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民间故事] 寻找亲兄弟

[民间故事] 寻找亲兄弟

时间:2017-12-19 来源:admin 点击:

  清康熙年间,海宁盐官城内出了一桩怪事:有一个洛阳来的富商要寻找他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兄弟。他说自己名叫章有才,他的兄弟名叫章有德。他的左脚脚板底上长着一颗黑痣,他兄弟的右脚脚板底上长着一颗黑痣,黑痣上还有着一小撮绒毛。他还说由于当年母亲怀着他们的时候兵荒马乱,外出逃难到海宁,在盐官生下他们,不幸离散。而今母亲病重,愈加思念分离多年的孩子,故而章有才来到此处寻觅。他要找到亲兄弟,并赠送给他万贯家产。
  
  这个消息一经传出,盐官城内为之轰动。只要身上有黑痣的都去认亲,甚至连屁股上脸上有黑痣的都去,可是右脚脚板底上长痣的人却一直没有出现。章有才见大家如此热情,他就放出话来,只要有人替他找到兄弟章有德,他定赏一百两白银。半个多月过去了,那个神秘的章有德始终没有露面。大伙儿的热情不减,每天都有人去章有才下榻的钱塘客栈提供线索。
  
  盐官城北有个“四芝堂”中药铺,平日里生意清淡。老板陈聚宝孤身一人,守着这份薄薄的家业,勉强度日。这天打烊后,他正在房间里惬意地泡脚。泡着泡着水凉了,他便大声叫唤伙计倒热水。老伙计阿旺偷懒搓麻将去了,一个新来的伙计叫王六皮,非常机灵,赶紧提着热水进去。冲好水,他殷勤地道:“老板,我给您剪剪脚趾甲,去去老皮吧!”陈聚宝眯着眼睛点点头。
  
  正剪着脚趾甲,王六皮忽然一声惊呼,道:“大喜啊掌柜的,您就要发大财了!您的右脚脚板底上有黑痣,原来您就是章有德呀!”
  
  陈聚宝闻言,瞪了王六皮一眼,道:“我的祖坟就在盐官,我家世世代代居住在盐官,我去认亲,谁相信啊?这飞来的横财看来不是我的。”
  
  王六皮连忙道:“陈掌柜的,如今这世道看见秃头就是和尚。只要你掩饰得好,再说又隔了那么多年,谁看得出啊?”陈聚宝被他说得有些动心了,两人又整整谋划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他们打点行装,前往钱塘客栈。
  
  那里一大早,已经有很多人排队等候认亲了。陈聚宝一看这个阵势,心里就没底了,想着还是赶快回去吧。王六皮狠狠地拽着他,好不容易轮到他了,这时,有一个人领着陈聚宝进去,七拐八弯最后来到一个僻静的房间。陈聚宝想着王六皮教他的那一招,进去之后什么也不说,一个劲地哭鼻子抹眼泪。他坐在椅子上,有人过来脱掉他的鞋子,褪去足衣,细细查看。紧接着他感觉右脚脚底板上传来一阵揪心的疼痛,陈聚宝大喊道:“你们想干什么?”
  
  那人鞠了一躬,道:“对不住您了,最近假冒的人实在太多,我们不得已试着拔一下。看来,您的这颗黑痣是真的。”说完,他对着里面拍了拍手掌。稍歇,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推开门,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赤足跨进来,他正是章有才。他双手捧起陈聚宝的右脚,轻轻抚摩着,接着抬起自己的左脚,那里有着一颗一样大小的黑痣。章有才忍不住一把抱住陈聚宝,哭道:“兄弟啊……兄弟,终于把你给找到了,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面对此情此景,陈聚宝也不禁真的伤心起来,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掉。
  
  亲兄弟相认了,外面排队等候的人大失所望。不一会儿的工夫,大家走得精光。当晚,陈聚宝就在钱塘客栈住下,兄弟两人倾诉衷肠。章有才得知陈聚宝开有一家中药铺,得回去打点生意,便道:“兄弟今日重逢,真是天大的喜事。药铺暂且交给伙计打理,我们只管饮酒长谈。”
  
  陈聚宝只是害怕时间久了会露出马脚,可章有才一脸兴奋,满腔热情,丝毫没有怀疑的样子。陈聚宝只得留下来。章有才又道:“兄弟这些年受苦了,我做大哥的理应照管你才是。母亲吩咐,一旦找到你,就马上带回洛阳去相见。只是大哥是个生意人,在这江浙一带还有几笔旧账要收。这样吧,你从明天开始,就留在客栈帮我记账,我会加倍给你报酬。待此间事务了却,我们共回洛阳,如何?”说完,他立即摸出一锭十两重的银子,塞到陈聚宝的手里。陈聚宝的心中也暗自打着小九九,他想先赚上几十两银子再说。待要真的去洛阳认亲,到时候自己来个一走了之,万事大吉。
  
  自此,陈聚宝天天在钱塘客栈僻静的房间里替章有才抄写整理各种账目,心里暗暗惊叹章有才生意做得真大。章有才每天早出晚归,看起来很忙的样子,有时接连出去好几天才回来。他每天翻阅陈聚宝的账目,边看边点头,显出很满意的样子。眼看着旧账清算完毕,章有才又拿来厚厚一大摞账本。他还说做账必须是自家人才放心。章有才也不食言,在这十几天时间里,他已经连续给了陈聚宝将近一百多两白银。陈聚宝埋头算账,心中窃喜,自己开了大半辈子的中药铺,才存了几十两纹银。如今冒出个大哥来,一下子就进账这么多!
  
  其间,陈聚宝有一次回到自己的“四芝堂”中药铺看看。他发现店门居然关着,敲了半天门,王六皮才出来开门。只见他灰头灰脸的,不知从什么地方刚刚钻出来。他看见陈聚宝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道:“自从掌柜的走后,药铺的生意就一落千丈。老伙计阿旺见拿不到工钱就拿了一些较为名贵的药材走人了。我不忍心离开,就留下来替您照看!”陈聚宝听了,骂了阿旺几句,又赶紧安慰他,摸出一些碎银子,要他继续照看着。
  
  陈聚宝回到钱塘客栈继续抄写账目,清理账本。他算算时间,这一次章有才出去已经快五天了,怎么还不回来?管他呢,只要有钱赚就行。
  
  “咚咚咚”,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开了门,陈聚宝看见一张怒气冲冲的脸,那人手里还拿着一沓账单。他责问道:“你就是章有才的兄弟章有德?”陈聚宝点点头。那人又道:“我是钱塘客栈的掌柜,你大哥存在柜上的银子已经花光了。他在我们这里经常大摆宴席,而且还搞什么寻亲,弄得鸡飞狗跳。现在倒好,一去不回,连个人影都不见了。兄债弟还,就请你先把账结清了。”说完,他拿起算盘噼里啪啦一打,总共是一百五十八两六钱银子。
  
  陈聚宝听了,头脑一阵发晕,迷迷糊糊之间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他一急,就把自己的底牌给摊了出来:“我是冒牌的,我不是章有才的兄弟。”掌柜的道:“我不管你是正宗的还是冒牌的,你在我们客栈白吃白喝白住这么多天,这可是我亲眼看见的。”陈聚宝还是不肯结账,掌柜的一怒之下就把他扭送到县衙,两人对簿公堂。
  
  当时,海宁新上任的知县名叫陈维扬,他以善决疑案著称。他听到这样一个离奇的案子,觉得很奇怪。他要掌柜的和陈聚宝详尽道来,不能漏掉一个细节。之后,他沉吟半晌,问陈聚宝:“你说是药铺中的伙计怂恿你前去认亲,他究竟是什么人?又何时到你店中的?”
  
  陈聚宝道:“我的药铺店小利薄,本来只有一个老伙计。后来有一天,来了一个年轻人王六皮。他说家乡发大水,无处谋生,只求能够给碗饭吃,干活不要工钱。我看他还算机灵,就把他留下了。现在,他还在药铺替我看着。”
  
  陈维扬道:“他的左脸上是不是有一块淡灰色的胎记?”
  
  陈聚宝忍不住喊道:“你怎么知道的?”
  
  陈维扬沉吟半晌,道:“此事表面上离奇滑稽,其实极有可能蕴藏着险恶的计谋。你们现在切不可争执,陈聚宝照常到钱塘客栈清理账本,不能露出丝毫的慌张。他的欠账,我陈某人替他垫上。”两人连连称是,就此告退。
  
  当天下午,陈维扬乔装打扮一番,带上两个随从,让一匹高头大马拉着药材,装作推销的药商。他们来到城北,陈维扬绕着“四芝堂”药铺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马蹄子在石板路上发出响亮的回声,陈维扬侧着耳朵,用心谛听。然后,他在药铺门前停下,把门拍得震天响。终于,门“吱呀”一声开了,里面探出一个人来。他一脸睡眼蒙的样子,身上的衣服泥渍斑斑,两个膝盖上的布料严重破损。陈维扬问他是否需要进货,那人不耐烦地说掌柜的不在,他做不了主,就回身“砰”的一声把门关了。陈维扬点点头,又掐着指头算算时间,道:“明天晚上该是十五了吧?”两个随从称是,弄不清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陈维扬回到县衙,到了第二天薄暮时分,他叫人把陈聚宝偷偷地接来。他问道:“你还想不想见见你的兄长章有才?”陈聚宝一个劲儿地点头,他还想着分享那万贯家产呢!陈维扬伤感地叹了一口气,换上便装,带上几个得力捕快,一行人前往城北,来到离“四芝堂”药铺不远的当铺。
  
  当铺老板一看见陈维扬,就马上迎了出来,道:“客官还真准时,过了今晚,那物事就该归我了。”陈维扬不作声,来到里面静室,他悄悄摸出一块腰牌,递到当铺老板的面前。当铺老板一惊,道:“你就是新来的陈大人?”陈维扬道:“如果我估计不错,今晚‘神偷怪盗’将前来窃取那个东西。我们要在你藏宝的地下室里布个局,等他们自投罗网。”当铺老板大惊失色,道:“陈大人,您在我们这里当下那个宝贝,就是为了引出‘神偷怪盗’?”陈维扬点点头。
  
  当铺老板立即紧闭大门,关了铺子。然后,他提着灯笼在前面带路,一行人跟随在后。他们进入一个幽暗的通道,踏着石阶,蜿蜒曲折地向下行走。地势越来越低,前面出现一个石室,当铺老板摸出钥匙打开。里面点着几盏油灯,柜子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各种盒子。其中,有个锦盒隐隐透出柔和的亮光。当铺老板又摸出一个小钥匙,开启锦盒。大家只觉眼前一亮,里面是一颗鹅蛋大小的夜明珠,发出的光芒使烛光黯然失色。
  
  陈聚宝不禁问道:“陈大人,此地如此隐秘,盗贼如何进来?”
  
  陈维扬道:“他们正是从你家药铺里进来的。你的新伙计就是江湖上有名的‘怪盗’,那个章有才估计就是‘神偷’。他们设下一个骗局,故意唆使你去认亲,从而离开药铺。药铺毗连当铺,他们早就看好了地形。当你在客栈清理账目时,他们已经挖通了一个地道,直通这里。昨天,我前去药铺,看到那个新伙计睡眼蒙。他在白天休息,就证明地道已经挖通了。我的马车在那石板路面上行走,有一个地方发出的声音与别处两样,下面肯定就是地道。‘神偷怪盗’作案一般会选在月圆之时,现在离月挂中天还有几个时辰,大家噤声,灭了所有灯火。”说着过去盖上了锦盒。
  
  听了陈维扬的一番话,陈聚宝如梦初醒。他不禁用手去拍打地面,果然,其中一块石板下面发出“咚咚”的回声。陈维扬赶紧把他拖开,大家卧在黑暗中,能清楚地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不知过了多久,下面渐渐传来脚步声。那脚步声越来越响,大家的心跳也越来越快。紧接着,“喀嚓”一声,那块石板被掀起,一个身影钻了出来。两边埋伏的捕快一跃而出,紧紧地压住了他。陈维扬吩咐点上油灯,那人哇哇大叫:“陈维扬,你怎么老是阴魂不散地缠着我?我到河北,你就到河北。我来江南,你也来江南。幸好,我的师弟跑得快。只要他出去,总有办法来救我。”
  
  陈维扬哈哈一笑,道:“神偷,我早就在药铺地道口安排下武士。此刻,怪盗恐怕早在县衙大牢等着你呢!我用夜明珠来引诱你们,想不到你们能从地下进入。要不是客栈掌柜的跟陈聚宝闹事,我可真猜不出来。聚宝,过来见见你的兄长吧。”
  
  陈聚宝上前问道:“我只是尚有一事未明,我们的脚底为何长着同样的黑痣?”
  
  陈维扬过去脱下神偷的鞋子,他左脚脚底一片光滑,哪里还有黑痣的影子。
  
  陈维扬道:“怪盗在你的店中当伙计,时时给你洗脚,你脚底的秘密,他们岂有不知道的?以神偷的能耐,在自己脚板底弄出一粒小痣,应该不成问题。”
  
  陈聚宝摇摇头,道:“都怪我让钱财昧了良心,错认了兄长,差点成了他们的帮凶。唉,做人切不可太贪心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