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当你越来越像我妈

当你越来越像我妈

时间:2017-12-21 来源:admin 点击:

  初见
  
  第一次见你时,我刚过完12岁生日。命运和我开了个玩笑,一夜之间,这个世界上,只剩下奶奶和我相依为命。
  
  你是我的远房表姑,年轻时不顾家里的反对,执意嫁给一个落魄画家,去了省城。你这次回来,是为了领养我。奶奶已是80岁高龄,她不想让我在她离开后,一个人孤苦伶仃,所以四处打听合适的人收养我。
  
  你和画家结婚后,坚持丁克,一晃到了40岁,画家爱上年轻貌美的姑娘,离开了你。从此你在省城,也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
  
  我想象中的你,多少有点落寞。可见到你,才发现你颠覆了我的想象。你穿棉麻长裙,化淡淡的妆,一头乌黑的及腰长发,脸上带着恬淡美好的笑容。
  
  你显然和我们小县城的女人不一样。我隐约觉得,跟你走也许是件冒险的事,不知道等待我的,是怎样的未来。但你眼神里的诚意,还是打动了奶奶,她决定把我交给你。
  
  相处
  
  回省城的车里,我坐在副驾驶座上,车里有你买好的零食,我去拿果冻吃时,你却笑着说:“我喜欢猕猴桃味的,记得留给我。”和我抢东西吃的你,让我觉得有几分幼稚。心里也开始怀疑,这样的你,能当好我的妈妈吗?我很快说服了自己。你只是好心收养我,和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所以,我不能对你奢求太多。于是,在你面前,我隐藏了真实的自己。
  
  你给我布置的房间很梦幻。你说女孩都有一个公主梦,希望我能喜欢你挑的碎花床单和粉红色窗帘。我礼貌地说“谢谢,我很喜欢”,心里却有个声音说,那窗帘真难看。你下厨给我做饭,菜有点咸,汤有点淡,可我还是大口将盘子里的饭菜吃光,给足了你面子。
  
  为了讨你欢心,我表现得很听话,心里却时常诚惶诚恐。夜深人静时,也会躲在被窝里偷偷想念父母,然后一个人掉眼泪。当然,这样的情绪,我从不在你面前流露半分。我以为自己隐藏得够好,可你还是看出了一个12岁女孩刻意表现出的懂事。
  
  我主动提出跟你去派出所改名改姓时,你有点吃惊地看着我,随即笑着说:“小桃,你不用刻意讨好我。我希望我们是朋友,可以坦诚相见。我烧的菜不好吃,你可以抗议。我选的衣服不喜欢,你可以说出来。至于你姓什么,并不会影响我们的关系。”我承认,被你的这番肺腑之言感动到了。
  
  你不许我叫你“表姑”,说会把你叫老,所以,我喊你“琴姐”。你乐呵呵地应着,在电话里和闺蜜炫耀赚到了,家里有个古灵精怪的丫头陪着,日子过得很带劲。
  
  我听到“古灵精怪”这个词时,才突然意识到,我一点点向你打开了自己心里的大门。
  
  妈妈
  
  从12岁长到19岁,7年,发生了很多事。
  
  你换了工作,收入翻番,辛苦程度也成倍增加。你不可免俗地给我存上大学的费用,甚至开始筹备我的嫁妆。
  
  有时,我跟你开玩笑:“后悔收留我了吧?不然你一个人多自在。”你朝我撇撇嘴:“死丫头,我还指望你养老呢。”我笑着说:“好,以后我上哪都带着你。”这些年,如你所愿,我们成了朋友。而不知不觉中,你也逐渐回归到普通人的轨道,会俗气地想到养老,想到年纪大时,还有个人可以依靠。
  
  可我到底还是让你失望了。大学时,我爱上的男生,来自北方,和你所在的城市,隔着1300多公里。临近毕业,我不知道如何开口告诉你,也许我会为了爱情留在北方。
  
  你大抵在电话里听出了我的为难。有天,你突然说:“带他回来见见我。”但好笑的是,男友的父母知道我的身世后,认为我心理不健全,而男友的立场,也开始变得不坚定。
  
  与你的电话中,我将心里的委屈全都抖了出来。于是第二天,我在楼下见到你。你拉着我,去了男友家,叉着腰朝他们嚷:“李小桃也有家人,凭什么被你们欺负?”
  
  然后,我被你领回家,心甘情愿地留在你的身边。
  
  27岁那年,我开始谈婚论嫁。梁晨是你帮我物色的对象,是个标准的经济适用男。和你的爱情比起来,我的故事俗气到不值一提。可你说,幸福往往都是俗气的。所以,我终究如你所愿,将人生过得简单而稳妥。
  
  婚礼上敬茶时,我挺想叫你一声“妈妈”,可怕自己突然改口,会将你吓到。所以,我还是嘻嘻哈哈叫你“琴姐”,可是,你却哭得稀里哗啦。
  
  婚礼过后,你一个人回了趟老家。听亲戚们说,你在你父母的坟头,坐了很久。你回来后,突然抱住我说,李小桃,谢谢你。我有点不知所措。
  
  其实,最该说感谢的人是我。谢谢你让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个可以撒娇可以说心里话的家。谢谢你让我明白,虽非亲生母女,照样可以血浓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