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相爱倒计时五分钟

相爱倒计时五分钟

时间:2017-12-23 来源:admin 点击:

  惊艳的初相识
  
  苏小糖认识胡全,是在两年前。
  
  那时她还在交大读研,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有个在法学系读博的男友江城。
  
  两人在一起五年,感情有点淡。同在一所学校,时常两周才见一面。大部分时候,苏小糖都宅在学校写论文和做实验。
  
  导师好意,带苏小糖参加饭局,说是帮她介绍人脉。
  
  饭桌上,一群男人喝得天昏地暗。苏小糖觉得无聊透了,却又不能让导师为难,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和大家寒暄,有点如坐针毡。
  
  还好坐在她旁边的人,是胡全。
  
  胡全这人挺好玩的,苏小糖问他是做什么的,他乐呵呵地笑着答:“通俗来讲,我就是一收破烂的。往高雅处说,我收的是城市矿产。以后还请苏小姐多指教。”
  
  胡全是一家物资回收公司的老板。
  
  他的样子看起来不过三十岁,却有着超乎年纪的稳重和老练。在场的老板大都是四五十岁的老男人,胡全年纪最轻,但他和他们照样聊得投机,没有半点怯场。
  
  胡全游刃有余的样子,让苏小糖有点惊艳到了。
  
  中途有人提议拉群发红包,苏小糖刚进群,就收到胡全的好友请求。他看向她,说:“以后专业方面有不懂的地方,就要来麻烦你了哦。”
  
  苏小糖点了通过。她是个慢热的人,但胡全并不让她觉得反感。
  
  饭局接近尾声,她看到胡全借着去卫生间偷偷买了单,实际上那次组局的是另一个老板。抢着买单的人,总是能给人留下好印象。
  
  当天晚上回去,苏小糖收到胡全的微信,问她有没有安全回到宿舍,苏小糖礼貌客气地作答。后来胡全又主动表达关心,但基本都是胡全问一句,她答一句。
  
  距离感明显,于是慢慢就断了联系。
  
  胡全很少发朋友圈。时间一长,他的头像和昵称就有点陌生。有次苏小糖清理微信通讯录,右手轻轻一划,点了删除键。
  
  戏剧的再相遇
  
  苏小糖没想到还会再见到胡全。
  
  那是两年后,她在闵行的一所公立中學当化学老师。有天她上完课出来,听到身后有人用不太确定的语气喊她:“苏小糖?”
  
  苏小糖回头,看到胡全。
  
  胡全没怎么变,除了稍微胖了一些,时光好像并没有在这个男人身上留下痕迹。得知苏小糖在学校当老师,胡全有点惊讶:“你专业课那么好,怎么没去企业?”
  
  苏小糖笑,并没有解释,而是反问他:“你怎么在这里?”
  
  胡全指着旁边正在改建的旧楼,说:“不是告诉过你,我是收破烂的嘛。喏,那些旧空调,全都被我们收了。”
  
  苏小糖被他逗笑了:“大老板亲自监工,精神可嘉。”
  
  胡全要请苏小糖吃饭,说难得这么有缘份,苏小糖想了想,答应了。
  
  他们去吃日本料理,胡全对服务员说,你们这最贵最新鲜的,全都来一份。苏小糖插嘴说,别这么浪费。胡全说,你值得最好的。
  
  服务员在旁边看着,气氛就有些暧昧了。
  
  他们聊了会胡全的生意,又聊了些八卦,后来胡全话题一转,突然问:“这个点你还没回去,男朋友会不会担心?”苏小糖脱口而出:“没事,我单着呢。”说完,抬头,看到胡全傻傻的笑,才意识到自己被套路了。
  
  是的,胡全笑成一朵花,三年前他就看上了她。但苏小糖是名校高材生,他有点自惭形秽。再加上后来一打听,苏小糖有个正在读博的男友,一颗心便退了回去。
  
  没想到缘分安排他们再相遇,且各自单身,胡全不想再错过了。
  
  那天,胡全将苏小糖送到楼下,他说:“苏小糖,你别去当老师了,来我的公司帮忙吧,正好我在延伸产业链,以后不仅收废品,还加工废品,紧急需要技术性人才。”
  
  胡全说得很真诚。
  
  猝不及防的爱情
  
  苏小糖是有些动心的。
  
  当初研究生毕业时,江城还有江城的父母都一致认为女孩子应该找份稳定工作,方便照顾家庭。苏小糖犹豫很久,最终听话地去中学当了老师。可她当老师后不久,在律师事务所做得红红火火的江城却劈了腿。
  
  这是苏小糖心底的伤。胡全的出现,像是让她在黑夜中看到一道光。
  
  胡全天天开着他的奔驰来找苏小糖。
  
  有时带她去吃私房菜,有时撒娇卖萌要她陪他去打球,有时仅仅只是看着她说,诶,怎么办,每天都想看到你。苏小糖有点拿他没办法。
  
  胡全生日那天,他只请了苏小糖一个人。
  
  吃完饭,胡全拉着她去K歌。然后这个32岁的男人,霸占着话筒,反复唱《给我一个吻》,像个任性的小孩。氛围太好,苏小糖的心受到蛊惑。当胡全一边唱着“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一边凑过来的时候,苏小糖没有拒绝。
  
  他们吻了很久,然后去开了房。苏小糖醒来的时候,恍然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
  
  苏小糖有想过和胡全在一起的可能性。他追她追得紧,恨不能摘一颗星星下来讨好她。但真要在一起,她又是有些犹豫的。
  
  她想起胡全说过,我十八岁就出来混社会了,没读过什么书,粗人一个。
  
  苏小糖并不觉得学历会成为爱情的问题,但她喜欢汤姆克鲁斯,胡全喜欢王宝强。她听布兰妮,他车里放的刀郎。有些事情,有点说不到一块去。
  
  可即便这样,这场爱情还是猝不及防地开始了。
  
  贤内助
  
  在一起的第二天,胡全就满心欢喜地带着苏小糖参加饭局。
  
  有人拿胡全开涮:“哇,这可是我第一次看到胡总带女朋友亮相呢,果真是漂亮。”胡全得意地笑:“来,给大家介绍下,苏小糖,交大研究生,我的贤内助。”
  
  这话一出,引来一片叫好声。
  
  一开始,苏小糖觉得还挺受用。可次数多了,就觉得有点怪怪的。有一次,胡全临时说有饭局。苏小糖上完课没来得及回去换衣服,妆容也有点乱,胡全皱了皱眉说,下次提前请个假。
  
  苏小糖听着不舒服。
  
  她露出不悦,胡全看出来,马上讨好说,是我不好,应该提前跟你说。认错态度及时,苏小糖就没再跟他计较。
  
  交往的第二个月,胡全的奶奶生病住院,他恳求苏小糖一起回家看望老人。苏小糖觉得两人的关系还没到见家长的地步,有点犹豫,但耐不住胡全软磨硬泡,只好跟着他回了老家。
  
  胡全的老家,在安徽的一个小县城。
  
  早年,胡全父亲来上海打工,从街边捡破烂发家,然后开了个收破烂的门面,再到胡全这里,变成物资回收公司。胡全十八岁就跟着父亲出来混社会,后来是有钱了,但没有上大学这件事,是全家的一个遗憾。
  
  苏小糖刚好弥补了这个遗憾。
  
  所以当苏小糖出现在胡全的老家,引来一堆人围观。她听到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听说是研究生呢,真不错,长得也俊俏,胡全这娃就是有出息。
  
  很明显,苏小糖的出现,装点了老胡家的门面。所以,不论是胡全,还是胡全的父母,都把苏小糖当成一个宝。苏小糖有种座上宾的错觉。
  
  胡全的父亲对苏小糖很满意。酒喝多了后,他开始畅想未来:“小糖,等你和胡全结了婚,就在家好好带娃。将来如果能送我孙子去国外留学,那真的是光宗耀祖功德无量了。”
  
  苏小糖听着,彻底被吓到。她找了个借口,提前回了上海,像是落荒而逃。
  
  五分钟的吻
  
  胡全有点生气,他觉得苏小糖不应该提前回去,这让他没面子。
  
  苏小糖没理他。
  
  胡全声音柔下来,他说:“我爸的话你就当听听好了,我绝对不会让你做全职太太的。你什么时候辞职?公司技术上的问题还等你把关呢。对了,还有你有空去考个会计证,以后你可是老板娘。”
  
  苏小糖听着,原谅了胡全父亲的那番话。只要胡全不这么想,只要胡全支持她有自己的事业,那么嫁给他,也未尝不可。
  
  蘇小糖准备辞职的前一周,胡全的一高中同学来上海出差。胡全带苏小糖请对方吃饭。两个大男人喝到后面,段子也越讲越浑。苏小糖中途去卫生间,回来的时候,在门口听到胡全的同学说:“真是看不懂你小子啊,上次见到的那姑娘多漂亮,比苏小糖美多了不说,还特别有情趣。你弄个名校研究生在家供着,多无聊。”
  
  胡全的回答是:“你就是眼光浅,小糖懂技术,人又聪明,我带她出去多有面子。不是有人嘲笑我没文化嘛,我不照样能娶研究生当老婆?”
  
  苏小糖的心,凉了半截。是在那一刻,她终于不得不对自己承认一些真相。
  
  其实自始至终,胡全都谈不上有多爱她。他爱的,只是一个站在他旁边,能提升他档次的女人而已。如果不是苏小糖长相尚可,有名校毕业证加分,再加上能把CHANEL的裙子穿得恰到好处,他应该不会把她当成妻子的人选吧?
  
  苏小糖说分手的时候,胡全瞪着眼睛问,why?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小糖。苏小糖冷笑了下:“你爱的是那个能给你脸上贴金的苏小糖吧?”
  
  胡全想争辩,苏小糖头也不回地离开。她有点瞧不起胡全,也有点瞧不起自己。
  
  在这场爱情里,胡全想用苏小糖来装点门面,她苏小糖又何尝不是想借着胡全去看一眼新的世界?譬如在大上海不费吹飞之力住进大房子,譬如嫁给胡全成为老板娘,从此职场上再也不用看谁的脸色。
  
  她和胡全,爱上的都只是自己身上缺乏的那一部分而已。那个在KTV里持续了五分钟的吻,可能是他们之间仅有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