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民间故事] 被活葬的公主

[民间故事] 被活葬的公主

时间:2017-12-23 来源:admin 点击:

  和孝格格是乾隆最小的女儿,她聪明伶俐,文武双全,深得乾隆宠爱。她喜欢偷偷女扮男装出宫游玩,乾隆听说了也哈哈一笑了之,并不去责备。
  
  又到春暖花开的时节,乾隆忍不住又想出去到郊外踏青,和孝格格知道了,非要跟着他去。乾隆被缠不过,只得答应,经过一番化装,他带着和孝格格和几个内侍出发了。
  
  郊外阳光明媚,春风和煦,的确让人心醉。他们一行高高兴兴地来到一个湖边,那里游人如织。正走着,乾隆突然在柳树下停住了脚步,眼睛定定地看着前方。和孝格格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在不远处牡丹盛开,一片红色的花海。
  
  “阿玛,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和孝格格调皮地说。
  
  “哦,那你猜猜看,猜不对可是要受罚的噢!”乾隆饶有兴趣地说道。
  
  “你一定是又想起了一个人,一个红衣女子,就是你在江南西湖边遇到的那个!”和孝格格肯定地说。
  
  一下子被说中了心事,乾隆不仅微微有点脸红,不过他很快就遮掩过去,哈哈大笑了起来。的确,他又想起了曾经的风流韵事:当年他还没有即位的时候,曾游历江南,在西湖边遇到一位绝世的红衣女子,两人一见钟情,卿卿我我,不忍分离,差点成就一段美好姻缘。
  
  “你看,前边那位不正是她吗?”和孝格格指着远处的一个人,打趣道,“阿玛,你快去追啊!”
  
  乾隆不由得感叹道,要是真遇见了她,我宁愿放弃皇位跟她走。和孝格格一撇嘴道,说你是这样说,事到临头又舍不得这荣华富贵了。乾隆一摇头说,你说错了,两人真心相爱,比什么都珍贵。如果能无牵无挂,游走江湖,相伴终身,该是多么的幸福啊!真挚的感情,比江山社稷都要珍贵多少倍,哪里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呢。
  
  “阿玛你真这样认为?”和孝格格脸色大变,十分郑重地问道。
  
  乾隆一惊,莫非她有什么心事?果然,和孝格格蓦地跪倒在地,恳求道:“请阿玛成全孩儿!”乾隆不禁颤声问道:“你……你怎么……”
  
  和孝格格于是就把自己私自出宫游玩,偶遇一青年才子,两人相互倾心,发誓相伴一生的事儿说了出来。
  
  “胡闹!”乾隆面色铁青怒喝,他向四周看了看,发现有人向这边张望,于是压低声音斥责道,你堂堂一个格格,金枝玉叶,怎么能与常人私订终身?再说满汉不能通婚,这是祖宗留下的规矩,你怎么能破?
  
  和孝格格争辩道,你刚才不是还怀念你遇到的那个人吗?你不是说真心比什么都重要吗?我宁愿放弃这尊贵的格格身份,放弃这荣华富贵……
  
  “说是说,做是做,你怎么能……”乾隆气得浑身发抖,他不再说什么,向旁边一挥手,散在周围的几个内侍立即走上前来,连架带劝,拉着和孝格格往回走。
  
  一场春游不欢而散,回到宫中,乾隆仍然怒气未消。不过他也想到,和孝格格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围在膝边的那个小女孩了。为了免生枝节,他决定尽早让格格和心中早就选定的和的独生儿子丰绅殷德完婚。
  
  和孝格格听到这个消息,痛断肝肠。丰绅殷德是个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她打心眼里看不起他。和孝公主在宫外结识的那个才子程良,一表人才,风度翩翩,为人谦恭有礼,确实难得。更令和孝格格佩服的是,程良不慕名利,甘于贫困,有堂堂的正气,这是和孝格格经常见到的那些卑躬屈膝的一干佞臣所不能比的。
  
  眼看着完婚的日子越来越近,和孝格格茶不思,饭不进,忧愁满面。乾隆见状,便让人看管着她,不许她再到处走动。平时乾隆一天不见她就想得不得了,可现在一直也没来看她,和孝格格想再跟他求情都办不到。
  
  在完婚的前两天,乾隆终于来看和孝格格了,他想知道她是否已经回心转意了。但令他失望的是,和孝格格还是固执地恳求乾隆解除婚约,让她自己去寻找幸福。
  
  “皇家的婚姻大事,天下关注,岂能儿戏!”乾隆勃然大怒,“我要那样做,要被天下人耻笑,恐怕连满朝的文武大臣也不能答应!”
  
  和孝格格自小受到父亲娇惯,从没有受过他的责骂,看到今天父亲发怒的样子,和孝格格感到彻底绝望了,她流着泪发誓道:“如果你非要孩儿嫁给丰绅殷德,孩儿情愿一死!”
  
  “死就死,死也不能放你出去!”乾隆抛下硬邦邦的一句话,怒气冲冲地走了。
  
  完婚的日子到了,皇宫内外灯火辉煌,喜气洋洋,但和孝格格却心如死灰。她撕烂了嫁衣,打翻了脂粉。乾隆闻听,大踏步赶过来,脸阴沉得让众人看了无不瑟瑟发抖。
  
  “我知道你会固执到底的,早命人在后花园里修了一座坟墓。前门是迎亲的花轿,后门是找死的坟墓,你说,你愿意往哪边走吧。”乾隆一字一顿地说道。
  
  “孩儿不孝,情愿到后花园去!”和孝格格不假思索。皇后和其他妃嫔要上来相劝说情,乾隆一瞪眼,她们都不敢说话了。乾隆命令道:“收拾收拾你的东西,到后边去吧!”
  
  和孝格格什么东西也不拿,只把她与那位才子相和的诗稿揣在怀里,平静地向御花园走去。来到御花园,果然看到一座新砌的坟墓,和孝格格扫视了大家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进去。
  
  “咣当!”厚厚的石门重重的关上,把她与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停了一会,她才适应了里面的环境。墓室里空空荡荡,周围的墙上亮着火把。和孝格格再坚强,此刻也忍不住了,呜呜地哭了起来,哭了一会,她站起来,四下里看了看。她想与其这样慢慢地等死,还不如找个绳子吊死了事。
  
  她转了一圈,忽得发现墙壁上有个石门,她一推,石门开了,她不由得走了进去,借着火把的亮光,她看到墙上有一行字:“脱下你的格格服,把它塞到神龛里去。”和孝格格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她想了想,还是脱了下来,塞到墙壁上的一个神龛里。
  
  她刚把衣服塞好,“吱吱呀呀”一阵响,眼前又开启了一道石门。她走了进去,看到这个墓室和那个不同,三面有墙,另一侧堆满了石头。她留意观察了一下,又在墙上看到一行大字:“把你的诗稿烧掉!”
  
  这些诗可是和孝格格的宝贝,她怎么能舍得烧掉呢。不过转念一想,眼看就要死了,要这些诗稿还有什么用呢,也许它们化为灰烬,正好可以在冥冥中相见,这样想着,她就从墙上取下火把,把随身带着的厚厚的诗稿全部点着了,火苗腾地蹿了上来,把墓室照得更亮了。就在这时,和孝格格发现墙上又有几行小字:“把石头搬开,顺着地道往前走!”
  
  莫非前边能够出去?抱着一丝希望,和孝格格搬起了石头。开始时还没有什么,搬了一会就觉得腰疼腿酸,走也走不稳了。按说和孝格格也练过武艺,有一些力气,但那舞刀弄棒毕竟与出苦力不同。
  
  搬了大半个时辰,石块还没有搬完,累得气喘吁吁的格格就有些不耐烦了。坐下歇了一会,仔细听一听,周围是死一般的寂静,一种恐惧感涌上心头,求生的本能使她重新搬起了石块。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石块才搬完,眼前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和孝格格来不及多想,就钻了进去。地道里很黑,和孝格格摸索着向前走,走了大约有五六里的模样,前边出现一丝光亮。和孝格格加快了步伐,来到光亮处,她用力向前一推,哗啦一声,挡着的碎石木头被推到一边,她欣喜地跳出来,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荒凉的郊外。
  
  她向前走了一段路,看到在一棵大树下,一个人正在东张西望。待她看清那人的面容时,情不自禁地大喊一声:“程良!”
  
  没错,站在那里的正是程良,他乍一见到和孝格格,惊喜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两人相拥而泣,程良喃喃说道:“今早有人把我带到这里,让我在这里等,说能见到你,我原以为是骗我的,没想到是真的!”
  
  和孝格格这才明白父皇的一片良苦用心,直接放她出去恐怕难以服众,因此想了这么个法子,利用皇宫通往外边的密道,让她悄悄地来到外边。但有一件事她想不通,为了程良的安全,她一直没有对父亲说出他的名字和地址,父皇是怎么找到他并派人把他带到这里来了呢?大概对皇帝来说,这也不算什么难事吧。
  
  隐隐地,和孝格格又觉得有点对不起父皇,不知道他是怎样应付和的,其实她不知道,乾隆早已找好了面貌与她相似的宫女,冒充格格嫁给了丰绅殷德。这件事莫说他们不知道,即使知道了,又敢怎么样?
  
  但和孝格格还有一点不明白,父皇为什么在墓室里写那些字呢?这件事她一直想不通,直到和程良过了几年柴米油盐的清苦生活,才豁然醒悟过来:让她脱下格格服,是让她放下格格的尊贵身份;烧掉诗稿,意谓婚后的生活平凡琐碎,不会像想象的那样浪漫;让她搬石头,是警告她以后要准备吃苦。平等、实在、勤劳,不正是想过平常幸福生活的夫妻所必需的吗?
  
  后来,乾隆驾崩,嘉庆即位,和被抄家,假格格也受到牵连,终在郁郁中早逝。而真正的和孝格格却过着夫妻恩爱、恬静幸福的田园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