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没有爱情,我宁愿孤独终老

没有爱情,我宁愿孤独终老

时间:2017-12-28 来源:admin 点击:

  01
  
  那天晚上,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黑暗里坐了多久,但郑清平还没回来。
  
  好在,我知道他一定会回来,所以就这样等着,并且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我要离婚。
  
  当门从外面被打开时,我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凌晨1点23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总是这么晚才回来。
  
  “你怎么不开灯啊,吓我一跳!”郑清平这才发现坐在沙发上的我,吓得捂了捂胸口。
  
  我没看他,指了指桌上的文件,“把这个签了吧。”
  
  “什么东西?”郑清平走过来拿起文件,表情凝重了一秒钟后蓦地笑了,把文件往桌上一扔,就往洗手间走去,嘴里还念叨了一句:又发什么神经啊。
  
  我早就猜到了他的反应,继续面无表情地说:“我已经签字了,请你签一下。如果你不答应,我明天就搬出去,行李我已经收拾好了,你那么爱体面不希望闹到法院吧?”
  
  郑清平的背影僵住,好一会儿才回过头来看我一眼,以及我脚边两袋打包好的行李。他皱了皱眉,知道这次我是认真的,于是折回来抱了抱我。
  
  “别闹了,不就是昨天忘记结婚纪念日了吗,我错了还不行吗?”
  
  换作以前,我一定立即就被这个拥抱俘虏,但现在的我没有任何感觉,望着眼前这个男人,熟悉又陌生,有一种心如死灰的感觉。从大学恋爱到如今,我们已经在一起十年了,也已经结婚四年了,无论是感情还是生活,在外人看来都不错,甚至可以说是令人羡慕的。但是我知道,我跟郑清平之间已经没有爱情了。
  
  我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望着他说:“我们离婚吧。”
  
  02
  
  从民政局出来那天,杭州下了雨。
  
  我跟郑清平一前一后走出来,细雨靡靡扑在脸上,仿佛记忆里也曾有过这样的画面,但已经记不清是哪年哪月哪天了,就像我记不清我们已经多久没有认真看过彼此的脸了。
  
  从今以后我就要开始新的生活了,没有郑清平的庇护,也没有独自一人的漫长夜晚。
  
  没有预料之中的难过,却有一种重获自由的喜悦。
  
  离婚的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从郑清平的房子里搬出来之后,在郊区租了套房住下来,白天照常去开店。两年前,郑清平给我开了一家文艺咖啡吧,我经营得还算不错,每月的盈利足够我应付生活。
  
  关于离婚的财产分割,我只要了这家店。虽然房产证上有我的名字,但买房子的时候我一分钱没出,车是郑清平结婚的时候父母给买的,我不想到最后还占他便宜,也不想让我们曾经美好的爱情变得俗世。
  
  何况,这婚是我坚持要离的,我没脸去分房子。
  
  一个月后,我妈还是知道了我离婚的事,一大早跑来店里闹。
  
  “我早跟你说了,要生个孩子,你偏不听,说什么要多过几年二人世界,结果呢?要是有个孩子,至少也能绊住郑清平啊,他那么优秀,追在他屁股后面的年轻女孩子多了去了!”
  
  我埋头一边收拾柜台一边说:“是我要离婚的。”
  
  母亲愣了三秒钟才用杭州话夸张地骂道:“你疯啦!”
  
  “我跟他之間已经没有爱情了。”我说。
  
  “爱情能当饭吃吗?”我妈气得直跳脚,“瑶瑶,你都三十多岁了,还张口闭口的爱情,现在又离了婚,你现实一点好不好!”
  
  “三十几岁怎么了?”我立即黑了脸,“三十几岁就没有追求爱情的权利了吗?”
  
  我妈连连叹气,丢下一句不管了不管了就走了。我在吧台里坐下来,看着玻璃里倒映的自己,新烫的长卷发,剪裁得体的连衣裙,皮肤也还好,只是眉眼处有了细密的纹,虽然总被人说年轻,但我知道我已经不再年轻了。33岁,再过几年就奔四了,可是又怎么样呢?我生性爱浪漫爱幻想,在我看来无论是婚姻还是男人,都必须爱情至上,如果没有爱情我宁愿孤独终老,如果曾经的爱情死了,我就去追逐新的爱情。
  
  03
  
  其实,我跟郑清平之间除了没有爱情之外,算得上美满。
  
  郑清平三年前就升职成了主管,手底下管着二十多个人,也算小有成就。不会抽烟,而且酒精过敏不能喝酒,从来不会去应酬。但结婚没多久,他的工作变得繁忙起来,也经常出差,我们很少一起吃饭,甚至连房事也变得越来越少。
  
  起初,我跟闺密说起这些,闺密怀疑他出轨了,我去查过,什么都没查到,公司里确实有很多小姑娘觊觎他,他也会跟她们调调情,但绝不会越轨。
  
  两年前,我开了咖啡吧之后,生意蒸蒸日上,我们之间的互动就更少了,我打烊回到家里时,他还没回来。打电话过去,他说在加班,起初我以为是真的,后来去他公司才发现他并不在公司,有一天半夜,我接到一个同学电话,说看见郑清平一个人在吃夜宵。
  
  渐渐地,这样的事越来越多,我们不再一起过情人节,也很久没有再互送礼物,连我的生日他都不记得了。
  
  那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们的婚姻出了问题。郑清平明明下班了,却不愿意回家,宁愿一个人在外面待着;明明知道结婚纪念日,他却假装不记得;明明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却不肯给。
  
  最终让我决定离婚的原因是,郑清平“忘了”结婚纪念日那天晚上,我抱怨了一句,这两年我们之间好像变淡了。
  
  郑清平却说,不是爱情变淡了,是结婚以后都会变成亲情吧。
  
  那时候,我的心猛然一沉,难过得想哭,但还是问他,要不我把咖啡吧关掉算了,这样有时间我们出去旅游,他不答应,还说生意那么好关掉不划算。
  
  我仍不死心,想起我妈的话,于是提议要不生个孩子,拉近一下夫妻关系。
  
  郑清平却说,现在是他事业上升期,这次很有可能晋升总监,等后面再计划吧。我已经33岁了,再过两年就会变成高龄产妇,以前一直是我不想要孩子,现在我提出要孩子,以为他会很高兴,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反应。
  
  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一个人不爱你了,连孩子也不愿意跟你生。
  
  那夜我彻夜未眠,听着郑清平的鼾声,眼泪打湿了半个枕头,第二天没去开店,坐在家里想了一整天之后,我决定离婚。
  
  因为,我无法接受曾经那么相爱的我们之间竟然忽然就没有了爱情,像两个人假情假意地凑合过日子,可是我才33岁啊,人生路还那么长,我不能在这种没有爱情的婚姻里浪费时间。
  
  所以,不如给彼此一个重新遇见爱情的机会。
  
  04
  
  虽然没有了爱情,但毕竟在一起那么多年,要适应一个人的生活还是需要时间。在遇到问题的时候,第一个想起的人还是郑清平。
  
  如今,已经离婚一年了,我才终于戒掉这个习惯。
  
  那日,咖啡吧来了几个男人,像是刚喝过酒的样子,言语粗鲁,叫了几杯咖啡后,就在包厢里打起了扑克。但是我店里禁止棋牌游戏,服务员不敢去说,我只好过去提醒,没想到激怒了其中一个男人,他一把将我推撞在桌角,我吃痛得摔倒在地上。
  
  这时,忽然有人走过来扶起我,还挡在我前面跟那群人理论起来,我这才发现他是十号桌的客人,从上个月开始每个礼拜都会带着电脑过来工作。那群人自知理亏,一溜烟跑出了咖啡吧。
  
  “你没事吧?”
  
  他担忧地望着我的手臂,我才发现手臂的伤口还在流血,还不等我说什么,他已经转身跑了出去,很快就带着纱布和双氧水回来了,他说他爷爷是医生,从小接触过一些医学知识,让我放心。
  
  我低头看着这个男人,看上去和我年纪相仿,浓眉大眼,穿着剪裁得体的衬衣,一面小心地帮我处理伤口,一面跟我说,一个女孩以后遇到这种事不要冲上去,免得误伤了自己。
  
  听见女孩这个称呼,我的心恍惚地慢了一拍,仿佛回到了二十几岁的年纪。
  
  那天,他帮我包扎好了伤口,我以感谢为由送了他一张会员卡,让他登记名字和电话,他直接给了我一张名片。他叫萧晖,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设计师。后来,萧晖来咖啡馆的次数越来越多,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大概是年纪相仿,我和他很快熟络起来,我才知道他还没结婚。
  
  “为什么还没结婚?”我问。
  
  萧晖说他前些年一直在国外,去年才回国,以前是忙着事业,现在想结婚了,也相亲了好多次,但是一直没有找到适合结婚的人。
  
  “什么样的女人才是合适结婚的人?”我有些好奇。
  
  本以为他和许多男人一样,会说贤妻良母,或者罗列一堆条件,没想到萧晖只说,至少有爱情,没有爱情的婚姻他宁愿不要。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样子,我望着他,忽然有一种隐隐约约的久违的心动。
  
  如果一个二十几岁的男孩说这话,我大概会一笑置之,但是对于萧晖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来说,我却觉得分外可贵。这世上还有人相信爱情,追求爱情。
  
  也许是因为那一丝心动,萧晖在我眼里变得不同了,他像发着光的星星,照耀着我,一下子就把我变成了十几岁情窦初开的少女,开始丢掉深色系的衣服,内心充满少女的欢喜。
  
  萧晖对我的态度也变了,说话时眉眼尽是温柔,在店里一待就是半天,有时候坐到深夜,员工下班后,陪我在吧台里喝酒,夜色朦胧,充满暧昧的气息。这些都逃不过小店员的眼睛,有一天下班前,她一脸八卦地凑过来问:“我一直很好奇,你们到底有没有在交往?”
  
  我跟萧晖对看了一眼,我蓦地红了脸,垂下头仍能感受到他炽热的目光。
  
  他说:“这要看你们老板愿不愿意了。”
  
  我的心猛然一顿,抬眸迎上他的目光,小姑娘笑着跑开了,我们什么也没有再说,但似乎一切都明朗了。
  
  “这算告白吗?”我明知故问。
  
  “你觉得呢?”他笑了。
  
  我没说话,萧晖忽然握住我的手,正经地告白了一次,我问他,为什么觉得我合适?
  
  他说,他在我身上看到了爱情。
  
  05
  
  我们已经不再是二十几岁的年轻男女,和萧晖在一起三个月后,我们搬到一起住了。
  
  谁也没有提过结婚的事,像热恋的情侣一样,幾乎天天腻在一起,两人会半夜开车去山顶吃西瓜,在天台上看星星,寻常的日子他也会忽然买束花给我,吃完饭两人开车出去兜风,停在河边什么也不说,看着天色渐渐暗下来,一切都很美好。
  
  跟闺密说起这些,闺密却问我,爱情一开始都这样,最后如果他也像郑清平一样呢?
  
  我说,不一样,跟郑清平在一起十年,他从没有送过花给我,从没有说过一句我爱你。确实谁也无法预料一个男人会爱你多久,但是至少在他爱你的时候,你也可以尽情地享受这份爱。
  
  有人喜欢老实巴交的男人,有人喜欢浪漫的男人。有人可以没有爱过一辈子,有人没有爱宁愿孤独终老。而我,是后者。
  
  从朋友那儿听说郑清平再婚的消息时,我一点儿也不意外,他在离婚前就有了喜欢的人,只是出于责任和愧疚没有说出来,所以我提离婚时他才答应得那么爽快,我算是放过他,也放过了我自己。
  
  跟萧晖在一起的第二年,我意外怀孕了,在成为高龄产妇之前顺利生下了孩子,在孩子满月那天我们去领了证。孩子一周岁的时候,萧晖精心策划了一场婚礼,还在所有的亲友面前补了求婚。我在婚礼上感动得泪流满面,我妈终于说,也许我是对的,因为她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见我笑得那么幸福了。
  
  闺密也说,我找萧晖找对了,如果一个男人会在结婚生孩子之后还愿意给你一个完美盛大的婚礼,这足以说明他的爱。我回头看了一眼正在举杯敬酒的萧晖,他笑得如同星光闪烁,而我脸上也有同样的笑容。
  
  你若要问我,嫁给爱情是种什么感觉?我想,就是我们此刻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