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只怪爱情,开错了头

只怪爱情,开错了头

时间:2017-12-23 来源:admin 点击:

  见个网友而已
  
  蘇月和宋楚是在微信群里认识的。聊得不多,但一聊,就有点相见恨晚。
  
  有天早晨,苏月从梦里醒来,手机开机,宋楚的微信跳出来:我到虹桥机场了,给我个位置图。苏月吓了一跳。她回他,“开什么玩笑?”宋楚发来视频,可不就是在机场出口冲她傻笑,“我没有食言吧?”
  
  苏月心里顿时变得温柔。
  
  前一晚,她和宋楚在微信上闲扯。好像每一个节拍,都刚好能踩到对方的点。末了,就有些意犹未尽。宋楚说,苏月,我好喜欢你啊,我要来看你。
  
  苏月当他只是说说。那时他们认识不过两个月,有好感但也知道隔得远,爱情不现实。谁会想到,宋楚真的坐了飞机,从青岛飞来上海。
  
  这一年,苏月28岁,有点过了相信爱情的年纪。这种喜欢一个人,就不顾一切去看对方的戏码,让她多少有些感动的。
  
  苏月跟领导请假,在黑色礼拜一翘班等一个男生。
  
  她在镜子前试衣服,怎么都觉得不满意。打电话给闺蜜阿芒,阿芒说,见个网友而已,你紧张个啥,提防点倒是真的,万一人家是坏人怎么办?
  
  苏月想想也是。
  
  宋楚和她同岁,在青岛的比亚迪做工程师。他是对她说过喜欢之类的话,但这年头喜欢和爱都太廉价了,不能当真的。
  
  于是随便选了件衣服,苏月下楼去了咖啡馆。
  
  街上人影婆娑,正下着细雨。
  
  爱情以这种方式开了头
  
  苏月大概这辈子也没想到,自己会和第一次见面的男生滚床单。
  
  见到苏月,宋楚一上来就给了她一个拥抱。像是多年的老友见面,不用刻意寒暄。又像是情场老手,看哪个姑娘,都能很自然地表现亲昵。
  
  阿芒在微信上说,你可得小心点。喝个咖啡聊个天,就可以把他打发走。
  
  苏月回,OK。
  
  但很奇怪,他们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从喜欢的电影,到讨厌的上司,宋楚总是能够很自然地引领她开始一个新话题。
  
  从咖啡馆出来,苏月问,你是几点的飞机回青岛?宋楚回头看她,笑着答,不回了,每分每秒都想跟你待一起。
  
  果真是油嘴滑舌。
  
  宋楚带她去吃海鲜,趁苏月不注意,他拍了一张两人的合照发在朋友圈,配文字说:喜欢你的每一个样子。
  
  苏月想起和前男友谈了一年的恋爱,她却不认识他的任何朋友。这座城市里的爱情,大都相互掂量,仿佛谁先说喜欢谁就输了。不像宋楚,恨不能昭告天下,他喜欢她。
  
  苏月的那点心动,一触即发。
  
  酒店房门一关,宋楚的吻就密密麻麻地落下来。然后,就什么都挡不住了。结束的时候,宋楚睡着了,苏月侧过脸来看他,睡梦中的宋楚可真是好看,眉眼间还有少年的样子。
  
  窗外,细雨初歇。苏月想,也许和这个男生恋爱,也未尝不可。
  
  可宋楚回青岛后,报了个平安,然后接连一周都没有找她。苏月有点懊恼也有点失落。她并不保守,但第一次见面,就和人家上了床。大抵宋楚觉得,她是那种过于随便的女生吧。爱情以这种方式开了头,多少有点轻浮和草率。
  
  阿芒劝她,成年人滚个床单而已,谁占便宜还说不定呢,你纠结个啥?
  
  想想也是。可能从头到尾是她会错了意,以为是爱情,其实只不过是一夜情而已。
  
  桌上摆着《不抱怨的世界》
  
  苏月决定将这一页翻篇时,宋楚又出现了。
  
  他解释说,一回去正赶上新车上市前的试制,每天从早上八点忙到凌晨一点,下了班倒头就睡,压根就顾不上联系苏月。
  
  苏月原本打算自行消化掉的那点委屈,一下子全都跑了出来,她朝他嚷:“你有什么好解释的,我又不是你什么人。”
  
  宋楚着急地说:“你是我女朋友啊……乖,等我忙完这周,下周来看你。”
  
  苏月一下子就心软了。
  
  她甚至开始在心里盘算这场爱情的可能性。真要在一起,是她去青岛,还是他来上海?就在前不久,苏月刚跳槽去一家新公司。薪水和工作强度,她都还挺满意。而如果开始这场异地恋,不论是哪一方做出迁就,一切都得从头开始。
  
  苏月问起这个问题,宋楚说:“当然是我来上海啊,怎能让你一个女孩子为我去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何况我想进上海大众,等找到机会,我马上过来。”
  
  苏月有点犹豫的心,就这么安定了,她满心欢喜地规划起和宋楚的未来。
  
  可宋楚在上海的工作找得并不顺利。在网上投给大众的简历,石沉大海。苏月托朋友关系直接送简历给HR,好不容易有个面试机会,但面试完就没了回应。
  
  宋楚有点沮丧,苏月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这之后,宋楚就有些不对劲。隔了一个月没来上海不说,苏月在微信上找他,经常很久才收到回复。而她想视频聊天,他总说自己在学习。仿佛对她,一下子失去了热情。
  
  阿芒说,这男人该不会有新欢了吧?
  
  苏月就有点焦虑了。她想起自己和他的开始,只不过是网上随便聊聊就上了床,两人隔了那么远,背着她,他是不是也和别的女孩随便滚床单呢?
  
  苏月没有告诉宋楚,直接买了票,去了青岛。
  
  大周末,宋楚还真蓬头垢面地在家研究专业书,桌上还摆着《不抱怨的世界》,以及几本练习口语的教材,苏月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看来是她误会他了。
  
  抓一些实在的东西在手里
  
  有时候苏月也会想,如果她和宋楚没有第一次见面就上床,是不是他们之间就能够多一些信任?
  
  异地恋最难的,就是信任。只要不能第一时间找到宋楚,苏月就控制不住胡思乱想。宋楚有点无力地说:“你要怎样才肯相信我?”
  
  苏月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宋楚说:“要不这样,前段时间你不是说想买车吗?我出一半的钱,车主是你。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相信我的诚意。”
  
  苏月果真就去买了车,她想抓住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在手里,仿佛这样,这场爱情才不会因为一点风吹草动而说散就散。真金白银,若不是爱,谁都不傻。
  
  可即便这样,苏月的心里仍然有一根刺。
  
  有一次,宋楚应酬喝醉,一晚上没接苏月的电话。第二天,他来解释,苏月还在气头上,她不管不顾地嘲讽他:“我看你是和别人滚床单去了吧?”
  
  宋楚愣了下,说:“苏月,我理解你。其实不光是你,我对你也会有这样的担心啊。所以我才想尽快换到上海来工作,这样我们就不会相互猜忌了。”
  
  苏月听着,有点懵。是啊,她怀疑宋楚,宋楚又何尝不怀疑她?
  
  阿芒说,可以让宋楚先过来去小公司做起,找机会再去大众啊。苏月当然提过这样的想法,但宋楚很快就否定了。他说,如果这样,那我还不如继续待在青岛。
  
  苏月有些难过。她分不清,宋楚来上海是为了她,还是为了大众顺便为了她?
  
  爱情的走向变得不确定,于是拼命想要抓住更多的东西,来证明自己是被爱的。苏月给宋楚下了最后通牒,你要是爱我,就赶紧立刻马上来上海,不然我们分手吧。
  
  宋楚有些无奈,苏月,裸辞有风险,如果你为我们的未来着想,就请相信我,再给我一点时间行吗?
  
  苏月在视频里把头摇得像拨浪鼓。异地恋太难熬了,她怕再这样下去,两人就真的散了。
  
  怪我不该跑来招惹你
  
  宋楚只好妥协,辞职来了上海。
  
  苏月多少有些过意不去,毕竟是她逼着宋楚来的上海,毕竟是宋楚为了她奔赴一座陌生的城市从头开始。所以她在他面前,之前的任性骄傲全都藏起来,不自觉地表现得小心翼翼。
  
  宋楚皱了皱眉,她就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说错了话;宋楚抱怨新工作薪水低,她就到处想办法帮他换工作;宋楚无意中说菜咸了,她下次炒菜非要拉着宋楚来试咸淡……
  
  苏月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了,可宋楚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少。
  
  之前以为,异地恋的两个人只要生活在一起了,所有的問题就不是问题了。但真生活在一起了才发现,最心酸的一种异地恋莫过于,明明在同一座城市,住在同一屋檐下却觉得两人的心隔得很远。宋楚不敢说自己不适应,苏月不敢有丝毫不满。
  
  他们都很用心,但这段感情到底还是崩了。
  
  苏月是无意中发现宋楚在微信上和陌生女孩聊天的。其实言语里没有暧昧,宋楚只是找个人诉说自己对事业和爱情的迷茫。但苏月一下子就恼了,她装了很久的乖巧懂事,终于在那一刻爆发。她冷嘲热讽:“宋楚,你是又想勾搭姑娘上床吗?”
  
  苏月知道,在她说出这句话时,一切都该结束了。两人都伪装得很辛苦,分手只是早晚的问题。
  
  宋楚离开时,苏月抱了抱他,说:“对不起。”
  
  宋楚说:“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怪我不该大老远地跑来招惹你。”
  
  将宋楚送去机场,目送宋楚消失在人群里,苏月的眼泪不听使唤地掉下来。
  
  其实他们都没有错,如果要怪,也许只能怪他们的爱情开错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