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海外故事] 在娘肚里哭的孩子

[海外故事] 在娘肚里哭的孩子

时间:2017-12-26 来源:admin 点击:

  在印度北方一个名叫巴雷利的小镇上,有一个医生叫桑塔拉姆。十年前,他在垃圾堆旁边发现一个肮脏的小女孩儿。小女孩儿已经失去了知觉,桑塔拉姆便把她背到自己的诊所里救治。等小女孩儿醒来后,他才发现,小女孩儿是个疯子,她时哭时笑,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
  
  桑塔拉姆是个好心人,他收留了小女孩儿,给她取名叫普丽卡扬。桑塔拉姆的老伴很早就死了,他有一个十五岁的儿子叫苏萨玛,苏萨玛很喜欢普丽卡扬。一转眼普丽卡扬长大了,竟然是异乎寻常地漂亮,小镇上不少小伙子都想追她,可她谁也不理,她已经爱上了苏萨玛。
  
  这一年,桑塔拉姆病倒了,他把苏萨玛和普丽卡扬叫到身边,希望临死之前能看到他们结婚。两人哭着答应了。就在他们成婚的第二天,桑塔拉姆永远地走了。
  
  苏萨玛继承了父亲的事业,成了一名医生。他和普丽卡扬恩恩爱爱,没多久,普丽卡扬就怀孕了。看着妻子的肚子一天天隆起来,苏萨玛高兴得合不拢嘴。六个月后的一天傍晚,夫妻俩和朋友们坐在树下乘凉,正说说笑笑着,突然,从人群里传出一声“哇”的微弱哭声,像是孩子的哭声,可是人群里没有小孩子啊,就在人们面面相觑的时候,又传来“哇”的一声,这下大家听清了,声音是从普丽卡扬的肚子里传出来的。
  
  苏萨玛怔怔地看着普丽卡扬,普丽卡扬也呆住了,怔怔地盯着自己的肚子,就在这时,她的肚子里又发出一声清晰的哭喊声,苏萨玛大叫一声:“早产了。”说着冲上去抱起妻子就往他的医务室跑。可是过了好半天,苏萨玛脸色惨白地走出来,哆哆嗦嗦地说:“没有……她不是早产。”
  
  人们惊呆了,突然有人大叫一声:“有鬼啊,她被鬼附身了。”苏萨玛急忙大喊:“别瞎说,刚才……也许是幻觉呢……我让普丽卡扬出来你们再听听……”他冲进屋去扶出妻子,普丽卡扬失魂落魄地捧着肚子出来了。
  
  还没走到门口,哇哇的哭声再次传来,而且比刚才清亮了许多,人们一声呐喊,四散逃走了。
  
  消息迅速扩散出去,第二天一大早,不少人就围住了苏萨玛的家,当他们听到屋里传出来的孩童一般的哭声后都吓坏了,这是不祥之兆啊,有人劝说苏萨玛赶紧让普丽卡扬把孩子打下来弄死。苏萨玛气愤地说:“这孩子或许是个天才呢!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杀了这孩子。”可人们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话,没办法,苏萨玛干脆关起门谁也不见。
  
  就这样过了几天,普丽卡扬整天闷在家里,门都不敢出,可肚子里孩子的声音越来越清晰,甚至都能说出断断续续的词汇了。这天夜里,苏萨玛家的玻璃突然被几块砖头砸碎了,小镇上的人对普丽卡扬肚子里的妖孽忍无可忍了。也就在当天夜里,苏萨玛和普丽卡扬只带了些简单的东西,偷偷离开了小镇。他们远远地走出了几百里地,这才发现,这件事情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人们到处都在议论着这件事情。两个人在一个小镇上租了一个房子,普丽卡扬藏在家里,苏萨玛每天出去打零工赚钱。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这天,苏萨玛干活时听到人们说起他的孩子,不过,现在人们的态度都变了,有人传播说,这个孩子是如来佛祖下凡,不管谁能听到孩子的说话啼哭,都会时来运转,因祸得福,消灾除病。很多人不远千里去苏萨玛的家乡小镇,想听听这个神奇的孩子、下凡的佛祖的声音,所有的人都千方百计想找到他们呢。
  
  苏萨玛真是哭笑不得,不过,他终于可以大摇大摆地带着妻子回家了。
  
  果然,家乡小镇的人们欣喜若狂地迎接了他们,为了能亲耳听到孩子的声音,不惜千方百计地讨好他们,甚至送钱送物,而很多城里的达官贵人们也纷纷赶来,照这样下去,等孩子出生的时候,苏萨玛已经发财了。
  
  那天,直到夜里,人们才渐渐散去,苏萨玛和普丽卡扬刚刚睡下,外面传来一阵刹车声,然后有人敲门。没办法,苏萨玛只好打开了门,不想,迎面却是一支黑洞洞的枪口,三个大汉用枪逼着他们,麻利地将他们扔进了车厢,车子迅速地开走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车子停在一个乡下的庄园里。他们把两人带进一个房间,不多久,外面传来一阵得意的大笑,接着走进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这个男人长得很矮,眼光就像毒蛇的舌头一样让人惊悸,奇怪的是,他的脸颊上有一块很大很深的疤。恰在这时,普丽卡扬的肚子里发出了孩子的啼哭声。男人恶狠狠盯着普丽卡扬的肚子,说:“传言果然是真的,教主你真的下凡了。不过,我不是来接你的,我要在你夺走我的权力之前杀了你。”
  
  普丽卡扬突然指着他大叫:“拉玛努金!你这个败类,你不认识我了吗?不认识达斯那可怜的小女儿了吗?”男人大吃一惊,不禁后退了一步,他仔细地打量普丽卡扬,问:“怎么会是你?”普丽卡扬愤怒地说:“就是我,我那可怜的父亲怎么样了?”
  
  拉玛努金爆发出一阵狂笑:“已经十年了,你还没忘了你爸爸。当时他拼了老命缠住了我,才让你跑掉。可是他却没那么幸运了,我杀死了他,将他的尸体喂狗了。”说完,他奇怪地说:“真没有想到,经书上记载的教主下凡真有其事,还应在你这个小丫头身上。但我费了很多力气编造佛祖转世的谎言可不是为了迎接教主,我是要弄死他。小丫头,你们都得死。”
  
  普丽卡扬冷冷地说:“是吗?”突然她从衣服下面拉出一个瓶子,狠狠地摔在地上,立刻一股浓烟弥漫了整个房间,与此同时,像是吓呆了的苏萨玛箭一般射向房门,将房门紧紧锁死。等烟气散尽后,拉玛努金跟那三个大汉都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普丽卡扬一改臃肿迟缓的样子,扑上前去狠狠地打了拉玛努金两个耳光,然后拔出一个大汉的枪指着拉玛努金。拉玛努金没有想到会被暗算,他的脸色一下子变成死灰色,悔恨地说:“我早就应该想到,根本不会有什么在娘肚子里会说话的教主下凡——你肚子的孩子是假的?”普丽卡扬悲惨地笑了起来,她从怀里扯出伪装的肚皮,还有一个小巧的录音机,所谓的孩子的声音都是事先录制好播放的。普丽卡扬咬牙切齿地说:“孩子当然是假的,不做假怎么能引你上钩?”
  
  原来,印度宗教种类繁多,普丽卡扬的父亲达斯就是一个小教派的大护法,教内没有主教,一切事务都由大护法主持。教派自古传下来的一本书中记载,教主会在某一世纪下凡,征兆就是他在母亲的肚子里就会说话,甚至发出指令。拉玛努金当年秘密杀害了达斯,窃取了大护法之位。十二岁的普丽卡扬侥幸逃脱,但是却因恐惧而吓得失去了记忆。直到多年后她才慢慢回忆起来,她想复仇,可是那个小教派神秘诡异,事隔多年,她根本无法找到,就算她能找到,她也奈何不了老谋深算的拉玛努金。所以,她和丈夫苏萨玛精心策划,谎称怀孕,让人们把没出世的孩子会啼哭说话的消息散播出去。她料定拉玛努金会上钩,因为他不能容忍所谓的教主出现,夺走自己的权力。苏萨玛为这次计划配制了最强的迷药,果然一举迷倒四人。而他和妻子都事先服了解药。
  
  “恶人必有恶报,但我不会杀你,有了这个录音机,有了你刚才说的话,法律会给你应有的惩罚的。”普丽卡扬痛哭起来,她扑进苏萨玛的怀里,哽咽着说,“谢谢你帮我报了仇,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做噩梦了,我要给你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