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中篇故事] 浮世情缘

[中篇故事] 浮世情缘

时间:2017-12-22 来源:admin 点击:

  红颜知己友情出“演”
  
  高阳是小镇上出了名的帅哥,当年以优异的成绩,从地区农学院毕业。父亲好不容易托了一位远房亲戚帮忙,把高阳安排在镇上一个全民事业单位工作。干了不到三个月,高阳就和单位头头闹起了矛盾,后来矛盾越闹越凶,高阳一怒之下,拂袖而去。
  
  高阳在深圳一晃就是三年,干过推销,卖过保险,站过柜台,开过送货车,坐过办公室,也下过工地。三年中,单位工种换了十七八,整天为钱奋斗,却总也赚不到钱。他是个极爱面子的人,每次给父亲写信,总是报喜不报忧,编造一些“美丽的谎言”。每逢过年过节,他总要把从嘴里省下来的一千元两千元,寄回家里孝敬父母。父亲领到汇款单,便举着那张小小的纸头,在村子里转上一圈,乡里人个个羡慕,人人赞叹。
  
  深圳是个新兴的移民城市,高阳在偌大的深圳,除了在单位一起上班的同事,几乎没有什么熟人朋友。只有一位外乡打工妹,可算是他唯一的“红颜知己”了。
  
  打工妹名叫小珍,在一家大众餐饮店里打工。这家小店,饭菜可口,价格公道,除了酒菜面饭,还兼营茶饮。小店离高阳住的出租房很近,每天傍晚下了班,他就顺路拐进小店,花个五元八元,便把一顿晚餐美美地打发了。每次都是小珍姑娘笑眯眯地送来热饭热菜,饭菜盛得特别满,高阳吃着可口舒心。时间一长,两人便混熟了,餐前餐后,小珍姑娘都会忙里偷闲,来到高阳的身边,一起说说话。后来,姑娘还到高阳的出租房做过几回客人,每次两人都谈得很开心。如此一来二往,彼此心中都有了一种“相逢何必曾相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有一阵子,高阳已经连续三天没到小店用餐了,小珍心里惦念,这天晚上小店收工打烊后,小珍匆匆来到高阳的出租房,只见房门紧闭,黑灯瞎火,房中传来一阵苍凉凄婉的二胡声,这是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高阳平日最爱拉这支曲子,小珍也很爱听。
  
  “开门,快开门!”一曲终了,小珍敲门。
  
  房中电灯亮了,高阳开门让小珍进屋。小珍一眼望去,只见高阳一脸憔悴,人也瘦了一圈。
  
  “你怎么来了?”高阳问小珍。
  
  “你为什么好几天都不来店里吃饭?”小珍问高阳。
  
  高阳勉强笑了笑,没说话。
  
  小珍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高阳说没有,我每天都忙着上班呢。小珍说我看你一定有什么心事瞒着我。高阳说没有没有,小珍说一定有!又说:“我们认识交往不是一天两天了,也算是好朋友了吧?常言道,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有什么为难之事,何必一个人闷在肚子里?说出来听听,大家一起出出主意不好吗?”高阳听了,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好吧,说就说。这几天,我一个人真是愁也愁死了,闷也闷坏了。”
  
  原来,高阳家中除了父母双亲,还有个九十高龄的老祖母。高阳是高家单丁独苗,是老祖母从小抱大的掌上明珠。前些天,父亲又是寄信又是打电话,说老奶奶病危,醒时梦里总是嚷嚷着要叫高阳带着未婚妻回家,让她最后见个面,若不看上一眼,她死不瞑目。高阳借口工作太忙走不开。父亲火了,在电话里骂他:“你当上了市长还是省长,架子这么大,请都请不动?你若再不带未婚妻赶回来,等到奶奶双眼难闭,蹬腿走了,你就成了不孝子孙,今生今世再也不要踏进我高家门槛!”
  
  高阳被逼得无计可想。唉,都怨自己吹牛皮,说有了漂亮能干的未婚妻,正准备买房子结婚,如今奶奶在病榻上等着要看人,自己又变不出一个“未婚妻”来,这不是自作自受,自搬石头压脚背吗?
  
  小珍听罢,也叹了口气,说:“老人家含辛茹苦,为后辈操劳一生,临终前提出这点小小要求也不为过。你若是不顺了她,让奶奶抱憾而终,你也会留下一块心病。”高阳说,就是呀,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如果是钱是衣物,还可以问别人借了带回去,可是一个大活人,我到哪里去弄?
  
  两人就这样说着叹着,半天也没想出个解决的好办法来。看看时辰已晚,小珍明天还要起早,高阳就催她回去休息。
  
  小珍怏怏地起身出门,走了几步,忽然停下来转身说:“要不,你看这样好不好?”高阳问她:“你说怎样?”小珍脸孔涨得血血红,低着头向高阳说出了自己的主意:她愿意扮作高阳的未婚妻,跟高阳回老家一趟。
  
  高阳听罢小珍的主意,心里“格登”一下,忙问她:“你真的愿帮我这个大忙?”小珍说:“当然是真的!人生在世,谁没个坎坎坷坷,风风雨雨的?有个朋友在旁帮一把,也就过去了。保不准日后我也会遇到什么麻烦,你还能眼睁睁看着不来帮我一把么?我陪你回家走一趟,对老人家尽点孝心,让她乐一乐,就当作是演一场戏,演完了也就完了,回来你还是你,我还是我,什么事也没有。”听小珍这么一说,高阳心头一热,眼睛一亮,几天来压在胸口的千斤石头一下子落了地。他向小珍诚恳地说道:“小珍,你能如此仗义,帮我这个大忙,我一辈子感念你!”
  
  接下来,两人又把行程安排以及回到家乡后在亲人面前该如何说话行事等等内容仔仔细细商议了一番,决定明日一早各自请好假,一起去买车票,及早启程上路。
  
  假戏真唱筑起爱巢
  
  高阳的父亲接到儿子的电话后,一家人立即开始忙碌起来,迎接儿子和未来的儿媳妇。
  
  一回到家,母亲,加上三婶六姨、七姑八婆,一拥上前,眼泪鼻涕,又哭又笑。父亲赶紧拉了儿子上楼拜见祖母。高阳一见祖母那奄奄一息的惨状,一声“奶奶”,热泪就止不住了。母亲在一旁边哭边说:“奶奶这身体,一半是病的,一半是想你想的呀!”高阳回想起老人家平日对自己的百般疼爱,悲从中来,大哭大呼:“奶奶,我回来了,我回来看奶奶来了!”但任凭他千呼万喊,老人家却是浑然不觉,只剩下一口气,在喉咙口断断续续地进进出出。
  
  这时,一位堂房叔伯,拉了高阳的父亲悄悄下楼,说:“看这样子,老人家是熬不过今夜子时三刻了。老人家是因思念小孙孙起病,如今小孙孙带着未婚妻回来了,赶快当着老人家的面把喜事办了,喜气一冲,老人家心窍一开,缓过气来,兴许能挺过这一关。”高阳父亲一拍大腿:“好,就这么办。”
  
  这么一来,可把高阳小珍两人急坏了,本来只想回来走个过场挂个虚名,“未婚”来“未婚”去。没想到拳头里杀出巴掌,要动真格了。这可怎么办?高阳和小珍都想反对,但又不敢,一是当着人多势众的亲人,他俩无力反抗;二是看着垂垂病危的老人,他俩不忍心反抗。
  
  婚礼举办得仓促简单,母亲和婶娘姨姑们把老祖宗抬到喜堂上,拉着一对新人大礼叩拜。蓦然间,老人家忽然来了精神,眼中有了光彩,脸上有了笑容。她抖抖索索地摸出了两件东西,一件是一只玉镯,一件是一只红纸包,她将这两件东西塞到新娘子手上,嘴里咕咕哝哝地说了半天话,小珍一句也没听明白,高阳的母亲给她翻译说:“奶奶说,这是给孙媳妇的见面礼。这只玉镯,在老人家手里戴了八十多年,通血脉,祛病邪,从今传给孙媳妇戴,这叫隔代传宝。这一只红纸包里有几张钞票,一共是八十八元,八八八,发发发,保佑你们发财发福发子孙。”
  
  紧接着,便是将新郎新娘送入洞房。洞房就设在后院北屋,原先就是高阳的卧室兼书房。匆匆忙忙布置了一番。理事婆婆说了一大堆吉祥如意早生贵子的老套话,转身退出门外,关门落锁。等到次日早上,再由她来开锁开门,这是这一带农村的古老风俗,叫做“关门大喜,开门大吉”。
  
  高阳和小珍同坐床沿,一脸尴尬。两人沉默半晌,高阳叹了口气,说:“做梦也没想到会闹成这样,早知如此,我是决不肯带你回来的。”小珍说:“来都来了,后悔又有什么用?”高阳说:“小珍,我对不起你。”小珍说:“你又没有骂我打我欺负我,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两人都喝了些酒,心里热火火的,在床沿上紧紧挨坐着,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心不在焉地说着话。说着说着,两人就情不自禁地越靠越紧了,高阳的手蓦地碰到了小珍的手,两人立刻都像触电一样,浑身颤抖起来。说来也巧,窗外忽然吹进一阵清风,把红烛吹灭了。房中一片黑暗,如此场合,如此情景,一对青春男女,哪里还按捺得住?欲念冲破了理智的门槛,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滚倒在新婚床上,翻云覆雨……
  
  半夜里,高阳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和小珍都脱得赤条条一丝不挂,相拥而眠,心想,不好,出事了!他猛地披衣坐起,小珍也醒了,高阳说:“小珍,都怪我,是我不好……”小珍说:“我不怪你,这是两个人的事。”高阳说:“这样一来,以后可怎么办?”小珍说:“什么怎么办,我知道你的心思,你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大学生,你是看不上我的。我们做朋友可以,做夫妻不配,我说得对不对?”高阳低头不语。小珍又说:“放心吧,我不会缠住你不放的,过了今夜,到了明天,回到深圳,这件事就过去了,你还是你,我还是我,我们什么事也没发生过。”高阳听罢,感激之情油然而生,一把拉住小珍,说:“小珍,你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我高阳这辈子不会忘记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