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婚姻苟且,恋爱诗意

婚姻苟且,恋爱诗意

时间:2017-12-15 来源:admin 点击:

  婚礼上众人一句“百年好合,天长地久”,成就了“靓女”到“师奶”的转变,也是“小鲜肉”和“发福男”的分水岭。
  
  婚姻最考验一个人的情商,但绝大多数夫妻并不刻意去拿高分。冯唐说:“爱情和婚姻基本上是两件不相干的事儿,尽管非常容易搞混。”婚姻本没有想要将爱情埋葬,奇妙的是,大部分决定携手共度一生的人更习惯把往后的日子经营得“俗”一些。恋爱中再怎么风花雪月,婚姻里也终究是些柴米油盐。
  
  为了取悦对方,情侣们在装扮上无计不施。姑娘们为了接下来的约会略施粉黛,扑上充满小心机的两抹腮红,涂上粉莹莹的唇彩,服装搭配重样就是罪过,一切为男友的品味量身打造,撩汉子撩到细节深处。小伙儿们也放弃了汗津津的衣衫,换上干净整洁的T恤以示配合。
  
  情人眼里出西施,伴侣的发型怎么捯饬怎么合理。男友眼里,齐刘海的你是萌妹,斜刘海变御姐,中分成女王。女友眼里,莫西干的你有些痞帅,留大背头时转型复古绅士。板寸?那就是真·纯爷们儿!
  
  婚后的婦女们大都选择了自我放弃,女为悦己者容的演绎萧条落幕。糊弄的肌肤毫无光泽,头发久经烫染疏于护理,身体与香水基本绝缘,针织衫、平底鞋和极具环保主义的棉麻布袋成为出门首选。偶尔一时兴起有所惊喜,爱人也失去了那双发现美的慧眼。男人们也有些四体不勤,圆滚滚的啤酒肚、杂草般疯长的胡须,处处打着中年已婚男子的标签。
  
  恋爱中的情侣总会使用各种黏腻的称呼,“宝贝儿”“亲爱的”“honey”“darling”,在已婚者看来不必要也说不出口,随着婚龄的增长,这些词语愈加显得幼稚而可怕。大多数夫妻往往会直呼对方姓名,甚至一个不带任何情绪的“喂”,双方也都对号入座,心领神会。
  
  可惜的是,这些可爱的言语很难再撬开夫妇们的嘴了,琐碎的日常生活里,有事说事,无事则免,诗意荡然无存。
  
  但夫妻的实际表现却更加自然,情侣需要避讳的打嗝、放屁等“破坏氛围之事”,在老夫妻眼里是再正常不过的新陈代谢,双方淡定自如,无需遮遮掩掩。
  
  同进同出的恋爱男女有些连体婴的感觉。电影院、西餐厅、山山水水,每一处都要留下娇羞浪漫的回忆。他们信奉“爱情第一”的准则,加班不能陪伴对方是最大的罪恶,就像阿信歌词里说的,陪你熬夜聊天到爆肝、逛街逛成扁平足都没有关系。
  
  “轻吟一句情话,执笔一副情画。绽放一地情花,覆盖一片青瓦。共饮一杯清茶,同研一碗青砂。”“涉世未深”的情侣们没有车子、房子和孩子的羁绊,谈情说爱也如徐志摩描绘的场景,更为纯粹些。
  
  夫妻则深谙“金钱至上”的道理。务实的他们将外出逛街吃饭从“浪漫”移至“浪费”的名下,如果说婚前是月光族,那婚后的计划经济也好不到哪里去。巨大的房贷压力成为他们集中精力耕耘职场的动力,疲惫不堪回到家中,也便无力用心经营爱情,在沉默寡言的氛围中得过且过。
  
  婚姻还让众多节日变得无趣。恋人的情人节烦恼只是巧克力口味和玫瑰花数量的拿捏不准,国庆节、端午节和劳动节都是出游的好时节。而对夫妻来说,情人节不愿意凑小情侣的热闹,各大法定节假日又是自觉加班赚钱的吉日。万众瞩目的春节?那是决定去哪方长辈家过年的艰难时刻。而宝贵的结婚纪念日,也不过是下回馆子的假高潮。
  
  钱钟书在《围城》里写道:“围在城中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婚姻也罢,职业也罢,人生大抵如此。”
  
  新婚夫妇总是被过来人教导,婚后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少一些猜忌,多一点让步。尽管一段婚姻已至穷途末路,无法改善也无力解决,但为了孩子和父母,甚至为了免于他人的道德审判,危机中的夫妻依旧选择凑合着生活,默默忍受,勉强维持。
  
  家庭大戏《金婚》中,任性娇气的小学数学老师遇上了没有情调的重型机械厂青年技术员,从为人父母到见证子女的成长与情感起伏,五十年婚姻路在绚烂多姿后终究归于平淡。正如作家安德烈·莫罗阿所说,爱情只产生快乐,婚姻则产生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