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AV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深海里的爱情鱼

深海里的爱情鱼

时间:2017-12-28 来源:admin 点击:

  一
  
  叶清如下了班,正沿着那条红砖道踽踽而行,忽然感觉身边走过的人有些熟悉。
  
  她下意识地回头,顿觉心跳加快,大脑一片空白。她大声向那人喊道:“顾家琦——”
  
  年轻男子没有反应,依旧向前走。叶清如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啪”一下拍他的肩,欣喜地说:“嘿!终于见到你了。”
  
  对方回过头,一脸错愕。
  
  叶清如脸上灿烂的笑容瞬间凝固,认错人了!她很尴尬,好心情也顿时从山巅跌向悬崖,张张嘴想说什么,却一句也说不出。
  
  男子身边的女伴紧张地问:“她是谁?”
  
  “不认识。”
  
  叶清如担心引起误会,“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男子微微一笑,牵着女伴转身欲走。女子仍继续追问:“是你前任吧?”男子低声说:“瞎想什么?我不认识。”
  
  叶清如心里五味杂陈,呆呆地立在那儿,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这人的背影太像顾家琦了。她那么想念他,一直在找他,可一年多了,还是没有他的消息。
  
  顾家琦,你到底在哪里呢?
  
  去年夏天,她和顾家琦初次相遇。
  
  那次,她和好友宛玉来野齐岭游玩,本来计划徒步穿越野齐岭,不巧宛玉有些拉肚子,只好在山下农家旅店休息。吃过早饭,叶清如闲来无事,信步向村外走去。
  
  七月的山野植物茂密,清幽峻秀,路边不时有人在写生。叶清如沿着石阶路向上攀爬,走了大约两个多小时,周围风景越来越奇秀,峰峦叠嶂,白雾缭绕,宛如仙境。
  
  谁知天气说变就变,刚才还是晴空湛蓝,转眼就是乌云翻滚,远处隐隐传来雷声。看天色已变,叶清如急忙下山。可没走两步,豆大的雨点就“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眼看雨越下越大,山风像野兽在耳边呼啸,不时有小石头从山上滑落,叶清如的内心充满了恐惧。
  
  正不知该去哪儿避雨,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只见一个年轻男子和老年农夫匆匆跑下来。农夫边跑边和男子商量:“这旁边有个山洞,先去那里避避吧,大雨天山上会有石头掉下来,太危险。”
  
  男子停了下来,应声说好。抬脚要走,又看看叶清如,说:“姑娘,一起去避雨吧。”
  
  那男子和她年龄相仿,眼神清澈,面容俊朗,声音真挚亲切,让人很有安全感,叶清如连连称谢。
  
  在农夫带领下,他们在附近找到山洞。洞口由一块光洁的大石撑起,里面是一大片宽敞的空间,洞里散落着几个石凳,一顶方桌,还有一堆干柴。
  
  雨越下越大,雷声隆隆,天地一片苍茫。年轻男子自我介绍说,他叫顾家琦,这次是来山里采风,农夫是他请来的向导马师傅。叶清如也简单介绍了自己。
  
  顾家琦扯过一些干柴,小心点燃,又从背包里拿出一只不锈钢锅,冲叶清如笑笑说:“我包里有方便面。”
  
  面煮好了,顾家琦盛好让叶清如和马师傅先吃,自己只喝汤,啃馒头。叶清如推辞,顾家琦爽朗一笑:“女生和老人嘛,理应照顾。”
  
  叶清如内心很是感激,再看顾家琦,感觉他好像熟识多年的老友,没有一点陌生感,对他的好感悄然而生。
  
  二
  
  吃过饭,马师傅倚着柴堆睡着了。叶清如和顾家琦聊天。顾家琦说,他在广告公司工作,业余喜欢绘画,为了写生,走遍了周边山川。叶清如说自己这次是抽时间出来玩,平时工作忙碌,每天早上挤地铁上班,像打仗,往往在路上买点煎饼果子就凑合过去了。
  
  顾家琦说,他早餐大多是在小店里吃碗馄饨。从前最爱吃老妈做的馄饨,可惜如今离家远,所以,馄饨有时就是想念家乡的味道。
  
  天渐渐变暗,雨絲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两人说着话,叶清如不知不觉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醒来发现身边的柴火烧得正旺,烤在身上热乎乎的。顾家琦没有睡,正坐在火堆旁边往里添柴,火红的光映着他帅气的面容,给人一种电影画面般的感觉。看见她醒了,他微微一笑:“不冷吧?”
  
  他的眼中像有温暖的星星在跳跃,叶清如觉着心里也暖融融的,心想,老妈总催促自己相亲,也断断续续相了几个,还从来没有遇到这样让自己心仪的男生。想到这里,她有些不好意思,嘴角悄悄抿起,脸也有些发烫。
  
  第二天,雨终于停了。三人收拾东西下山。走到叶清如住的村子,她正打算邀请他们吃过饭再走,村边的公路上正好驶来一辆乡村公交车。马师傅说这就是开往县里的汽车,急忙拦车。车子停了下来,顾家琦连忙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说:“这上面有我的电话,记得联系啊!”
  
  叶清如捏着名片,心中恋恋不舍。
  
  直到看不见汽车的影子,她才回过神来。看看手中的名片,惊讶地发现上面的名字不是顾家琦。她赶快拨打电话,对方是个陌生人,连顾家琦是谁都不知道。
  
  看来,是他匆忙间把名片拿错了。
  
  叶清如难过得直想哭,难道就这样和顾家琦失散了?
  
  通往县城的汽车,一天只有一班,她就是想追他,也只能等到明天了。
  
  第二天,她和宛玉回城。在汽车站,想着顾家琦昨天还来过这里,情绪无比低落。
  
  她和顾家琦就这样失散了。虽然相逢短暂,但顾家琦就像一幅美好的画,印在她心里。相遇时的每一个细节都让她回味不已。
  
  她的生活也就从那时起发生了变化。每当走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她总会不自觉地四处张望,希望在人群里发现那个迷人的背影。平时去外面吃饭,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馄饨店,盼望奇迹出现。可每一次都是失望。
  
  她买了本地黄页,逐一往广告公司打过去,无数个电话打下来,结果仍是杳无音讯。
  
  她想,她对顾家琦或许就是一见钟情吧,她爱上了他,可他却像一滴水,从她的生活里消失了。
  
  三
  
  时光匆匆而过,转眼秋天到了。叶清如又去了一次野齐岭,山里秋意正浓,顾家琦会不会再来这里写生呢?
  
  她还住在那家旅店。几个月没见,店主婆婆耳朵又聋了好多,和她交流起来特别费力。叶清如在村子里转了两天,打听了不少人,还是无人认识顾家琦。
  
  叶清如失望透了。
  
  她把烦恼讲给闺密。闺密说,你这样的感情就像海市蜃楼,太不现实,还是忘了他,在身边寻觅意中人吧。
  
  老妈也一再催她相亲,实在拗不过,去相了一次。
  
  那天是周末,她和相亲男在电影院门口见面了。男子相貌堂堂,开朗善谈。可是,她心如止水,没有一点心动的感觉。男子很中意她,后来,又几次打电话邀约,都被她拒绝了。老妈发火,说她不懂得珍惜。她暗暗发誓,对于相亲,以后能躲就躲,免得老妈伤心。
  
  那时,单位在菏泽的项目准备开工,需要她们部门抽调人员长期驻守。也许是因为听说菏泽有個绘画之乡,也许是因为顾家琦的原因,如今她对绘画也很感兴趣,就主动申请到那里工作。
  
  一次,她去医院开药,偶然听人说,附近县里正举办大型山水画展。她听得出神儿,想想来这里已经半月,因为工作忙碌,还从没抽出时间逛逛。正好,她这两天请了病假,何不趁这个机会去看看画展?
  
  好在她只是感冒,病情并不严重,路途也不算遥远,两个多小时后,她到了县美术馆。
  
  展厅里面,正在展出《山河美》系列油画作品。那些画作风格各异,或柔美,或阳刚,美不胜收。她细细地欣赏,走走看看之间,一幅大型油画吸引了她的目光。气势恢弘的山川风光,峰峦叠秀,大气壮美,再看作者名字,端端正正的三个字:顾家琦。
  
  眼前的一切让人猝不及防,叶清如只觉得喘不过气来,急速地往下看,只见画作介绍下又有几行字,上面写着:小如,野齐岭的风光很美,可惜山中一别太过匆忙,我的电话是……盼望再次重逢。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就像梦境一样虚幻。
  
  再次见到顾家琦之后,叶清如才知道,原来他也在一直寻找她。
  
  顾家琦说,分别后,一直盼着她的电话,可久等不来,这让他后悔没有记下她的详细信息。
  
  为寻找她,他打听了许多户外驴友,但一无所获。他又去了两次野齐岭,风景依旧,而关于她的消息,仍然是石沉大海。为了找她,他改变了自己以前的生活习惯,坐地铁,吃路边简单的食物,可是,还是没有找到她。
  
  他不甘心,每次参加画展,都在画作下方写下他的详细信息,希望有一天她能看到。让人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真的遇见了。
  
  后来,顾家琦和叶清如恋爱了,幸福就像山间的泉水一样,缓缓流淌,悠远绵长。
  
  这世上,无论路途多么遥远曲折,只要心中有爱,就像深海里的爱情鱼,总能历尽繁复,找到彼此。
  
  叶清如和顾家琦都深信这一点。