来,我才偶然得知,他是在国外有了新的恋情。
  
  那段时间,我因为精神恍惚,屡屡算错账,最终丢了工作。于是,我从一个每天转得发晕的小陀螺,变成终日无所事事的失业者。那段日子里,我经常坐在公园里的石头上,一坐就是一天。
  
  那几年,我总是在重复做同一个梦:我坐在一个小木船上,四周都是水,不知是湖还是海,一眼望不到边。我独自一个人,手里没有浆,身上没有救生衣。我想喊,却喊不出声。
  
  那次经历之后,我的大脑像是发生了某种化学反应,获得了一次“基因重组”,我终于意识到“爱自己”是多么重要的生存技能。在与周远的婚姻里,我学会了完美地处理财务问题,我无法保证我们感情的期限,但至少能保证自己辛辛苦苦赚的钱不打水漂。
  
  听完我的故事,阿泰眼圈都红了,他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
  
  为他取消七个表格
  
  周远收到生日礼物的时候,似乎有点太过激动,他紧紧抱住我:“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
  
  我越来越觉得周远不对劲,他开始主动帮我记账,在我搞不定那些复杂的表格时,还教给我一些处理表格的小技巧。他甚至跟我提出,想在他的婚前房产上加上我的名字。后来,我才知道,那天阿泰从我那走了之后,并不是去收回给女友的投资,而是去找周远,告诉了他有关那个梦的故事。
  
  没多久,我们这里创建文明城市,政府取缔了所有街头散摊,阿泰的水果摊也不能再摆下去了。我想把他留在店里帮忙,他拒绝了,他说他会找到更适合的工作。临走时,他特别告诉我,就算他知道以后女友一定会离开他,他也不会后悔为她做过的一切。
  
  看看阿泰义无反顾的样子,我想,爱情可能本来就只存在于傻瓜们的世界吧。
  
  我无法再欺骗自己的感觉,在我和周远的婚姻里,我的账目算得很清楚,感情却越算越淡。我费尽心思守住了自己辛辛苦苦赚的钱,却失去了更为宝贵的东西。
  
  那天,周远的母亲打来电话,说他父亲住院做手术,需要交几万元的押金。周远又慌乱又着急,我赶紧把卡里所有的钱都取出来交到他手上。他有点犹豫:“这不符合咱家的财务制度吧,我要不先给你打个借条吧?”我白他一眼:“别磨蹭了,赶紧收拾东西,给爸治病要紧。”
  
  我顾不上店里的生意,陪周远回了老家,交上住院费,把他爸送进了手术室。手术室外,周远有点紧张,他抓着我的手,什么也没说。但我知道,在那一刻,我们才真正成为彼此的依靠。那天可能太累了,我歪在周远的肩上,做了个梦,又梦到了当年的场景,但这次,船上多了一个周远。
  
  从那以后,我删除了那七个繁琐的表格,重新建立了一个表格,保证财务公开。我不再害怕付出,也不再害怕背叛。生活的魅力可能就在于此吧,坦然地面对一切,做一个不计较得失的人,才能永不世故,永远有犯傻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