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准岳父的兰花手

[新传说] 准岳父的兰花手

时间:2017-12-25 来源:admin 点击:

  小李处了个女朋友,兰心蕙质,把小李迷得了不得。为了尽早确定两人的关系,小李提出要到女友家进行一次婚事访问。女友一听就蹙起了蛾眉,说:“还是不去的好,我家是养兰世家。”
  
  小李一咧嘴,顿时满脸苦相。兰花是何等吉物?那是花中隐士,高洁幽雅的象征。而他是个烟鬼,要是手头没烟,他能躬腰捡烟把儿。因此弄得牙齿发黑,手指发黄,身上的烟味儿顶风十里能熏蟑螂。他这样的人进养兰世家,岂不如猪八戒广寒宫品茶,刘姥姥潇湘馆搓麻?
  
  没办法,小李先到牙医那儿把被烟熏黄的牙洗白了,夹烟的手指头用硫磺熏过,再沐浴一番,戒烟三天,换上里外全新的衣服。最后小李确信,就算是缉毒犬也闻不出他身上的烟味了,这才前去。
  
  听女友说,幽谷兰圃有一品矮种兰,她父亲早就眼馋。小李前去一问,那是稀有品种,要3500元一盆哪。小李一咬牙,买下了做见面礼。进了门,准岳父一看那盆兰花,两眼顿时放出绿光。但他还是坚守阵地,笑里藏刀热情让烟。小李表现出的态度比当官的拒贿还坚决,准岳父很满意,于是就上了紫砂壶泡的极品大红袍。
  
  小李一见之下,知道考核过关,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高兴之余,端起盖碗深深吸了口香气,闭了眼睛摇头晃脑。准岳父看到女婿陶醉的样子,正为自己的茶叶自豪,就见小李开玉口,启绛唇,袅袅地吐了个烟圈。虽然小李察觉不妙立即收敛,但为时已晚,那炉火纯青的烟圈已把小李资深烟鬼的身份暴露无遗。准岳父久受兰花熏陶,连逐客令都说得幽雅委婉:“刚才你带来的那盆矮种兰,花的确是好花,就是有红蜘蛛。我本待晚会儿再说,可是我怕再等会儿红蜘蛛会爬到我的花上。你还是把它带走,治好了红蜘蛛再来。”得,给小李判了个死缓。
  
  小李只好夹起兰花滚蛋。
  
  缓刑期间怎么表现呢?小李决定,先把这红蜘蛛杀杀再说。他没摆弄过农药,也不知什么药治红蜘蛛,就到药店问。人家告诉他,红蜘蛛实际上是一种螨,推荐使用螨死乐乳油。小李买了一瓶,附带着买了一套实验室用的胶头滴管、量筒等,还捎了一个高倍放大镜。
  
  又是20%,又是2500~3000倍的,配好药喷上。用放大镜一看,红蜘蛛们喝了药,倒像用了伟哥,越发精神百倍起来。小李又换了几种药,险些没把自己药了,可就是对红蜘蛛不管用。小李没法了,就使出最原始的法子,用手一个叶子一个叶子地撸。可是撸一遍撑不了两天,又爬满了。这玩意儿又娇贵,小李也不敢过于粗鲁,毕竟是3500元钱哪。
  
  到这地步,小李才知道,准岳父出招看似轻巧温柔,其实使的是兰花拂穴手,忒黑。无奈之下,只好抱起花盆,出门找高手帮忙。
  
  顶头碰见来找他的女友,问干吗去。小李苦笑说:“我要去找杀人名医平一指,只要他能治好这盆兰花,哪怕把我杀了呢。”
  
  女友给小李逗得扑哧笑了:“说起杀人名医,我倒知道一个。我爸有一个花友洪伯,莳弄花草很有一套。但除非我爸的兰花病得没治了,等闲不敢请他来。”
  
  小李好奇地问:“为什么?他真的医一人杀一人?”
  
  女友说:“可不是,等他把我爸的花治好了,我爸也差不多被他抽烟熏倒了。”小李听了一蹦老高:“好,太好了。哎,这洪伯有女儿吗?我把这盆花送他得了。”
  
  “有,”女友一点也不恼,反倒笑了笑,“不过也是个极端禁烟分子。”两人说笑着来到洪伯家。洪伯听小李介绍完情况,摇了摇头:“红蜘蛛特殊的生物学特性决定了它们极易形成抗药性种群,并且抗药性可以遗传。从你说的情况看,这正是一群久经考验的红蜘蛛。不好办啊!”说着拿出烟来,对小李说:“抽一支?”
  
  小李看看女友,舔着嘴唇摇摇头,说:“谢谢老伯。我已决心戒了。”
  
  洪伯一听烦了:“你要向美、英学习。你看人家,宁可人质被杀,绝不向恐怖分子屈服。你嘛,要宁可媳妇不要,也不能向那老头子屈服。”
  
  小李说:“我没出息。宁可向老爷子屈服,也得要媳妇。”女友看小李立场坚定,得意地笑了。
  
  洪伯说:“那我可没法帮你了。本来我有一绝招可以治这红蜘蛛的。”
  
  女友一听,捅了小李一下,女友悄声说:“你就抽一支呗,先把绝招骗过来再说。三千五呢。”
  
  小李巴不得听到这一声,立即接过来深深吸了一口,一下子去了半截。洪伯满意地笑了:“对,这才是我辈中人。”两人说着话,洪伯又让了小李三支。女友看他没完了,就咳嗽了一声。洪伯顿时明白,看着小李说:“想不想到你老岳父家露一手?你老岳父见了你这手绝活,恐怕要哭着喊着把闺女嫁给你呢!”
  
  洪伯到花房拿了一包土,对小李说:“到你岳父家,先把这土给花换上,然后对着花吹上几口气。完了让你岳父用放大镜看看,要有一个红蜘蛛,让你女朋友把我的胡子揪光。”
  
  小李可不敢冒这个险。他决定先到自己家试试。回到家,把土换上,然后边对着花吹气,边用放大镜观察。只见红蜘蛛们望风而逃,逃到花盆里,土里有许多小虫,把逃下来的红蜘蛛都吃了。
  
  小李大喜,又和上回一样把自己处理了一回,这才抱着花盆到准岳父家去。
  
  准岳父仔细看了看,点点头,说:“你拿回去吧。”
  
  小李脸色一变。准岳父看他吓得这样,比较满意,脸上露出笑容,起身给他泡茶。一边泡茶,一边说:“你到烟鬼老洪那里去过?”小李心里又是一阵紧张,不知他是否知道自己抽烟的事,但也只好点头承认。
  
  准岳父说:“这土里的捕食螨,是红蜘蛛的天敌,只有他会培养。”说着递给小李一杯茶:“想知道为什么你一吹气儿,红蜘蛛就跑吗?就因为红蜘蛛怕你的烟味儿啊。”小李不由心中震动:这红蜘蛛毒不死撸不绝,一闻到烟味儿却望风而逃,看来这烟的毒性真够大的。
  
  这时就听准岳父语气转重:“我很喜欢这盆兰花,但我更爱我的女儿。你想我会把她交给你熏吗?所以这盆兰花你先带回去,只要你不戒烟,我担保你养不活。三个月之后你再抱着花来吧。”
  
  得,这回死缓改三个月试用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