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试用警察

[新传说] 试用警察

时间:2017-12-24 来源:admin 点击:

  春子从警校毕业分到缉毒队,签了三个月试用合同,最终是否录用,要看试用期间的表现。刚到缉毒队没几天,一个电话把春子叫到医院:当守林员的父亲被一伙盗砍林木的家伙打伤了双腿,交不出手术费,医院不给做手术,要春子赶快想法子去找钱。工作八字还没一撇,家里又穷,人生地不熟,让春子上哪儿去找钱啊?
  
  就在这天夜晚,春子奉命参与一次抓捕零星毒贩的行动。缉毒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了广场附近的阴暗角落,那些“毒老鼠”见势不妙,四散鼠窜,春子瞄准一个瘦精精的小胡子,拔腿追了上去。七弯八拐跑进一条小胡同,小胡子累得气喘吁吁,扭头一看,见只有春子一人,胆子便大了:“小兄弟,你是新来的吧?我卖的是假‘药’头痛粉,没犯法,求你放我一马。”
  
  春子越发加快步伐,小胡子再也跑不动,“扑通”趴下,死狗一样直喘粗气。春子刚掏出手铐,不料,小胡子扔来几沓厚厚的钞票,苦苦哀求:“小兄弟,交个朋友……你放心,天知地知,我绝不会出卖朋友。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春子猝不及防,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啊!父亲正躺在病床上等着手术费,医生说了,不尽快手术,父亲就有可能双腿瘫痪。一个守林员,没有双腿,怎么去巡山护林?也许,春子只愣了一秒钟,就在这一瞬间,小胡子冷不防狠狠给了他一拳,正中鼻梁,打得他眼冒金星,等回过神来一看,几沓钞票还在面前,小胡子却已无影无踪。
  
  行动结束已近子夜,春子自己也说不清,是因为时间太晚,还是仅仅想抱着钞票睡一觉,总之,他没有及时上缴这笔赃款。躺在床上,他把钞票放在怀窝里,像是怀抱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得全身骨头嘎嘎作响。他数过,一共两万多元,给父亲交手术费绰绰有余。这哪是钱?分明是父亲的双腿!他一遍又一遍抚摸钞票,手指滑过票面的感觉,真爽!摸着摸着,双手一颤,耳边一声炸响:春子,你想干什么?这是不义之财,是犯罪!你是警察,你想知法犯法?你可以对不起父亲,但,你不能对不起你头上的国徽!
  
  经过一夜激烈的思想斗争,第二天一早,春子去办公室交钱,走到门前,顿时一愣:小胡子竟大大咧咧坐在队长对面,高跷二郎腿抽烟喝茶!一见春子,小胡子一声惊叫:“就是他!”原来,小胡子早就被缉毒队抓获过,他不仅表示悔过自新,还愿意戴罪立功,自告奋勇当了“钉子”。昨晚,就是根据他提供的“情报”才采取抓捕行动的……这样,春子的性质就变成是被小胡子指认出来后,才不得不交出赃款,他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完了,这下彻底完了!让春子大感意外的是,在得知他父亲住院后,队长立刻组织全队干警捐款,为老人凑齐了手术费。这让春子更加无地自容,痛悔不己,从小就想当警察,一只脚已经跨进门槛,一念之差,葬送了自己美好的前途。春子感到委屈,更多的还是自责:毕竟,面对钞票你犹豫过,有过不光彩的闪念!
  
  队长不再让春子参与缉毒行动,分派给他的大都是一些杂务,打字、扫地、擦桌子之类。春子带着深深的内疚努力做好每一件小事,看来,当警察的日子不多了,随时准备卷铺盖滚蛋,好好珍惜每一天吧。让春子稍感欣慰的是,一个月后,父亲出院了,到缉毒队来感谢全体干警,他语重心长地对春子说:“儿子,缉毒队都是好样的,你能成为其中一员,光荣啊!好好干,干不出个人样,你别来见我!”父亲一走,春子一头扎进被子,蒙着脑袋“哇哇”大哭。父亲,儿子当不了几天警察了,拿什么脸面来见您啊?
  
  尽管早有预感,事情还是来得很突然,离试用期满还差一个多月,队长就提前宣布:面对金钱,春子经不起诱惑,不适合当一名警察,给予除名……让春子颜面扫光的是,宣布时,不仅当着全队干警的面,而且特意请来了“当事人”小胡子。宣布结束,小胡子幸灾乐祸,私下跟春子说:“小兄弟,谁让你财迷心窍?脱下警服,你还不如一只老鼠!”春子又羞又恼,敢怒不敢言,窝囊啊!
  
  几天后,城郊接合部的一个大型停车场边,来了一个擦皮鞋的小伙,扯着沙哑的喉嗓,大声吆喝:“擦皮鞋了,擦皮鞋了。”这小伙,就是春子。春子变了,满手油污,满头汗渍,完全像一个流浪打工仔,唯有炯炯有神的目光中,还透出几丝警察的风采。
  
  虽然不再是警察,但春子仍在苦苦思索一个问题:这座城市零星贩毒屡禁不止,这说明潜伏着一条地下“毒源”……他选择这个停车场擦皮鞋可不是随意的,因为,这个停车场内,停的大多是从边境一线驶来的车辆,会不会这里就是“毒源”的源头呢?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天,一个熟悉的身影从眼前闪过,春子眼角余光一瞟,那不就是小胡子么!小胡子走了几步,一顿,转身回来,趾高气扬伸出脚:“小兄弟,混得比老鼠强啊!我想尝尝让警察伺候的滋味,来,看看你手艺如何!”春子默不作声,三下两下,将小胡子脚上的皮鞋擦得铮亮。小胡子用审视的目光打量一下皮鞋:“手艺不错,像个擦皮鞋的。”说完,扔下钞票,大摇大摆进了停车场。
  
  春子盯着小胡子的背影想了想,一个激灵,一猫腰跟了上去。转来转去,一不留神,小胡子不见了。正纳闷,一个老太太从女厕所出来,拎着一个蛇皮口袋,一双贼眼骨碌碌四转……这眼神,春子太熟悉不过了,这老太太就是小胡子!他为什么要化装成老太太?有名堂!春子热血一涌,振奋精神,悄悄跟了上去。
  
  老太太在停得密密麻麻的车丛中绕来绕去,回头看了看,神色慌乱,步子越来越快,一拐,走进地下停车场。春子紧追不舍,老太太猛然一个转身,目光凶狠:“你跟着我干什么?”这声音暴露了狐狸的尾巴,没错,是小胡子!春子稳了稳神,强压住翻涌的热血,装出傻乎乎的样子:“你害得我丢了饭碗……我想跟你干。”
  
  小胡子明显松了一口气,神气起来:“一个擦皮鞋的,也想跟我干?我是‘钉子’,正在执行队长交给我的任务,滚开!”春子死皮赖脸:“我知道,你干的是大买卖,是不是发了大财,把兄弟我忘了?兄弟我落难了,见人矮三分,还指望大哥拉兄弟一把!”
  
  春子东拉西扯,时间一点点过去,小胡子越来越不耐烦:“我在执行任务,你别缠着我!”正说着,一个化装成小贩的家伙惊慌失措地跑来:“老大,停车场被‘雷子’包围了!”说着,往一条地下通道跑了。小胡子顿时如惊弓之鸟,也想溜……这条地下通道通往停车场外的农贸市场,小胡子的举动,暴露了他的真实面目。
  
  一瞬间,春子全明白了,一个箭步,挡住去路:“要是我猜得不错,你是来'接货'的,对吧?”小胡子还想抵赖:“接……接什么货?你不是警察了,少管闲事!”春子冷冷一笑:“谁说我不是警察?只要你是老鼠,我就是警察,不穿警服的警察!”
  
  小胡子这才回过味来:“好啊,你小子故意拖延时间,想坏老子的大事!”春子索性把话挑明了:“实话告诉你,一开始我就不相信你是'钉子',为了揪住你的尾巴,我盯了你一个月!停车场已被包围了,你插翅难逃!”春子的猜测一点不错:小胡子一直不甘心小打小闹,自告奋勇当“钉子”,不过是想骗取缉毒队的信任,来一个反“卧底”,找时机干一桩“大买卖”。
  
  眼看真相被揭开,小胡子故伎重演,从蛇皮口袋里掏出一沓钞票,扔到春子面前:“小兄弟,你不就是想要钱吗?只要跟我干,有的是钱!”春子捡起钞票,闻了闻:“钱,做梦都想哪!”春子似乎还不满足,又道:“你这条小命,只值这点钱?”小胡子又扔来一沓钞票。春子将两沓钞票放在手里掂来掂去,饶有兴趣地把玩:“这是你准备'接货'的毒资吧?我估计,这会儿,送货人已被戴上了手铐,你口袋里的钱,留着还有什么用?”
  
  小胡子急出一头大汗,一咬牙,哗——从蛇皮口袋里倒出一扎扎钞票:“小兄弟,只要你放我一马,这些钱统统归你,足够你花天酒地,一辈子荣华富贵!”春子露出贪婪的神色,慢慢吞吞说:“哇,这么多钱,出手真大方啊!擦一双皮鞋一块钱,我算算,这些钱,够我擦多少双皮鞋?恐怕,我儿子、孙子,一代接一代擦皮鞋,也挣不到这么多钱!钱,好东西哪!但是,要是收了你的钱,我儿子、孙子不擦皮鞋了,我这一手好手艺不就失传了?”
  
  小胡子看出春子这是在戏弄自己,便凶相毕露,猛然掏出手枪:“不要钱,老子就要你的命!”面对枪口,春子面无惧色,还故意激怒小胡子:“我好歹当过几天警察,那玩意儿我见得多了,你吓唬谁呀?你不敢开枪,你没有那点胆量,跟你同归于尽,那是我的光荣!”这时候,春子最希望的,恰恰就是一声枪响。尽管他知道缉毒队已包围了地上停车场,但还是有些担心,会不会忽略了地下停车场这个死角?只要枪声一响,小胡子就暴露无遗!
  
  小胡子迟迟不敢开枪,春子冷不防抓起砖头一样的钞票,向小胡子狠狠砸去,接着一跃上前,想去夺小胡子手中的枪。争夺中,枪响了,砰——!春子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缓缓倒下,鲜血染红了一扎扎钞票……枪声就是信号,队长率领干警迅速赶到地下停车场,小胡子束手就擒,一个特大贩毒集团全军覆灭。
  
  原来,根据情报,警方已掌握“送货人”的行踪,令缉毒队悄悄包围了停车场,只等“接货人”出现,来个一网打尽;没想到,“接货人”会是小胡子,这个狡猾的狐狸不知怎么闻出了危险气息,刚想溜之大吉,不料被春子紧紧盯上了;这天,春子正巧与警方不谋而合,仓促间,缉毒队确实忽略了地下停车场,要不是那一声枪响,小胡子很有可能漏网。
  
  春子死得其所,他用热血洗刷了耻辱,书写了青春,证明了自己。举行葬礼这天,正好是他试用期满最后一天,队长给他穿上一身崭新的警服,佩戴上最低一级警衔——一级警员的领花和肩章。那四角星花和两条仄杠银光闪闪,闪烁着一种神圣的光彩!
  
  父亲匆匆赶来参加葬礼,面对一身警服的春子,父亲强忍泪水,琅琅有声:“儿子,好样的,你给老爸挣脸了,给警察争光了!”
  
  “敬礼!”队长含着泪一声大吼,刷,几十双手齐刷刷举到帽檐,全体干警向春子告别。春子躺在鲜花丛中,笑容有几分稚嫩,几分坚毅——就是到了天国,春子也是一名响当当的警察!图/其林
  
  总编点评?押
  
  《试用警察》的作者吴天非常善于写情感故事,而他的情感故事又多带有悲剧色彩,属于或凄美或悲壮的一类,别具一格。
  
  春子从警校毕业,走上工作岗位,是否能成为真正的警察,要看他三个月试用期的表现。《试用警察》紧紧围绕春子能否合格而展开故事。
  
  作者没有直接就写春子接到抓捕毒贩任务,机智勇敢,最后牺牲自己生命光荣完成任务,而是先大胆地表现了春子在金钱面前的一闪念一犹豫,因而被缉毒队除名,也就是说春子已不可能成为一名警察了。然而,作者笔锋一转,却浓墨重彩描写了春子是个不穿警服的警察,他身离开了岗位,心却仍在岗位,尽管他被除名有很多冤屈的成分。他热爱警察工作,他以他的热血证明了他是一个响当当的警察。故事首尾呼应,流畅而圆满。故事最后写到面对躺在鲜花丛中的春子的遗体,春子父亲自豪的诉说以及战友们对他的敬意,读者不由得也热泪盈眶。试想,如果春子没有被除名,只是在试用期间光荣牺牲,最后被追认为警察,它的艺术感染力就一定没有现在这么强烈。
  
  情节放得开,收得拢,收放自如,充分体现了作者对故事的驾驭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