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坐黄包车兜圈子

[新传说] 坐黄包车兜圈子

时间:2017-12-27 来源:admin 点击:

  无锡崇安寺内有座古朴的青铜塑像:一个车夫笑呵呵地拉了辆“黄包车”,车上坐着一位精神矍铄、满脸慈祥的老人,微笑着伸出右手,似在向观者打招呼。这位老者就是荣毅仁的父亲荣德生。
  
  荣德生在无锡鼎鼎有名,创办的实业以面粉、纺织业著称。老先生为人耿直、不畏权贵,倡导“办实业,利百姓”的为商宗旨。
  
  却说1948年解放前夕,中华大地席卷红色风暴,国民政府岌岌可危。就在这时,国民政府放出话来:带走所有精英,摧毁一切重要设施,留给共产党一个空壳子。
  
  那是个秋雨霏霏的傍晚,荣德生独个儿在客厅里来回踱步,他脸色凝重,双目中透出郁闷之色,因为这几天,国民政府已几次三番派人传话,要他作好准备,随时随政府转移,再“创”大业。荣德生知道如果他一走,不仅工商界人心惶惶,“群龙无首”,更要紧的是老百姓要缺粮断炊的!荣德生还有更深沉的想法:共产党建江山同样为百姓,也同样需要实业,我要是走了,岂不是与自己的创业宗旨背道而驰?
  
  正在这时,管家踏进客厅,奉上一张城防司令蔡中其的请柬,内中写着今晚于寒舍略备薄酒,顺商国事云云。荣德生心里“咯噔”一下,他明白,这是“鸿门宴”!可转念一想,大丈夫光明磊落何惧之有?荣德生当即唤来夫人,细细关照,说是今晚赴宴,恐怕凶多吉少,请夫人与儿辈们看好这个“家”,不要听信谣言,我自会应付脱身。夫人眼中闪着泪花,点点头,只说了一句话:自家当心。荣德生抿唇从鼻孔中喷出一个字:嗯!
  
  荣德生坐了黄包车,匆匆向蔡司令府邸而去,不一会,已抵蔡府。荣德生关照车夫不用等他了,然后踏进蔡府大门。蔡司令大笑相迎,手一扬:“荣公,请!”荣德生抬起头,这才看清,客厅中央已摆好一桌圆台面,四周坐一圈人,清一色军装。荣德生皱了皱眉头,揶揄道:“蔡司令,今天是商量军机大事?”蔡中其一愣,随即自圆:“荣公,这些都是我出生入死的弟兄!弟兄们知道我从不坑害人,所以才死心塌地跟我走南闯北。来,荣公,请入席。”荣德生露齿一笑,与众军人打过招呼,坐到朝南主座。
  
  酒过三巡,菜上五道。蔡司令的话语渐渐转到正题,他亮出了底牌,说是今天薄酒相待,一是弟兄朋友聚会,二是奉政府之命,规劝荣公不要一意孤行。荣德生早有所料,所以不惊不慌笑着问,要是我不走呢?蔡中其脸色骤变,出言软中带硬,他说:“荣公,你以为能留下来?”荣德生依然嘴不饶人:“我无所谓,大不了一条命,我的事业自有儿辈们继承。”蔡司令有点恼火,厉声说:“好,既然如此,我也直言相告,如若不听规劝,你就犯了通共弥天大罪,于法不容,无锡的天下还是我们的呢!”荣德生仰头哈哈大笑,针锋相对说:“悉听尊便!”
  
  此时,坐着的几个军官扮起“白脸”,出来打圆场,蔡中其略一思索,露出笑脸,赔了个不是,说荣公,我是个军人,出言直率,多有得罪,请不要放在心上。荣德生很大度,挥了挥手,说没什么,你也是奉命行事,我不计较。
  
  蔡司令又笑了笑,对荣德生说,既然这样,来,我们吃菜喝酒,也算朋友一场,作个告别吧。荣德生并未动筷举杯,心想这蔡中其诡计多端,需防他在酒菜里做手脚,所以只是嘴上敷衍,不动声色。蔡中其察觉到荣德生有所疑虑,便将两人的酒杯撤了,重新换上两只高脚玻璃杯,另唤副官当面开一瓶法国红葡萄酒,亲手将酒斟满后,举杯说:“荣公,来,我先干为敬!”说毕,仰脸饮尽杯中酒。荣德生看着戒心顿消,就毫不犹豫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哪想,荣德生一杯酒落肚,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还未及说话,就不省人事。蔡中其“嘿嘿”冷笑,说:“荣公啊荣公,等你醒来,已是天下大乱了。”原来,这蔡中其深知荣德生不会轻易上套,所以动了一番脑筋,居然想出“妙计”:在酒杯的口边,涂了一圈舔着就能昏睡两天两夜的强效安眠药。
  
  待到荣德生醒来,已是第三天半夜。荣德生坚持要回家,蔡中其实在拗不过,只好备车将荣公直送家中。
  
  荣德生踏进自家客厅,只见灯火通明,夫人正焦急地走来走去,一见丈夫回来,急不可待冲上前,连问:“你怎么啦?到底怎么啦?”荣德生疑惑,反问:“我,我怎么啦?”荣夫人当即递过一张报纸,说你自己看。荣德生接过报纸,大号标题赫然在目:荣公顾全大局,先期悄然离锡。
  
  荣德生顿时怒从心头起,猛地撕碎报纸,怒斥:“卑鄙!无耻!”好一会后,荣德生冷静下来,急问夫人,现在时局如何?夫人告诉说,自从前日去蔡司令家赴宴,第二天报纸上就登出特大新闻,说荣德生悄悄离锡随国军而去,一时间无锡工商界乱了套,谣言四起。到第三天,更是人心浮动,那些工商界老板都放出话来:连荣公都溜了,我们再不走更待何时?
  
  一番话,把个荣德生听得像热锅上蚂蚁,嘴里直咕唧:那怎么办,怎么办呢?
  
  此时,天已微亮,荣德生擦了把冷水脸,换了一套干净衣衫,说:“备车!”荣德生坐上黄包车,这时,荣夫人闻讯赶来,拉住车把,急说:“德生,你不能出去,蔡司令发过话,要你安分呆在家里,不能踏出门半步,否则……”荣德生大笑,言语铿锵:“哈哈,怕什么!我谅他不敢妄为,再说即使遭暗算,也算对得起家乡父老。”言毕,手一挥,决意说:“走!”夫人望着丈夫远去的背影,泪水夺眶而出……
  
  黄包车急急行至崇安寺,那里有六爿茶馆三家点心店,荣德生坐在车上先在崇安寺游了四圈,然后在无锡城兜圈子,几乎走遍大街小巷,他举着右手,笑容满面,逢人便打招呼。黄包车兜了整整一个上午。
  
  谣言不攻自破,无锡百姓和工商界老板,个个欢欣雀跃,奔走相告。
  
  从此以后,荣德生坐黄包车兜圈子的动人情景,深深刻在老百姓心中,也就有了现在的青铜塑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